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驻马太行侧 > 第70章 奇迹
    第70章 奇迹

    安田大佐的军令最终没能及时传达下去,已经完全展开并向前极速冲锋的六个步兵大队很快就和宝山团最后剩下的七百多残兵短兵相接了,而从西北、正北、东北方向撵过来的几支中国武装很快也顶到日军的屁股上了。

    这时候,就算安田大佐的军令传达下去也没什么用了。

    这时候,小鬼子过硬的军事素养反而帮了倒忙,共产党游击队、各地保安队、民团以及土匪的大刀长矛已经戳到他们的腚眼了,他们都还在拼命向前冲锋,在没有接到新的命令之前,他们就只能一直向前进攻、进攻、再进攻,直到将宝山团打垮!

    不过,岳维汉当然不会让小鬼子如愿,他让宝山团的七百多残兵在三座主碉堡之间摆开了一个密集的环形阵,只有最外围的两百余人与小鬼子短兵相接,体力不支了还可以退入阵内略做休息,换别的体力充沛的官兵上前拼刺。

    顿时间,宝山团的七百多残兵就成了一只浑身长满尖刺的大刺猬。

    呼喇喇涌上来的鬼子兵却是波浪式的冲锋队形,冲到宝山团阵前了鬼子兵们才发现,他们一个人居然要面对至少三五把明晃晃的大片刀,两侧还不时有锋利的刺刀抽冷子扎过来,一不留神就能把他们扎个透心凉。

    这家伙,小鬼子根本就发挥不了人多势众的优势,反而吃了大亏!

    连岳维汉自己也没有想到,冷兵器时代的环形阵法放在现代战争的战场上,居然还能发挥这么大的效用!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招也只对日军老牌师团的老鬼子管用。

    只有纪律严明,训练有素的老鬼子才会严格遵照步兵操典的条令,在拼刺前退出枪膛里的子弹,机枪也不会参与白刃拼刺,换成国军或者共产党的游击队,才不管这些,你这么多人聚集在一块,人家抱起机关枪一梭子打过来,不死个十个八个算你运气好。

    不到片刻功夫,游击队、保安队、民团还有土匪就忽喇喇地涌进了战团,这几支武装的人员素质虽然是良莠不齐,有悍匪,有农民,有常年挣扎在死亡线上的游击队员,更有抽大烟的保安团丁,但他们人多啊,全加一块少说也有两三万人!

    反观国崎支队,经过将近半个月的激战,现在也只剩下四千多残兵败将了。

    华中方面军司令部虽然已经调来了整整一个联队的补充兵,但这三千多后备役兵员以及大量的辎重还远在百里之外的和县呢,至少天黑之前不可能赶到这里,单凭三千多精疲力竭的鬼子兵,显然是不可能打赢这场乱仗了。

    如果两军摆开来打阵地战,国崎支队凭借火力优势,还可以很轻松地消灭赶来增援的这些杂牌武装,可这会国崎支队的士兵都已经退出子弹要和宝山团的残兵拼刺刀了,这些杂牌武装却突然杀出来了,这些中国人可真会挑时候!

    四千多鬼子残兵很快就被潮水般涌过来的中国人淹没了。

    说起来,这多半也算是近代战争史上的奇观了,自从机枪问世以后,诸如这样的冷兵器时代的战争场面基本上就已经灭绝了,可是今天,这样的场面却在江浦战场重现了,而且居然一举重创了日军精锐国崎支队!

    ……

    江浦镇,国崎登少将终于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晃了晃依然有些犯晕的脑袋,国崎登醒来后的第一句话就是:“八嘎,马上把镇子里的支那人抓起来,统统死啦死啦滴……”

    话音未落,山崩海啸般的杀伐声就已经送入了国崎登的耳孔。

    “总攻已经开始了吗?”国崎登皱了皱眉头,赶紧举起了手里的望远镜,一看之下顿时脸色大变,回头一把就扯住了加藤少尉的衣襟,气急败坏地道,“八嘎,哪来这么多支那人?这些该死的支那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为什么不向我报告!?”

    “将军阁下,你一直昏迷不醒,我无法向您报告。”加藤少尉惨然。

    “那你可以报告安田君!”国崎登越发大怒道,“为什么不报告安田君!?”

    加藤少尉急得脸都绿了,惶然道:“将军阁下,我已经报告给安田大佐了。”

    “什么?已经报告了?”国崎登的脸肌顿时开始剧烈地抽搐起来,旋即松开了加藤少尉的衣襟,怒不可遏地道,“八嘎牙鲁,安田九这个笨蛋,蠢货!他为什么不中止总攻,为什么不分兵阻击?”

