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白袍总管 > 第2944章 出手(二更)
    “多谢大师!”安福公主起身合什一礼。

    赵言成没阻止她起身。

    因为知道被楚离救回的滋味,周身精力弥漫,没有一丝虚弱感,好像酣睡了一场,痛快无比,感觉前所没有的好,好像重新活一回。

    楚离合什笑道:“这也是公主的机缘。”

    “大师是怎么做到的?”安福公主好奇的问。

    她圆亮的大眼直直盯着楚离。

    楚离微笑道:“不过神通而已。”

    “佛门果然是有神通的!”安福公主赞叹道,扭头看向赵言成:“父皇你还一直说那些高僧都是骗子,根本没什么神通,都是愚昧众人的骗术!”

    “那些人都是骗子,天下间只有定如大师才是真神通。”赵言成哼道。

    楚离道:“陛下,贫僧不敢当,神通虽难修炼,却未必练不成。”

    “朕见过的高僧多了去,见识过的神通也极多,没一个是真正的神通,都是障眼法罢了!”赵言成撇撇嘴:“还以为朕如那些信众们容易骗呢!”

    楚离笑了笑没再多说。

    这一个世界确实很难练成神通,他虽不敢说没有一个练成的,但想必是罕之又罕,如果练成的话,想必是轰传天下,如自己一般的一飞冲天。

    可惜这世间的高僧们多数是靠时间积累,没有一飞冲天的例子,纵使有神通,想必也是有限的。

    三人正说着话,邓越匆匆进来,手上捧一个匣子,进来后打开递给楚离。

    “大师,这里便是补天楼各个刺客的暗器。”邓越道:“都是些见血封喉的奇毒,现在已然散了去,还是要小心一些。”

    楚离颌首。

    里面是一根根银针,一共有十二枚,仔细的摆列,整齐划一,看得出来这些银针都是统一式样,如此说来,他们修炼的应该是同一种奇术。

    在这个不能施展内力的世界,能将银针用到这般程度,当之无愧的奇术。

    他伸手一根一根的拈起这些银针。

    赵言成四人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一举一动,虽莫名其妙,却也带着莫名的期待。

    半晌后,楚离拈起了最后一根银针,慢慢点头:“这些针的主人一共有六名!”

    “好像一共是十二条性命。”邓越道:“一针便杀一人。”

    楚离点点头。

    邓越道:“如此说来,他们每个都杀了两个人。”

    楚离摇摇头,分别拿起银针:“这枚针的主人杀了四人,这枚针的主人杀了三个,这枚针主人杀了两个,其余的三人各杀一人。”

    邓越脸色难看:“竟然有四个之多!”

    楚离道:“不把他们拿下,恐怕还会杀更多人,他们杀人如儿戏,比杀一只鸡还简单。”

    “可……”邓越脸色沉重,摇头叹息:“都是我无能!”

    赵言成哼道:“你是没办法了吧?”

    “臣确实无能为力。”邓越道。

    赵言成道:“大师可有主意?”

    楚离道:“依靠这些银针,可以找到他们的主人,尽量留活口,看能不能顺藤摸瓜吧。”

    赵言成缓缓道:“大师你有天眼通,看到未来,难看到补天楼是不是被灭吧?”

    楚离道:“陛下,我看不到补天楼的未来,他们想必有某种奇物,遮住了自己的天机,从而躲开天眼通的观照!”

    “还有这种奇物?”赵言成皱眉。

    楚离点点头:“世间之大无奇不有。”

    “那倒要找一些这般宝物。”赵言成道。

    能被人看到未来,这是何等可怕之事,一旦如此,岂不是被玩弄于股掌之上。

    楚离道:“陛下,想要遮住一国的天机是不可能的,补天楼能遮住自身,想必他们的人数是不多的,否则再厉害的奇物也做不到。”

    除非是修炼了某种窥探天机的奇术,像观星诀,可在这个世界,那种奇术也没办法修炼成的。

    赵言成哼一声道:“那可未必!”

    楚离看向邓越:“邓统领,找几个人,随贫僧来吧,他们都在京师。”

    “有劳大师!”邓越忙道:“这些刺客都是身怀绝技,大师万万小心。”

    楚离笑了笑:“好。”

    他不想暴露神足通,于是举步往外走,邓越朝赵言成躬身行礼,忙转身跟上楚离。

    楚离脚步轻捷,看似缓慢,其实极快,需要邓越小跑着跟上,出了皇宫之后,邓越的指令一道道发出,很快周围聚拢来二十四个精明干练的男子。

    楚离道:“让他们不必靠近,等会儿帮着带人便好。”

    “好。”邓越现在是言听计从。

    楚离信步往南走,不知不觉到了一个小巷子,小巷内人来人往煞是热闹,两边还摆着一些小摊,有的在卖古董,有的在卖野菜,还有的卖糕点,五花八门。

    这显然不是什么达官贵人所居之地,而是寻常百姓住的地方。

    邓越与楚离并肩而行,双眼平视,没有一丝凌厉气息。

    楚离来到一个卖古董的老者跟前,轻轻一拍他肩膀,老者一下定住,一动不动。

    “带走吧。”楚离低声道。

    邓越吃了一惊,甚至没看清楚离的动作,不知有何古怪,但楚离既然吩咐了,他马上照作,给身后打了个手势,两个青年脚步轻捷的走过来,架起老者往外走。

    楚离接着往小巷里走,拐了两个弯,又来到一个卖菜的老妪跟前,轻轻一拍她肩膀,然后老妪一动不动,再被邓越招呼人架走。

    楚离出了小巷,往东而去,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信步而行。

    在经过一个青年时,他信手一拍,青年也一下僵住不动,身后两个青年迅速架起他来,眨眼间消失在人们跟前,周围人群熙熙攘攘,却没有注意这边的。

    楚离继续往前走,然后来到一间酒楼。

    酒楼的小二迎出来,躬身行礼便要迎他们进去,楚离却拍一下他肩膀,定住了他,然后继续往里走,而那一动不动的小二已经被两个青年架走,消失不见。

    走到酒楼二楼时,迎面又下来一个小二,他继续一拍,又令人架走,然后转身往下走,很快出了酒楼,继续往前来到了一间客栈,直接将一个掌柜的定住。

    他从客栈出来,轻轻点头道:“便是这六个,走吧,去见见他们。”

    “大师,他们便是刺客?”邓越低声问。

    楚离点头:“若没弄错的话,应该是他们。”

    “大师怎么让他们定住的?”邓越对这个手法极为羡慕与惊叹,乃传说之技。

    楚离道:“也是银针。”

    PS: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