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幻世彼岸 > 第1811章 哪哪都不太对劲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幻世彼岸九桃小说()”查找最新章节!

    这个世界有很多神奇的事情,大部分事情都是没有见过的,即便类型相同,但在认出类型的霎那到来之前,依旧是归属于没有经历过,尽管很多事本质上差不多的样子,差不多可以归为一类,差不多可以用同样的认知尝试去解释,再翻新一下认知。

    世间事大大小小搁在虚空里也是大同小异,今天经历的事隔几天可能又会经历一次,或者看着再发生一次,正常,都很正常,无外乎发生的时候处于各种不同的条件:发生的位置不同,事件的主角不同,旁观者的不同,糟重的东西不同,或者……很多,反正很多,就算世间事一一归类下来,并没有太多种类,却因为很多当下发生的条件而变得繁多变得复杂。

    就比如他们这会儿看着屁股底下是一个不知道为什么变成大石头疙瘩的混沌士兵一样,他们也有很多种想法可以尝试解释,却也不知道哪个才是真实的,他们的认知面太广,知道太多,当然,不知道的也有很多,所以难以判断到底哪个是真相。

    “话虽如此,但是勉强判断一下还是可以的。”听着辉的碎碎念,云诺星看了他一眼,转身望向眼前的黑色大地,伸出的手有斑斓光泽浮现。对准前……

    “别!别!别!丫头快拦住他!”辉吓得舌头都吐出去了。

    司雨与青凰当机立断的扑上去,一个从前面抱着云诺星,一个从后方拽住他的手臂,辉连忙冲上前一巴掌拍掉了枫差点儿就爆发出去的起源能量,一脸大汗:“你妈呀,你都知道屁股底下就是一个巨大的混沌衍生物,你还打算用起源能量做什么,你是嫌这颗星球的人死的不够快是吧?”

    云诺星一愣,两秒后淡定的开口:“啊,忘了。”

    三人:“……”这家伙是走神了吧?是走神了吧?

    “嗐,我就碎碎念一下。遇上与混沌有关的事其实来来回回不就是那几种情况么,咱又不急是吧。”辉抹了把汗摆摆手:“反正顺着这一条线追寻下去,迟早会知道前因后果的,是这个领域、混沌概念体的问题,还是说活在这里面的秩序生命本身就是‘问题’,还是别的奇怪的问题,比如又是起源破事什么的,又或者这地方双方都有问题就没一个是没问题的……”

    “我寻思,秩序与混沌的战场上,其实没有一方是正常的——混沌本身就不正常,秩序与混沌对峙了那么久,以一个‘正常’智慧生命的身份与混沌虚空的玩意来来回回抽嘴巴子,本身也不会正常太久——你看我们,在虚空前线打了五个纪元,你自己扪心自问,这虚空前线还有多少个正常人?”

    云诺星想了想:“前线世界很多正常人。”

    “……那不是……算了,你这不是知道得很清楚么。”辉翻了个白眼,秩序与混沌最大的不同就是:秩序生命多是拥有情感、理智、智慧、感性、复杂的生命,混沌虚空那边……说句难听的,全都是脑瘫,满脑子的破坏、杀戮、毁灭、干掉秩序、推平秩序、车翻秩序虚空,丫们估计平时闲下来就没有念叨过别的事情。哪可能会正常啊。

    呃,要这么算的话,那其实起源天神也没几个正常人,毕竟他们与混沌虚空对峙了……三百六十六个纪元,要是他的话,他可能也疯了,枫的话,那可能会从骨子里疯到外面,估计起源天神都摁不住他。

    “那现在呢?”连忙放下脑子里疯长的一些不太好的想法,辉干咳了一声,眯着眼睛朝枫问道:“暂时是拿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没办法了,那我们先回去?明天找那个小丫头还有那个什么恒问一下。”

    “你问,他们就会说?”云诺星偏头瞥了他一眼:“你不会忘了他们对上位面的人是什么态度吧?何况,他们还不一定会知道这种事呢。”

    “从小就被叮嘱的,像是约定成俗的习惯,让所有人都下意识的不去做这件事,因为这是一种足以导致灾难的致命事情,就如司雨说的,是大人用来‘骗’小孩的话语,他们会遵守,已经当成了一直都会遵守的习惯,我们去问这种‘约定成俗’的事情,你不觉得很奇怪?”

    “大不了把身份暴露出去呗,咱是来自另一片虚空地域什么的。”

    “你说,她们会信?”