    骂声未落,加藤少尉忽然大叫起来:“将军阁下,支那人杀过来了!”

    国崎登急回头看时,果然看到前方战场上的支那人已经像决了堤的潮水,向着江浦镇冲杀了过来,而阵地上,也再看不到一个站着的皇军士兵了,显然,在刚才的这场大规模的乱仗中,他的国崎支队主力已经全军覆没了!

    “八嘎牙鲁!”国崎登的脸上顿时失去了所有的血色。

    不过很快,国崎登就又恢复了冷静,旋即提着军刀冲向了司令部旁边的野战医院!

    ……

    上海日租界,日军华中方面军司令部。

    参谋长冢田攻少将急匆匆地进了松井石根的办公室,又猛然收脚立正道:“大将阁下,前进指挥部发来急电,大日本皇军已经肃清所有顽抗之支那残敌,支那人的首都南京,已经被我们攻占了!”

    松井石根点了点头,脸上却是毫无喜色。

    区区一个南京城,十几万中国的残兵败将,却打了足足半个多月才打下来,这让素有攻坚专家美称的松井石根颇感脸上无光,最重要的是,为了攻占南京,参战的各野战师团都是损失惨重,伤亡人数只怕不会比中国人少呀。

    沉默了片刻,松井石根又道:“各师团伤亡如何?”

    冢田攻少将的神情立刻变得无比沉重,道:“参战各师团大多伤亡惨重,除了第18师团、第13师团以及第6师团伤亡略小以外,其余六个师团皆已伤亡过半,不经过三到五个月的休整,只怕是很难恢复战斗力了。”

    “六个师团伤亡过半?”松井石根也不由得倒吸了口冷气,“近十万人!?”

    “哈依。”冢田攻猛然低头,神情黯淡地道,“而且,阵亡将士就高达六万余人!”

    “你说什么?”松井石根闻言猛然站起身来,神情凛然地道,“阵亡六万余人?”

    “哈依。”冢田攻再次低头,语气凝重地道,“南京城的巷战打的真是太惨烈了,守卫南京的支那军队完全就是一群急红了眼的亡命之徒,他们动不动就拉响手榴弹与皇军勇士同归于尽,皇军士兵只要有超过三人聚集在一块,对面的支那士兵就立刻会抱着炸药包冲过来……这些支那人都疯了,死亡对于他们来说,反倒成了一种解脱!”

    松井石根默然,六万人阵亡,这绝对是他没有预料到的可怕数字!

    此前的淞沪会战,华中方面军击溃了当面七十几个中国师,也仅仅只是伤亡了五万余人而已,其中阵亡者更是只有不到两万人,而小小一个南京城,十几万中国军队居然就给华中方面军造成了十万人的伤亡,其中阵亡数字就高达六万!

    这样的南京保卫战不要多,再来个几次,大日本帝国的现役老兵就将大部耗尽,大日本皇军就将彻底丧失全面进攻的能力了!

    “国崎支队呢?”松井石根终于又想到了国崎支队,厉声道,“国崎登这个笨蛋究竟在干什么?江浦镇就只有一个支那溃兵团,三千多人,他一个机械化精锐旅团打了将近半个月居然都无法歼灭,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一刻,松井石根将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到了国崎登头上!

    本来也是,如果国崎支队能够迅速歼灭中国人心目中的英雄部队——宝山团,则南京城内的中国军队很可能就会丧失抵抗意志,至少中国军队的高级将领绝对会丧失抵抗信心,这样的话,残酷的南京巷战是有机会避免的。

    松井石根话音方落,上海派谴军参谋长饭沼守少将神情凝重地走了进来,道:“大将阁下,刚刚接到国崎登少将的诀别电文!”

    松井石根猛然回头,死死地盯着饭沼守,凛然道:“你说什么?”

    饭沼守猛然收脚立正,低头应道:“大将阁下,国崎登少将刚刚发来诀别电文,国崎支队已经在江浦战场集体玉碎了!”

    “这不可能。”旁边的冢田攻少将难以置信地大叫起来,“这绝不可能!”

    松井石根也同样不敢相信,国崎支队可是大日本皇军精锐中的精锐,而且拥有足足一个混成旅团近万人的兵力,而对面的中国军队不过只有一个宝山团,无论是兵力还是火力,国崎支队都占据绝对的优势,岳维汉再厉害,还真能翻了天不成?

    饭沼守少将无言以对,他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这的确是真的!

    国崎登少将的确已经切腹自尽了,作为一名帝国武士,他不可能拿自己的名誉来开玩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