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白袍总管 > 第2943章 安福(一更)
    这座大殿辉煌奢华,屋顶都是金粉所染,在阳光下闪动着金芒,宛如仙人宫阙。

    此时这座大殿外站了一百多个护卫,把大殿围得密密麻麻,飞鸟难进。

    楚离与顾元和下了轿子,四个护卫上前挡住。

    “顾总管,规矩所在。”一个中年护卫抱拳沉声道。

    一百多个护卫都沉着脸色,一动不动如雕像,形成森然煞气,此时这些煞气都朝着楚离而来,双眼炯炯瞪着他,随时会拔刀出鞘。

    顾元和道:“嗯,来吧。”

    中年护卫迅速搜了一遍顾元和,又来到楚离跟前。

    楚离一袭宽大的灰色僧袍,长袖飘飘,中年护卫检查的得更仔细。

    但楚离身无长物,几乎什么也没带,他知道进皇宫麻烦,所以特意如此。

    中年护卫退后一步,抱拳一礼:“顾总管,这位大师,请进!”

    顾元和歉然道:“神僧,他们也是职责所在,这一次陛下震怒,所有人都战战兢兢不敢偷懒。”

    楚离颌首。

    两人进入大殿内,便看到邓越正跪倒在地上,神色肃然悲伤,看到楚离进来,双眼闪了闪,却没说话。

    “陛下,神僧到了。”顾元和小声说道。

    大殿正中央摆着一张精致的小床,床上躺着一个美丽逼人的少女,宛如陷入香甜的美梦中,神情恬静。

    大禹皇帝赵言成正坐在绣墩上,紧握着她玉手,双眼一眨不眨,忧伤的看着她,生怕她会忽然消失在自己眼前,再也醒不过来。

    “陛下?”顾元和低声道。

    赵言成扭头看向楚离,双眼已然布满血丝。

    “陛下。”楚离合什一礼。

    “定如,你快过来看看。”赵言成忙道:“只要能救活安福,朕……朕……”

    他忽然想起,好像没什么可赏给楚离的。

    既不想呆在皇宫,身为出家人,对财钱也没什么渴求,而且身为高僧,几乎什么都不缺,所以几乎是无欲无求,委实头疼。

    楚离笑了笑:“陛下,赏赐就不必了,贫僧来看看吧。”

    他来到赵言成身边,低头看一眼安福公主,又伸出手去轻触一下她的手腕。

    “如何,可能救得?”赵言成忙道。

    他已经把张吴牛赶了出去。

    张吴牛身为神医,却对此束手无策,那刺客用的是毒,天下奇毒,见血封喉,一击致命,抬进来的时候已经是死透了,他是医生不是神仙。

    楚离左手食指轻轻一碰安福公主的额头:“好了。”

    赵言成道:“这一次是补天楼下的手,邓越无能,下重手却没能捣毁补天楼,反而被补天楼报复,刺杀了安福!”

    “臣该死!”邓越再次磕头。

    赵言成哼道:“你到底能不能对付得了补天楼?”

    邓越咬着牙沉默片刻,叹息道:“陛下,臣小瞧了补天楼,怕是对付不了。”

    “那就任由他们横行?”赵言成冷冷道。

    邓越道:“臣也被他们刺杀,亏得有大师所赠佛珠,神清气爽直觉敏锐,提前感应到了他们,才能躲过那三次刺杀,万没想到,他们刺杀臣不成,竟然去刺杀公主,当真卑鄙之极!”

    顾元和摇摇头,怜惜的看一眼安福公主。

    赵言成道:“今天他们能刺杀公主,明天就能刺杀王爷,再会刺杀重臣!”

    “是。”邓越点点头:“他们一定会疯狂报复,以震慑其余诸国,陛下,臣无能,请乞骸骨!”

    赵言成冷冷瞪着他。

    邓越道:“臣知道,一旦离了位,没了神僧的佛珠,断不可能躲过他们的刺杀,但只要能对付得了他们,那臣死而无悔,不能占着位子,贪恋性命!”

    “闭嘴!”赵言成哼道。

    邓越做出无畏慨然状。

    “你以为朕真心软?”赵言成冷哼一声道:“安福要是醒不过来,你百死莫赎!”

    “是,是。”邓越忙道。

    “父皇……”一声轻轻呼唤响起,安福公主慢慢睁开眼睛。

    “安福!安福!”赵言成温声低唤。

    “父皇!”安福公主看清了他,紧握住他的大手,低声道:“父皇,我这是在哪儿?”

    “在你的安福宫呢。”赵言成微笑道:“放心吧,你不要紧,很快就会好了。”

    “我怎么会昏过去了?”安福公主讶然问。

    “你是被人刺杀。”赵言成沉下脸:“以后可不要偷偷跑出去了,宫外很危险!”

    “刺杀?”安福公主想了想,摇头道:“没有呀。”

    邓越忙道:“公主,那刺客是一个卖烧饼的老妪,趁你过去的时候,刺了你一针,然后便中毒致命。”

    “你闭嘴!”赵言成扭头瞪他一眼。

    邓越道:“陛下,公主以后真要小心,补天楼的刺杀化身万千,防不胜防,有可能是一个老翁,一个老太婆,甚至是一个小孩。”

    赵言成狠狠瞪他一眼。

    他不想安福如惊弓之鸟,对外界毫无安全感,毕竟有这么多护卫在,虽然是暗卫,已经足够护住她,这一次确实是防不胜防。

    “是那位卖烧饶的老婆婆?”安福公主惊讶的问。

    “是她!”邓越道:“事后咱们追查,那并不是老婆婆,而是一个青年女子,只是精擅易容术,而补天楼的刺客都精通易容术。”

    “你现在倒来劲儿了!”赵言成冷笑,摆手道:“滚蛋吧,继续查,我偏不信,咱们堂堂大禹会被一个补天楼弄乱!”

    他脸色涨红,双眼寒光闪动。

    楚离道:“陛下。”

    “大师有何指点?”赵言成看向楚离。

    救了他的性命,他还叫楚离定如,不称大师与神僧,而救了安福公主的命,他马上改了口称大师。

    楚离道:“不知可有刺客留下的凶器?”

    “有。”邓越忙道:“咱们这里有十二枚针,补天楼几乎都是以银针刺杀,针术奇高,防不胜防。”

    “贫僧或可相助一二。”楚离道:“请取来凶器。”

    “我来!”邓越忙起身匆匆出去。

    “大师难道能通过凶器找到刺客?”赵言成道。

    楚离道:“试试罢。”

    赵言成缓缓点头。

    安福公主看向楚离,歪头打量,然后笑道:“父皇,这位便是大名鼎鼎的定如神僧?”

    楚离合什微笑。

    赵言成道:“安福,你的性命便是大师所救,他起死回生让你活过来,要不然,咱们父女真要阴阳相隔!”

    他说到这里心有余悸,更坚定了把楚离留下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