    “呃这个……”辉挠着头,这个还真不好说呃,另一片虚空地域什么的,就算她们的认知里面知晓虚空本身便是无限的,估计也不会对“另外虚空地域的来客”感到有兴趣什么的,而且,既然她们一眼就能识破他们是来自上位面的人,那显然,这片奇奇怪怪的虚空地域的上中下位面也是按照正常规则与概念进行划分的……

    “我所知道的上位面不是你们认知的上位面……这种事情似乎不是特别好说?”辉挠着头。

    云诺星轻颔首,他人的认知永远是自己难以撼动的,不然世上也不会有那么多自以为是的家伙……唔,这么说不太好,也分很多种情况,不是所有人都不听人话的,除非本身性子就是非常极端,或者,态度不是特别好的……巧的是,他们遇上的正好就是一群对他们的第一印象被动降低百分之一百,对他们不是特别友好的人,他们要说什么估计都只能让别人信一半,也可能是三分之一,甚至压根就当他们在放屁。

    他不是很想应付这种事……

    瞧见枫勉勉强强的表情就知道他是不太像应付这种破事,他想一想啊,一般而言,枫对不听他说话的家伙估计都是……择优暴打,打到什么程度,要看对方的态度来定,目前应该还好,只是态度不友好而已,还没到不听人话的地步。

    “总之先回去吧,明天等天亮了再说,现在窝在这处原野里也没有什么能做的……你别把起源能量扔出去啊,你要真想试一试,到时候找一个没人居住的星球让你慢慢试。”

    云诺星耸了耸肩。

    一行人摸着黑慢慢走回小城小村,黑夜还挺漫长,没有月光照耀他们只能让感官摸到另一边的太阳来判断时间,这颗星球应该是有接近四十个小时的昼夜,夜晚时间更长,二十来个小时,乍一听其实没什么,但换个说法看看,按照众神界的时间比例来算:一天二十四小时有十四个小时不能外出。且是严格针对所有人,这十四个小时从夜空里俯瞰估计只能看到一片像是废弃的大陆,满世界能看到有几万兆生命居住的痕迹和建设的痕迹,偏偏一个人都见不着。

    这么一说感觉就不一样了,那就跟闹鬼了一样,毕竟夜晚在一部分生命的认知中,可是生活刚开始的时候——嗯,刚开始就被禁足了,要嗨也只能在自己家里嗨。

    “嗯……是不是太安静了一点?”辉他们刚回到破烂城墙外面,在城门口往里面望一眼,结果……唔,一点声音一点动静都没有:“刚刚我们在原野里闹腾的动静应该挺大的吧?山都塌了,这要是地震也有很大的震感了,怎么这里一点声音都没有?”

    “有微弱的思绪,但是不多,大部分人还处在睡梦的状态里,没有被刚刚的动静惊醒。”扩散出去的神魂探查回这道消息云诺星微眯了一下眼睛:“我试试引起一点动静。”

    “引起?”辉愣了一下,一转头就看到枫抬起了右脚,心头顿时咯噔一声,伸出手惊骇欲绝大喊:“脚下留情!”

    “嘭!”

    那是足够让整颗星球都剧颤一下的剧烈震动,地面当场裂开几百道小裂缝,沉下去一个小坑——枫这是摁住了破坏力,只产生冲击力,只是“颠一下锅”,而不是把厨房给炸了,不过这已经足够让他吓得冷汗横流,他已经开始警惕黑夜的动静了,希望那些混沌士兵不会被这一脚给惊醒。

    剧烈的震动只有一轮,很快就蔓延出去四五千里,保守估计整个黑夜覆盖的范围都被影响到了,然后……

    黑夜依旧静悄悄的,辉以为会有几百个壮汉从屋子里惊醒然后对着窗外大喊:哪个狗贼大晚上不睡觉在这里敲锣打鼓要死啊,结果没啥动静。该熟睡的人依旧在熟睡,打呼噜的、磨牙的、碎碎念的。

    “奇怪了。”辉挠了挠头。

    “是有点奇怪,这种级别的动静,尽管只是在表面冲击了一圈,但也不至于连一个人都没办法惊醒,要是在众神界上有这种动静,一座大型城市得有一半的人被惊醒。”云诺星说着竖起手指:“这就是为什么护城大阵要加上隔音效果的原因,外头什么时候突然打起来都是正常的。”

    “哦这倒是,我是说另一个奇怪。”辉双手抱臂沉吟着,云诺星三人很好奇的转过头,想看看他是注意到了什么:“这大半夜的,为什么没有特定的‘床震’运动?”

    三人:“……”

    云诺星:“……司雨,青凰,我们把他扔到混沌虚空去。”

    “诶诶,别别。”辉干笑连忙摆手:“就开个玩笑,别激动。”

    “……两女孩都在这里你给我收敛一点。”云诺星狠狠的白了他一眼:“你脑子里一天天的到底在想些什么?”

