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白袍总管 > 第3040章 九层(二更)
    楚离哈哈一笑,伸手轻轻一招,一朵天星花飘飘飞起,慢悠悠落到了他头顶百会穴,他一动不动,闭上眼睛。

    玄龙好奇的盯着他看。

    天星花开始时没什么动静,片刻后慢慢融化,然后一点一点的缩小,宛如被太阳蒸发,最终彻底消失不见。

    楚离忽然睁开眼。

    双眼宛如电光闪过,玄龙吓一跳。

    笑容慢慢在楚离脸上扩散,越来越多。

    “哈哈……”楚离大笑,痛快淋漓。

    玄龙莫名其妙的看着他,疑惑他是不是发疯,龙爪轻轻按上他肩膀,感受到了楚离的喜悦。

    楚离感觉奇妙,脑海虚空一下扩张,空荡荡之感,好像一切皆在自己掌握,自己无所不知无所不能。

    他知道这是精神增强所致,这一朵天星花的威力果然如传说般强大,足以抵得他三层大日化莲经的增强。

    玄龙便要继续带他找奇花异草,楚离却摇摇头,送过去“已经足够了”的意思,要暂时缓一缓。

    他要先看过奇花异草录,再跟它寻找,否则看到了也是无用,不知如何处置,这种感觉他最讨厌。

    玄龙意犹未尽的松开龙爪,低吟一声,腾空而起,眨眼间消失在云雾间。

    楚离笑着摆摆手。

    他随时能过来找到玄龙,只要到了这片区域,它便能感应得到自己,这便是玄龙的神通,灵兽自有其得天独厚之处。

    他留下两朵花,剩下的全部摘走,一闪消失,回到了小院。

    净雪正坐在小院的石桌旁运功,听到声音睁开明眸。

    楚离将一朵天星花轻轻一弹,落到她的百会,笑道:“稍等,闭上眼。”

    净雪闭上明眸。

    楚离说道:“静心凝气感应这朵花,此乃天星花。”

    “天星花?”净雪睁眼,讶然道:“竟然找到了天星花?”

    她已经看过了不少奇花异草记录,过目不忘,一下便想起天星花的资料。

    天星花不是威力最强的奇花,却是最难寻的,不仅仅因为数量稀少,还因为它生于茫茫大海之上,碰上全靠运气。

    楚离道:“玄龙相助。”

    “它——?”净雪越发好奇。

    楚离将事情经过一说,惹得净雪啧啧赞叹。

    “先好好吸收了天星花再说罢。”楚离笑道。

    他说着话,一朵天星花飘到了他的百会穴,然后闭上眼睛。

    净雪也闭上明眸。

    小院里安静下来。

    半个时辰后,两人都睁开眼睛,净雪明眸闪烁如寒星,轻声道:“好一个天星花,杳然不凡。”

    又一朵天星花飘到她百会穴。

    净雪闭上眼睛,再次吸纳天星花。

    楚离感觉这一次的天星花效果很少了,看来用两朵已然是极限,再多也只是浪费,委实可惜。

    天星花提升精神力量效果极强,抵得上苦修数十载。

    半个时辰后,净雪再次睁眼,明眸光芒宛如实质。

    “这一下又会有偌大功德。”净雪赞叹道:“有玄龙相助,奇花异草不难寻,这是天大的机缘。”

    楚离笑着点头。

    净雪道:“我去找师叔。”

    她飘飘而去,片刻后带着素心回来,素心喜笑颜开。

    莲花池内再次开满了莲花,然后是一道功德金莲凝成,钻进楚离嘴里,待楚离睁开眼睛时,已然到达第九层大日化莲经,差一点儿便要圆满。

    这其中有功德之力,也有天星花之功。

    ——

    落语城

    夜晚的落语城比白天更热闹,繁华的街道上满是人来人往,喧闹声不绝于耳,大街小巷的灯笼一排排一簇簇,将落语城照得宛如白昼。

    楚离与净雪飘飘走在大街上,宛如游鱼般穿梭自如,密密麻麻人群中不沾人身,周围人们却不发现异样。

    “真在这里?”净雪低声道。

    楚离轻轻点头:“绝错不了,她胆子还真够大的,而且行事也古怪。”

    “堂堂凤女。”净雪轻轻摇头道:“却喜欢在街头卖馄饨,当真是古怪。”

    楚离道:“可能是要体悟凡心吧。”

    “唔,那倒也是。”净雪想了想,慢慢点头。

    她实在想不出沈杏化身为老妪卖馄饨的原因,太过古怪。

    沈杏乃是天之骄女,皇极宗青年一代最顶尖的人物,所过之处皆是被仰视,怎会偏偏喜欢在繁华的大街上卖馄饨?

    两人很快来到了一个馄饨摊前,站到了正在煮馄饨的老妪。

    老妪手脚麻利,一头花白头发看着苍老异常,脸上也满是皱纹,但依稀能看得出年轻时候的美貌。

    这是一个被岁月摧残的美女,美人迟暮晚景凄凉。

    老妪抬头看一眼两人,低沉的问道:“二位客官要吃馄饨么?坐下来稍等吧,很快就好,薄皮馅满的馄饨,保准吃了还想再来!”

    楚离笑了笑:“沈姑娘,故人相见,何必装糊涂?”

    老妪皱眉看了看他:“年轻人,此话怎讲?老了老了,记性不太好,咱们见过面?”

    “沈姑娘是要装糊涂到底了。”楚离摇头失笑。

    净雪紧盯着她,想找到破绽,可实在看不出神情有破绽,再加上她迥然不同的外貌,莫名的有些迟疑。

    她的直觉没感觉到老妪的危险,但随后想到当初沈杏如何骗过自己直觉,又不敢相信自己的直觉了。

    她玉脸阴沉,这种对直觉的怀疑是致命的打击。

    老妪蹙眉:“年轻人,我是老糊涂了,你便提醒一下吧,真有失礼之处莫怪。”

    “唉……”楚离扭头看一眼净雪。

    净雪蹙眉道:“真是她?”

    她怀疑的目光在老妪身上转来转去,迟疑难决。

    楚离缓缓点头道:“沈姑娘,那便得罪了!”

    他倏的一掌拍向老妪胸口。

    “砰!”老妪顿时倒飞出去,在空中喷出一道血箭,然后撞翻了馄饨摊子,旁边的小桌凳散落一地。

    “啊——!”正在吃馄饨的几个人惊叫。

    楚离皱眉看着吐着血的老妪。

    老妪倒在地上,吃力的抬起胳膊,指了指他,然后双眼迅速黯淡,然后胳膊颓然落下,寂然不动已然死去。

    净雪皱眉走过去,小心戒备。

    楚离摇头失笑。

    “杀人啦——!”周围人们惊叫。

    随后破空声响起,四个黑衣青年射至,从空中落下,围住了楚离与净雪,死死瞪着他们。

    又有两个黑衣青年落下,蹲下检查老妪的伤势,起身摇摇头:“死了!”

    “你们杀的人?!”一个魁梧壮硕青年沉声问楚离。

    楚离缓缓点头。

    PS: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