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驻马太行侧 > 第二十章 留点什么(上)(急求票)
    南京,领袖官邸。

    天色早已经黑了,蒋夫人走进书房的时候,发现里面的灯根本没开。

    蒋校长就静静地坐在书桌后面,看样子似乎是在思考什么深奥的问题,看到蒋夫人进来,蒋校长立刻又不厌其烦地问道:“夫人,你说他什么要拒绝呢?他为什么要拒绝呢?不明白,我是怎么也想不明白哪。”

    蒋夫人默然,蒋校长这话虽然没头没脑,可她却知道他的意思。

    这两天来,蒋校长已经问她同样的问题不下十几次了,可她无法给他答案,国府侍从室、国府行政院,还有国府总参谋部的高官们也同样无法给出答案,谁也不知道岳维汉和宝山营为什么会拒绝撤退,也许真如岳维汉在“诀别讲话”中所说的那样,身为军人,缴械撤退是一种耻辱吧,所以他们宁可战死。

    “唉。”蒋校长忽然又长长叹息了声,道,“要是能回来就好了,唉……”

    蒋校长的语气里包含着难以言喻的遗憾之意,如果岳维汉能够回来,又何止是前途无量?像岳维汉这样敢打敢拼,敢死敢战的将领,又极富战略战术,又是黄埔出身,又是奉化藉,毫无疑问,将来一定会成为国军将星群落中最耀眼的那颗!

    蒋夫人心里也同样充满了遗憾,再没有人能比她更了解蒋校长了,岳维汉和宝山营这次怕是在劫难逃了,这件事势必会让蒋校长抱憾终身,自从嫁给蒋校长之后,蒋夫人还从未见他如此看重过哪个国军将领。

    不过,蒋夫人同样清楚,蒋校长仅仅只是感到遗憾而已。

    身为党国的领袖,蒋校长绝不会因为对某个将领的欣赏就误判国际国内形势,在眼下这个节骨眼上,蒋校长根本不可能给予宝山营公开的支持,更不可能向租界当局施压,迫使租界当局改变决定对宝山营放行。

    跟整个党国的命运安危相比,岳维汉的生死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

    上海法租界,杜公馆。

    一个身材瘦削,面容清矍,留着板寸头的精悍男子正靠躺在摇椅上沉思,该男子身后还站着十几个黑衣短打的精壮汉子,领头的两个彪形大汉的腰间甚至还各自插着两把净面匣子,这瘦削男子不是别人,赫然就是上海滩赫赫有名的青帮大佬——杜月笙。

    杜月笙面前的小茶几上摆放着一份申报,这是今天下午刚刚加印的号外。

    “师傅!”一个彪形大汉忽然懊恼地道,“看着国军弟兄们在四行仓库跟小日本拼杀,我们却只能呆在这里干瞪眼,想想心里真不是个滋味啊。”

    另一个彪形大汉也道:“是啊师傅,我们是不是该干点啥?”

    “嗯!”杜月笙微眯的眼睛里忽然间掠过两道骇人的精芒,猛然起身道,“大熊、小虎,你们两个马上去市面上收购香烟、毛巾、还有洋酒等慰问品,越多越好!另外,尽可能地搞些弹药,我们想办法给对面的国军弟兄送过去。”

    刚才说话的大汉道:“师傅,香烟毛巾和洋酒啥的好办,多支应些银元就能把守桥的洋鬼子糊弄过去,可弹药怕是不行啊,英国佬卡的可严。”

    “哼,狼有狼道,蛇有蛇踪!天下大路万千路,英国佬还能把所有的路子都堵死不成?”杜月笙冷然道,“你们只管去筹集,不管是用得上的还是用不上的,反正是多多益善,至于怎么运过河对岸去,我自会想办法。”

    “是!”

    “是!”

    两名彪形大汉答应一声,各自带着一彪人马走了。

    目送手下的身影远去,杜月笙忽又转头望向闸北方向,悠然说道:“岳营长,还有宝山营的国军弟兄们,杜某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

    公共租界,八路军驻沪办事处。

    昏暗的灯光下,七八个人正围着两张八仙桌拼成的长条桌在开会,主持会议的是八路军驻沪办事处主任兼上海党支部书记杨绍成。

    杨绍成以柔和的目光扫了扫在座的党员,说道:“同志们,宝山营在四行仓库的英勇抗战极大地鼓舞了全国军民的信心和士气,我们理应支持,再说现在是国共合作时期,我们不应再局限于以前的政见,而应该尽可能地给宝山营提供支援,我们不仅要向宝山营输送急需的弹药、药品和食品,还要尽可能地动员进步青年去充实宝山营。”

    坐在杨绍成左首的中年男子道:“宝山营公然违背了蒋委员长的电令,甚至连宋子文出面劝说都没有结果,国民政府只怕是不可能给予他们任何支援了,值此民族危难之际,我们八路军驻沪办事处的确不能坐视不顾,我完全支持杨书记的意见。”

    其余的党员也纷纷表态支持,杨绍成当即点头道:“好,既然同志们都没有异议,那么这决议就算是形成了,今后同志们定要尽全力去完成这项决议,现在我们再来讨论一下具体的分工……”

    坐在右首的一名青年党员忽然举手问道:“杨书记,问题是就算我们筹集了药品、弹药以及兵员,可怎么把这些人员物资输送进苏州河对岸的四行仓库呢?别说守卫新垃圾桥的英军不肯放行,苏州河上的日军炮艇也肯定会拦截的。”

    “哦,这个不是问题。”杨绍成微笑道,“我已经和青帮大佬杜月笙先生联系上了,他们那边也会有一批物资运输过去,到时候我们把筹集到的物资和后备兵员交给他们就是了,他们会想办法疏通关节。”

    那青年党员道:“既然是这样,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会议旋即讨论了具体分工,直到最后左首的中年男子才问道:“老杨,你的分工呢?”

    杨绍成笑了笑,又摘下眼镜慢条斯理地擦了擦,这才从容说道:“我将以摄影师的名义进入四行仓库,给宝山营的国军弟兄们留影并录音,当然,我此行最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说服岳维汉,让他率领宝山营退入公共租界,然后在组织的掩护下分头撤离上海。”

    “不行,这太危险了。”

    “是啊,杨书记,你不能去。”

    话音方落,绝大多数党员都纷纷表示反对。

    杨绍成摆了摆手,神情凝重地道:“同志们,值此国家危难之时,民族存亡之秋,我们又哪里还顾得上个人安危?好了,都不用说了,上级组织也已经批准了我的请求,在我离开之后,驻沪办事处和党支部的工作将由老陈主持。”

    见众人没有异议,杨绍成宣布散会。

    众人纷纷离去,刚刚入党不久的赵欣怡却留了下来。

    “赵欣怡同志?”杨绍成道,“你还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谈吗?”

    赵欣怡道:“是这样,杨书记,我有个大学同学在宝山营当机要秘书,前几天她向我发来密电,要求我给她定做两百多套鬼子军装,说是有急用,现在这批军装已经做好,我想拜托杨书记交给杜月笙先生一并带过河去。”

    “行,没问题。”杨绍成道,“今天晚上,你就派人把军装送到办事处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