    “在想一些人间应有的事呗,还能想什么,你看这地儿安静得,一点动静都没有,大半夜不造人难道搁在白天……咳咳,我绝对没有开‘腔’,我只是在很正常的述说这种事,我们用正常的眼光去看待——咳咳,你们没发现,一切有关黑夜的举动都停止了么,就好像回到了光芒无法照亮夜晚的时代,所有人都早早的休息,而且是真的休息,除了睡觉和呼吸,不会在深夜做另一种事情。”辉摆出非常严肃的表情,严肃的对枫他们说:“而且,相当统一,没有任何一个例外。无论是普通生命还是高位生命。”

    云诺星看了他一眼,转过头,目光跨过眼前破破烂烂的城墙往整座小村城眺望:整齐划一的睡眠状态,连呼吸都是一致的,对,一致的吸气一致的呼气,无论男女老少都完全统一,而且打呼噜的人能与不打呼噜的人的呼吸频率保持一致、一边说梦话一边呼吸什么的,这简直就不正常,每个人的体质都不一样,呼吸频率理所当然也不一样,就算会有重合也不会达到百分之百的程度,而眼前这种情况……简直就像是一整个城市好像就只有一个生命,只有一个生命才能协调到如此程度。

    但是一个生命也没办法做到零点一个自己在打呼噜,零点一个自己在说梦话,零点一个自己在磨牙,剩下的都在正常的睡觉……他觉得他要真纠结这个问题肯定脑子不正常。

    “……这地方真是从头到尾都不对劲,混沌也好,秩序也好,全都不对劲。”云诺星脸颊抽了一下:“我这都没办法解释了,我上哪解释去,我解释个棒槌。”

    “唔……硬要解释倒是可以的啊。我们好像见过类似的情况,不过那不是人。”辉偏头,摊手。

    “见过?”云诺星皱了一下眉,仔细的想了片刻,啊了一声:“你说的是那一个兽族啊,全族上下的生命都是从同一个地方孕育出来,而且每一个个体之间都会拥有比灵魂链接更加高效的‘全效同化’,全族上下如果只做同一件事的话,将会是完全统一行动的那个……什么种族来着?”

    “忘了,都差不多十个纪元了,哪还记得那么清楚。”辉摇摇头:“当时只是觉得它们彼此相连的特性挺有趣的所以多留意了一下。”

    “唔。”云诺星歪着脑袋看向城内,他知道辉的意思,不过眼前这些秩序生命应该不至于达到这种状态,那个兽族全族上下均是统一的,身长、外形,甚至具体到一共多少条毛发,全都是一致,根本就是从同一个地方复制出来的,眼前这些秩序生命明显有不同,只是莫名的保持着一种共同的动作:“……我觉得再思考这件事我可能会变得很奇怪。”

    辉闻言挠着头:“那就让其他小伙伴们看看情况吧——易青,你们那边是个什么状态?”

    “啊,辉大人——目前还没发现什么。”易青连忙稳住声音,目光从高空俯瞰蓝天下的星球:“我在中位面,中位面的情况相比下位面来说要好一些,总算是见到了正常的建筑正常的服装,感觉一下子往前走了一个时代那么远,不过暂时还没发现什么特别值得关注的。”

    “啊对了,根据你们所说,下位面受到来自上位面的人破坏,中位面可能也有类似的情况。”易青抬头眺望虚空:“多少也有点遭到破坏的感觉,不过并没有下位面那么严重,而且……中位面也有混沌士兵的痕迹,不是在虚空里面打起来的。而是在现界空间里面。”

    辉一怔:“怎么回事?”

    “具体的我也还没调查清楚,我也不敢随随便便与下面的人接触……”易青说到这里苦笑了一声:“那些人太邪乎了,看到我是上位面的人二话不说冲上来,全民皆兵,百万能量兜头盖脸的砸下来,我又不能还手,他们又不听我说话,那样子看着像是要把我生吃了一样,我只能赶紧溜了,现在还挂在天上隐身,想办法用能量分身去摸索点消息什么的。进展不太顺利。”

    云诺星四人:“……”好家伙,中位面的“病态”比下位面还要严重一些,下位面好歹还只是不友好,给点脸色看看,搁到中位面那直接二话不说大打出手,得是多少年积攒下来的怨恨才能到达这种程度啊。

    哦,下位面只能保持不友好的状态估计是知道自己打不过上位面的人,中位面就不一样的,有相当部分其实还能与上位面的人拼一拼的,只要上位面不是出动核心的力量,而就算上位面的人把核心力量掏出来了。中位面一群顶尖力量也能想办法把他们堆死——具体参考冥界被堆死的二十个高阶元始。

    啊,那真是要多惨有多惨,双方都惨,刻在脸上的一个大写的惨字。

    “……好吧,听起来运气不太好,不过先不说那些,你们有人落在黑夜地区了吗?有没有发现什么东西?”

    “辉大人,咱们有一个人应该如你所说的到了当地星球的黑夜区域中,一个小时前。”

    “人呢?”

    “……呃,一个小时没联系,我刚刚看了一下……好像被挂回灵魂圣殿了。”

    云诺星四人:“……”妈耶这是出事了?

