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大佬退休之后 > 第1218章 1218:费中阳(三)【求月票】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大佬退休之后九桃小说()”查找最新章节!

    【阳华,喜欢女的!】

    器灵天工的本体不愧是传说中的神器。

    一个世界大喇叭将裴叶的声音清晰无比地传遍人妖魔三界。

    凌极宗主峰,勤勤恳恳的社畜阳矅掌门正在伏案审批各种文件,天穹之上突然传来熟悉的男声。还不待他高兴“宝师弟回来了”,简短的五个字炸得他一脸懵逼,执笔停顿,墨点滴滴。

    “什、什么?”

    因为太过震惊,正欲起身的动作也停在半空,随后一屁股墩儿坐了回去。

    “宝、宝师弟——你在干嘛!!!”

    阳矅掌门拍桌起身,三两步小跑着出了主殿大门。

    左看右看也没看到熟悉的高冷身影,殿外巡逻弟子也各个东张西望,表情不一而足。

    阳矅掌门嘴角抽了抽,隐隐有种不详的预感。

    随手抓来一个弟子:“你们阳华师叔回来了没有?”

    算算时间,宝师弟他们也差不多该从天音谷回来了,他们人在哪里?

    谁冒充宝师弟,害他风评?

    弟子表情纠结道:“还未收到消息。”

    刚刚那个声音是从天穹传来的,落入每个人耳中的音量大小一致,暂时不知道是主峰如此,还是整个凌极宗都如此。阳矅掌门估计是做梦也没想到,不止凌极宗,人妖魔三界都听到了。

    与此同时——

    本应在第二日赶回凌极宗的玉潭一行人,正在一处溪谷旁稍作休整。

    他们一个个衣衫狼狈,衣角衣摆都沾着血,佩剑法器多有损伤,显然是跟人动了手。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他们在归程途中碰到罗刹阿罗的下属。

    自从罗刹阿罗在天音谷被凌极宗擒拿的消息传出去,她的狗腿下属就谋算着“劫狱”,一路上没少埋伏。整个队伍就玉潭一个医修长辈,其他都是三峰年轻一代弟子。正常情况下,这个配置碰上罗刹阿罗的截杀部队,即便脱身也要死伤大半,奈何叩仙峰弟子实在财大气粗。

    裴叶给他们的爆炸符篆和五雷符篆在小秘境没用几张,全部共享给来“劫狱”的魔族部队了。

    走一路炸一路杀一路。

    玉潭真君一个医修(奶爸)带队,不仅没死亡,连重伤都无,符篆库存还有三分之一,剩下一日路程绰绰有余。他们正悠闲修整,便听到天穹传来熟悉的宝师兄阳华师伯的声音。

    玉潭真君喷出一口羊汤。

    朗少女手抖甩了陶碗,表情开裂。

    而五个剧组唯一的言情女主·柳非非·少年表情恍惚,嘴里喃喃:“不是,阳华师伯是男的,他喜欢女的不是应该的么?为什么还要特地强调——难道说,他其实喜欢男的???”

    好大一口瓜啊!

    其他三峰弟子暗下互相交换眼神。

    心碎有之,兴奋有之,懵逼有之,激动有之……

    心碎的,如高举阳华X阳宵CP大旗,他们感觉自家房子要塌了。

    激动的,如暗搓搓站阳华X(阳宵阳景玉潭)排列组合式,师兄弟CP的,腰杆硬气了!

    懵逼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突然听到自家师尊师伯的声音……

    激动的,纯粹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玉潭真君看着人心躁动的弟子们,重重咳嗽了一声,用平生最严厉的眼神扫过这群小兔崽子,试图压下他们蠢蠢欲动的心。同时又好奇抬头看向天穹,琢磨刚才的声音来源。

    除了他们,那些参加天音谷各宗正式会谈修士们,反应也是各具特色。

    “阳华真君是被同性修士告白了?”

    “阳华真君正在向哪位女修一诉衷肠?”

    “刚刚那是阳华真君的声音???”

    “哈哈哈,看样子凌极宗即将有好事临门啊……”

    “对对对,过阵子估计能喝上阳华真君的喜酒……”

    有祝贺、有戏谑、有不屑……也有人奋笔疾书,灵感如泉涌——例如八卦系列丛书《修真界各大宗门诸事记录》之《当代大宗名流人士录》的执笔者、靠市井修仙话本恰饭的小说家。

    似阳华真君这般成名已久的元婴修士,他们身上的八卦消息可不多见。

    若修真界有微博有热搜,分分钟就是一个“爆”!

    人界人声鼎沸,八卦满天飞,妖界懵逼,魔界吃瓜。

    顾少女得意地吹了个口哨,冲着继续愤怒值的胥少女挑眉挑衅,不怕死得火上浇油道:“哈哈哈哈,师妹妹听到了吗?阳华,他喜欢女的!四舍五入,你郎师兄高叔祖也喜欢女的!”

    胥少女气得硬了拳头。

    怒火中烧的他昂首挺胸,挺了挺微微发肿,弧度小得可怜的胸。

    奶声咆哮:“老子TM现在就是女的!还有——都TM说了那不是高叔祖!你找死吗!”

    顾少女嘻嘻哈哈:“假女人!真【变】态!”

    胥少女被气得肝疼,顾少女我行我素,双手捧着杯冒着热气的枸杞茶,努力忍着笑:“师妹妹,你别气啊。我听师姐她们说了,女修不能多气的。轻则早生华发,重则赤龙不调。”

    胥少女:“……”

    这还能忍吗?

    妥妥不能忍啊!

    想他堂堂魔族三十六姓之一的“摩罗”大魔,哪里能在魔界地盘被人如此挑衅?

    “行云,你给老子死来!”

    两个都是被封印状态,谁也奈何不了谁——虽说胥少女本身是元婴修为,身体素质自然比“金丹修为”的顾少女强得多,奈何他是正经宗门出身,比不上市井摸爬打滚习得一手无赖绝学的顾少女——一时间战了个平手。你掐我【xiong】、戳我眼睛,我掐你脖、踹你门户……

    刚战至白热化,一股甜香顺着屋内一处细窄的缝儿飘进来。

    二人齐齐停下手,互相对视,屏气呼吸。

    这是迷香!

    淦,进了黑店了!

    还不知两件黑心棉袄遇见麻烦的裴叶,陷入了人生第一次巨大危机。

    “这家伙也太能打了吧!”

    失去理智的费中阳是真的凶!

    与她并肩作战的阳景心情复杂。尽管他被裴叶神操作骚断了腰,俏脸绯红,内心恨不得扛起大砍刀给她三五下,但为了大局还是硬生生忍了下来。若此次能平安脱险再慢慢算账。

    【好歹是元婴大圆满修士,尊重一下。】

    虽然没有移山倒海那么夸张,但打起来炸个方圆三五里土地还是能的。

    让裴叶皮吧,活该翻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