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白袍总管 > 第2624章 业火(三更)
    自己悟性达不到要求,闻妙师祖却能,论资质之高,自己还是不如闻妙。

    他没有失落,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自古皆然,只要能够练成此经,消除业力,当真是幸事,自己的运气一直足够好,才能走到这一步。

    有如此领悟,让他不会骄傲自满,反而更加勇猛精进。

    业力一丝一丝的化为火焰,煅烧着他身体,疼痛感觉慢慢变得强烈,到了后来,眼前一阵阵发黑,与受火刑无异,他精神强大意志坚定,一直咬着牙坚持不昏迷。

    燃烧越多的业力,自己会越快恢复。

    他死死咬紧牙关时在想闻妙师祖的话,这些业力能不能受自己驱动,化为自己的力量?

    想到这里,他忽然一心二用,开始捕捉业力所化的火焰,却是周身无处不在,努力捕捉这些火焰,但这些火焰只是燃烧,不受他驱使。

    他不屈不挠一直在想办法,怎样才能驱动这些火焰,在诵持的琉璃妙莲经中寻找,相信一定藏于经文中,奥妙无穷,只要自己能够悟到。

    胸口忽然又吐出一道热流,倏的钻进脑海虚空,然后琉璃妙莲经的奥妙展现了一丝。

    他露出一丝笑意,忽然轻轻一弹。

    一道青色火焰从手指钻出来,仿佛蜡烛的火焰,如一朵蒲公英飘飘荡荡,慢慢悠悠,看不出一丝威力,好像随时会被风吹熄,却偏偏不熄。

    这朵青色火焰慢慢落到旁边一块石墩上。

    石墩无声无息的消失,火熄也跟着消失无踪。

    楚离脸色肃然,盯着那石墩所在位置看个不停,若非他坚信自己的记忆,一定会觉得自己出了幻觉或者记错了,那石墩并不存在。

    这一切太过虚幻。

    凭他原本修为,击碎石墩化为粉末不难,但万万做不到消失无踪,粉末不留,好像原本便不存于这里。

    这业火委实惊人,一个不好,伤着同伴的话,想救都来不及。

    可惜此火无法趁心如意的催动,即使他借助燃灯舍利悟得琉璃妙莲经之妙谛,还是无法完全操纵业火之焰,只能大概的导引。

    即使如此,他已经满足,即使身体承受着非人的痛苦。

    他想靠强大意志屏蔽痛感却做不到,业火煅体可不仅仅是身体,而是深入骨髓,甚至涉及到了精神,脑袋也跟着疼痛难当,几乎让脑海虚空崩溃。

    他缓了一缓,待疼痛如潮水般退下,他再运琉璃妙莲经,再承受这非人痛苦。

    当第三天,他敲敲门,定空忙赶进来的时候,看到的楚离已经是瘦了一半,枯瘦如老人,只是双眼已然睁开,炯炯有神。

    “定如师弟,你能看到啦?!”定空大喜过望。

    楚离点头微笑。

    定空哈哈大笑道:“果然闭关还是有用的,你……你怎这般瘦了?饿的吧?”

    他转身便走。

    片刻后,提了一篮子的饭菜进来,一一摆到旁边石桌上,呵呵笑道:“来吧,好好吃一顿,你刚饿得太久不能多吃,先垫垫肚子。”

    说话功夫已经摆上了六道菜两道汤,都是素斋,色香味俱足。

    楚离不客气的坐下,接过筷子便开始大吃,确实饿极,业火缎身极耗精血,饿得前胸贴后背,这一顿饭乃是及时雨,吃得极痛快。

    “咦,这里的墩子呢?”定空指了指空荡荡的位子,疑惑的摇摇头,很快就以为自己记错了,坐到旁边石墩上,笑呵呵的道:“怎么样师弟,恢复了吗?”

    楚离点点头:“差不多了。”

    只要继续修炼琉璃妙莲经,十天时间便足以化解掉业力。

    好在业力不增。

    定空笑道:“看来你是悟得了闻妙师祖的佛法?”

    楚离笑着点头。

    琉璃妙莲经确实玄妙莫测,火里栽莲,清净不染,没有足够的意志,练都不敢练,那种疼痛之感想来都发寒,生出畏惧之意。

    “那你能下山破戒么?”定空道。

    楚离缓缓道:“应该无碍。”

    “妙极。”定空抚掌赞叹道:“这下你不用怕破戒,跟夫人相聚了。”

    楚离笑着点点头。

    他笃定这一点,即使与夫人相聚,肌肤相亲坏了寺内戒律,大慈恩寺也不会追究,有闻妙师祖在前挡着,自己可以肆无忌惮。

    “恭喜师弟!”定空一脸羡慕。

    楚离笑而不语。

    他知道定空的心思活了,但却不敢将此法传于定空,否则便是害他性命,琉璃妙莲经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练的,悟性不够反而要坏事。

    闻妙师祖能这么痛快的传给他,是因为有天眼通,得了天眼通,便能彻悟世间无常,一切皆幻,一眼能够看破虚幻,所以能练琉璃妙莲经。

    楚离见定空一幅心痒模样,无奈只能将话点破:“师兄,闻妙师祖所传的琉璃妙莲经是不能随意修习的,否则有害无益,师兄你修为不足定力不够,更不能学。”

    “唉……”定空露出颓色:“我资质不成。”

    楚离慢慢点头:“定空师兄你的资质确实不成。”

    定空瞪大眼睛没好气的道:“你这人,说这大实话也不怕得罪人!”

    楚离笑起来。

    吃过饭后他继续闭关,十天之后,业火已然全部消失,身体瘦得不成样子,灰色僧袍飘飘荡荡,好像一根竿子挑着僧袍。

    定空忙带给他一大篮饭菜,被楚离一口气吃完,肚子便如无底洞。

    业火缎烧生不如死,比火刑更痛苦,却并非全无好处。

    身体经过这般煅烧之后,便如煅铁一般,杂志尽去,身体虽精瘦,留下的却全都是精华中的精华,坚韧无比,无形之中,他的般若龙象功已然突破到了第九层。

    第二天,他来到了内院,拜见师父慧广。

    慧广在屋内诵持佛经,迎出来,看到他的削瘦模样,差点儿认不出来,宛如换了一个人,上下打量一番后,露出满意笑容:“因祸得福,定如你福缘深厚,当真可喜可贺!”

    楚离合什微笑。

    慧广摆摆手,定明已然跑出去报讯。

    来到屋内,楚离在慧广的追问下道出详情,而定坚与定石已然过来,倾听着楚离所说,感慨万千。

    “琉璃妙莲经……”慧广神色严肃起来。

    楚离感觉慧广的神色不太对劲。

    定坚与定石也这般感觉,定石忙问:“师父,琉璃妙莲经可有不妥?”

    “唉……”慧广摇头叹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