    “没听到求援的信号,人说没就没了,咱也……呃。”易青摸了摸头皮:“摸不着头脑,一个小时就没了,初阶元始境界,看来要小心一些。”

    “你们注意‘晚上’时间,没什么事就把自己彻底隐藏起来,要让这个世界相信你人已经没了的那种级别的隐藏,唔……也可能是‘黑暗’,总之不要随随便便走进全黑的地方,小心出事。”

    辉说着把刚刚整合起来的情报给所有人扔过去:“此处虚空区域存在某种特殊的‘概念与规则’,会让混沌士兵‘蜂拥而至’,寻找线索的时候切记别闹出太大的情况来了,顺便,找个人去看看那个倒霉鬼探查的地方是什么情况,是连人带球不见了,还是就人不见了。”

    “谨遵神命。”

    辉在额头抹了把汗,一偏头忽的就在枫的肩上拍了一巴掌:“瞧瞧、瞧瞧,一眨眼没了一个人,你刚要往那地儿扔出一团起源能量,这会儿指不定要发生什么级别的事情呢。”

    “呃,这个我……”云诺星捏了把汗,他也没想到会出这档子事,能把一尊初阶元始给秒了可需要相当强的战斗力,他与辉想要做到除非一见面就把全力攒了十几分钟的大给摁在他脸上,要按照这种来算,要么是混沌士兵里有媲美中阶元始的,或者拥有好几百个初阶元始顶峰的把他围殴了,又或者,是那尊混沌概念体出来梦游刚好把人给拍扁了。

    无论怎么说,这处虚空地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安全,那毕竟还是混沌概念体的领域。

    闹腾了一晚上收获了一脑袋惊吓的消息,四人刚回到女孩的住所里,都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只感觉哪哪都一头雾水,刚开始啥也不知道的时候还是迷迷糊糊,这会儿知道了很多,那就是一头掉进海里了,上下左右都是水——脑子进水了。

    “头疼,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调查。”辉头疼的敲了敲脑袋,一开始只是寻找一个被静止了两个纪元的世界集团遗民的痕迹,没想到跑到了一个如此复杂的地方。

    云诺星看了看他,目光望向窗外,略感有些无聊……唔,其实不是无聊,是有点烦躁,起源能量略有点不安分,让他也跟着有点烦躁起来,不过这会儿他可不敢让它们肆无忌惮的乱来,他现在还没有任何准备,如果真惹出一尊混沌概念体,拼尽全力下也只能让他们毫无意外的挂回灵魂圣殿而已。

    真是久违的感觉,已经有五个纪元没有过这种感觉了,不知道是因为此次处于混沌概念体的领域中,还是说,这里面留存有与起源天神有关的破事。二者无论是哪个都让他感觉到郁闷,从头郁闷到脚。

    在他郁闷着在心里叹息,想和“小天使”谈谈那股烦躁怎么压下去的时候,一声轻微的能量动静忽然从二楼的位置传下来,让他们四人都竖起了耳朵,同时对视一眼。

    辉伸手小心翼翼的指着上方,比划着指了指门口,云诺星与司雨她们都点了点头,一行四人小心翼翼的隐匿着身形,朝着二楼的方向挪去。

    二楼的面积与一楼差不多:书房、卧室、阁楼,还有传说中二楼上锁的房间,看着就很让人好奇……呃,看来高位生命果然是高位生命,再怎么奇怪,房子也会比普通生命的房子要大,大概这是高位生命刻在灵魂里的共识,弄啥都要大。

    微弱的能量动静不是从卧室里传来的,是旁边一些的位置,听上去好像是能量爆裂的声音,他们这会儿还监控着动静,女孩还在沉睡中,爆裂的能量没有影响到她。

    “声音是哪里来的?”

    “二楼的……”司雨比划了一下方位,一伸手指向最里面:“角落!”

    “呃……”辉愣了一下,看向最里面那间上锁的房间,随后看向卧室的地方,留下一道能量用以警惕,一块走到最里面:“走,过去看看。”

    一个普通的房门,不过有能量封印的痕迹留在门上,走近了才能清楚感觉这里有封印存在,辉伸手在门前晃了晃:“枫,把能量封印的形式记下来。”

    “记好了,打开吧。”云诺星点头,顺便在这里张开一层能量封锁隔绝动静。

    辉哦了一声,二话不说一巴掌就把人家的门和门框给卸了下来。

    云诺星:“……我让你把封印开了没让你砸别人家的门!”

    “呃这……我没想到这么不结实……”辉干笑着把门框放在旁边,探头探脑看向内部,然后惊叫了一声:“哇,这有点意思。”

    “唔,确实有点意思。”云诺星点点头:“就好像,残留的美好愿望见不得光只能将其小心翼翼的藏起来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