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异世丹帝 > 第1846章前来使者!
    ,最快更新异世丹帝!

    第1846章前来使者!

    “好,正有此意,很长时间没跟你喝酒了,可以说说你的经历,如何变为现在这幅模样。”

    “说来话长,走!”

    两人在楼上另一间房喝起了酒,清寒于就倒霉了,在楼下等了很久很久。

    口中嘟嘟囔囔,甚至骂骂咧咧。

    最后一个人离开了……

    莫得办法,等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啊,不走在这干嘛?

    妈的,东方白太不地道了。

    又没啥仇,至于这般排斥本公子么?

    出门的时候闻到了酒香,估计在楼上喝酒。

    喝酒这么好的事也不叫上我,没义气的玩意。

    实则清寒于想多了,人家跟你非亲非故,连朋友都算不上,喝酒凭啥叫你啊。

    躲你都来不及啊。

    城主府!

    今日来了一位客人,说是客人,倒不如说是上面派来之人。

    一副傲然神色,眼高于顶,即便王千夜亲自招待,也是爱答不理的模样。

    “大人亲临,王某万幸啊,不知大人前来何事?”王千夜小心道。

    “真没眼力劲,本使者一路劳顿,上来就问何事?”

    “是是是,是下官唐突了。”王千夜脸上笑嘻嘻,心中妈卖批。

    装什么装,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仙帝呢。

    有根尾巴就是狼,快翘上天了吧?

    “来人啊,给大人备一桌上好的酒菜。”王千夜朝外喊道。

    “只有酒菜,王大人是不是太寒酸了?霸王城乃是中平神州第二大城池,虽然城中势力复杂,纵横交错,但美人……”

    话说一半,意思显然。

    这家伙还是个好色之徒!

    “大人的意思,下官明白,这酒色财气,下官一样不会少的。”王千夜笑呵呵陪笑。

    “明白人,等本官回去之后一定会在大帝面前多加褒奖几句。”

    说的好听,在大帝面前恐怕连个屁也不敢多放。

    褒奖?褒奖你奶奶个头。

    狗东西!

    不一会,酒菜上来,满满的一大桌,山珍海味,美酒佳肴,不下于四十道菜品。

    酒也是最好的!

    至于姑娘嘛……咳咳咳,不是府上的,而是在外面青楼找来的。

    用好姑娘招待这种人,岂不是太可惜了?

    王千夜在一旁侍候着,倒酒倒水,说实话身为城主还未这般过。

    好歹他也是一方霸主,来的使者很多很多,还从未像这个一般。

    眼高于顶,自持甚高。

    酒过三巡!

    “使者大人,你是路过还是要在霸王城办事?有用得着的地方尽管开口,下官鼎力相助。”

    “嗯,有这个态度很好了。”使者一手搂着一个女子笑呵呵道。

    出来就是好,比在仙宫里强多少了,在里面受气,在外面那叫一个享受。

    谁见了都客客气气的叫声大人,点头哈腰,令人心情愉悦啊。

    “本使者并非路过,而是来霸王城有事要做。”

    “何事?”王千夜问道。

    “上面发话了,霸王城身为中平神州第二大城池,大帝十分看重。”

    “可这里盘踞太多势力,大大小小,错综复杂,数千年一直没整顿过。”

    “让他们顺其发展!”

    不是没整顿过,而是太难收拾,一到打压的时候,一些势力便龟缩起来,让人头疼。

    甚至私下在一起联合,导致人手伤亡不少。

    久而久之,也就不怎么管了。

    “王大人身为城主,恐怕也没能力调动他们,让那些人乖乖做事。”

    王千夜听明白了,“大帝的意思是要整顿霸王城?”

    “对!”

    “是您一个人,还是上面会派人来?”

    “一些宵小之辈,本使者一人足以。”

    口气比脚气还大!

    实则上面是让他来打探一下,摸清一些情况,根据传来的信息再做定夺。

    而此人一力扛下,不知所谓。

    贪功没这么贪的。

    以前来了上百人都未处理明白,你一个人真的可以?

    王千夜嘴角咧了一下,“那是,大人神通广大,实力超凡,灭一些鼠辈不在话下。”

    “哈哈哈!”使者大笑起来,在身边两位女子身上抓了一把,“本使者虽然有信心,也有能力,还得仰仗王城主的配合啊。”

    这人不算太傻,知道拉着城主一起下马。

    “下官愿听吩咐。”

    “好好好!”

    这位使者来了之后,大吃二喝,喝完酒就搂着女子回屋了。

    不用说,逍遥快活呗。

    整整一下午,使者都没有出屋。

    这边王千夜联系好了东方白,并说明了一些情况。

    夜晚,使者出来,春风得意,满脸红光。

    二话不说又要喝酒。

    接着又是一顿酒席!

    接连三天,这家伙啥事没干,除了吃就是玩,还有女人。

    这样的废物,真是在仙宫里面出来的?

    到了第四天,使者找来王城主商谈,大概问了一些情况。

    王千夜如实招来,将城中的大大小小势力说了一个遍。

    当然,其中信息没有作假,真实有效。

    “嗯,听你说了半天本使者知道了,我们这就下手吧。”

    “额!”王千夜愣了一下。

    太草率了吧?

    “我们在哪下手?或者说咱们从哪一家下手?需不需要布置?如何计划?”

    “当然是朝家族最大的下手,正所谓擒贼擒王,只要打掉最厉害的澹台家,其余的还敢放肆?不是束手就擒?”

    自以为是!

    “至于计划嘛,咱们直接打上门去,前后包抄,一举灭之。”

    说的轻巧,好似人家是大白菜一样,想怎么切就怎么切。

    “就这?”

    “难道不行?”使者反问道。

    “听使者大人的。”王千夜无语。

    “你找一些人手,记住是精锐,看本使者如何拿捏他们。”

    “好!”王千夜应了下来,“大人要不要喝口茶?吃点早点?”

    “嗯,剿灭澹台家不急于一时,先吃。”

    之后使者大人带着三百精锐浩浩荡荡去往澹台家。

    有时候真怀疑他是个煞笔,纯粹的煞笔。

    既然要干掉人家,还这般风风火火,光明正大,好似唯恐别人不知道似的。

    王千夜没有意见,也不会提供什么建议,任之由之。

    想玩就陪他玩会吧。

    一个将死之人!

    众人来到澹台家,使者大人一个摆手,精锐分开行动,一分为二。

    一方在前门,一方在后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