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驻马太行侧 > 第92章 血战腾县
    第92章 血战腾县

    徐州,第五战区长官部。

    李宗忍和白崇起一夜未睡,两人正在焦躁不安地等待前方的消息。

    李宗忍忧心冲冲地道:“健生,命令第22集团军反攻腾县,以及庞炳勋反攻临沂是不是太冒险了?如果攻击不顺,日军再趁势反击,这两支部队就悬了。”

    “就怕日军不反击。”白崇起道,“日军要是反击,那就好办了。”

    李宗忍微微色变道:“健生,你这是……”

    白崇起阴沉着脸道:“德公,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哪。”

    李宗忍默然,白崇起的话无疑是有道理的,如果徐州会战能够一举全歼日军第5、第10两大精锐师团,那么就算第22集团军和庞炳勋军团全部拼光了又有何妨?说到底,川军和西北军都只是国军战斗序列中的杂牌,李宗忍不会在乎,蒋委员长更不会在乎。

    “报告!”忽有通讯参谋入内禀报,“总座,第22集团军从腾县发来急电!”

    李宗忍头也不回地道:“念。”

    通讯参谋当即展开电报念道:“战区长官部:我部122师于昨夜十二时进至腾县,旋开始攻城,激战至今日凌晨二时,敌不支败退,今122师已经控制全城,并构筑工事准备迎击敌之反攻,职部邓锡候,民国27年1月14日。”

    “什么?”李宗忍愕然道,“一个师就夺回了腾县?”

    话音未落,又有通讯参谋入内禀报道:“总座,第3军团急电!”

    李宗忍道:“念。”

    通讯参谋道:“战区长官部:我部39师主力及补充团于昨夜十时逆袭临沂,激战两小时乃重占临沂,歼灭日寇两个步兵中队三百余人,今,日寇残部已败退莒县,我部正继续向莒县方向追击,职部庞炳勋,民国27年1月14日。”

    “啊?庞炳勋军团也夺回了临沂?小鬼子这是怎么了?”

    听这这两封电报,李宗忍狐疑不已,白崇起的冷汗却是刷的下来了,心有余悸地向李宗忍道:“德公,好险哪!我就说嘛,以坂垣这个老鬼子的骄狂,又怎么可能主动缩回去,原来进击腾县及临沂的仅仅只是他们的小股部队!”

    “小股部队?”李宗忍狐疑地道,“可邓锡候和庞炳勋昨天还打来电报说,日军的炮火非常猛烈,攻势极其凌利哪!”

    “他们的话不可信。”白崇起摆了摆手,道,“邓锡候什么人?庞炳勋又是什么人?不过是两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小军阀而已,在他们眼里,十几门迫击炮就已经是很强大的炮火了,日军两三个步兵中队的冲锋就已经是排山倒海了。”

    ……

    泰安,日军第10师团司令部。

    参谋长提不夹贵大佐大步走进司令部,猛然收脚立正道:“将军阁下,第33旅团从邹城发来急电,腾县昨天夜里遭到支那军突袭,城内的两个守备中队全体玉碎,另外,第5师团坂垣阁下刚刚也发来通报,临沂也被支那人夺回去了。”

    “哦?”矶谷廉介神情微动,道,“支那人居然反攻了?”

    提不夹贵重重点头道:“是的,而且支那人的反击攻势极为犀利。”

    矶谷廉介沉吟道:“支那人为什么会突然弃守腾县以及临沂这两座军事重镇?弃守之后又为什么要反击?很是让人费解啊。”

    提不夹贵摇头道:“是啊,支那人的行动的确很可疑。”

    矶谷廉介脸上却忽然露出了一丝微笑,道:“不过,我却似乎猜到了事情的原委。”

    提不夹贵恭声道:“将军阁下曾在支那游历多年,对支那人的思维习惯了如指掌,又与诸多支那高官均有交往,能猜到原委那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矶谷廉介摆了摆手,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是支那军内部派系斗争的结果。”

    “派系斗争?”提不夹贵非常配合地问道,“支那军内部有很多派系吗?”

    “当然。”矶谷廉介道,“支那军内部的派系非常之多,先有奉系、直系、皖系,后来又有东北军、西北军、桂军、滇军、川军、粤军,以及国府领袖蒋领导下的中央军,这些军队互不隶属,并且常常互相攻击,积怨极深哪。”

    “我明白了。”提不夹贵大佐道,“昨天白天腾县及临沂的支那军之所以不战而退,是因为所属派系的军阀想保存实力,而昨天晚上支那军之所以突然反攻,却是因为支那各派系之间的争斗有了结果或者说是暂时达成了妥胁。”

    “哟西。”矶谷廉介欣然道,“你非常聪明。”

    提不夹贵大佐道:“将军阁下,那么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矶谷廉介微笑道:“大日本皇军已经整装待发,而对面的支那军却还在为了各自利益互相推诿、勾心斗角,难道你不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吗?”说罢,矶谷廉介的表情及语气顿时变得严肃起来,道,“命令濑谷旅团及野炮联队立即向腾县发起攻击,濑武旅团及骑兵联队立即从曲阜前出邹城,保护濑谷旅团侧后。”

    “哈依。”提不夹贵大佐猛然低头,旋即领命而去。

    ……

    徐州,第五战区长官部作战室。

    李宗忍道:“健生,你觉得这次日军会大举出击吗?”

    “肯定会!”白崇起斩钉截铁地道,“这次坂垣和矶谷这两个老鬼子要是还能沉得住气,那我们就是输了徐州会战也不冤。”

    李宗忍道:“那是不是让邓锡候和庞炳勋再撤回来?”

    “不行。”白崇起摇了摇头,冷然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日军第10、第5师团的主力只怕已经向腾县及临沂发起反击了,这时候下令让邓锡候及庞炳勋撤退,第22集团军及第3军团立刻就会放羊,那还不如让他们死守腾县及临沂,也好耗耗日军的锐气。”

    李宗忍默然,死守腾县及临沂,基本上就是让22集团军以及第3军团去送死,22集团军虽然兵力不少,可装备低劣、弹药奇缺,第3军团名义上是个军团,可实际上却只有四个团的兵力,他们又怎么可能拼得过日军最精锐的两大野战师团?

    但是,站在整个徐州会战的立场,白崇起的建议无疑是正确的。

    如果22集团军和第3军团能够死守腾县及临沂,则不仅能够极大地消耗日军两大精锐师团的锐气,更能提前消耗日军的弹药储备,这样等到整个徐州会战打响时,国军主力围歼日军两大主力师团的困难将会小得多。

    犹豫了半晌,李宗忍终究还是没有下达撤退的命令。

    ……

    腾县。

    正如白崇起所估计的那样,日军第33旅团也就是濑谷支队(所谓支队,其实就是步兵旅团加炮兵联队混编成的独立作战单位),已经赶到了腾县城下,从邹城到腾县不过七十多里,濑谷启旅团又是机械化旅团,不到两小时就赶到了。

    日军华北方面军直属航空队也派出六架轰炸机前来助战,对腾县城内的国军阵地反复俯冲轰炸,甚至还扔下了好几十枚白磷弹,腾县城内顿时就燃起了冲天大火,吞吐的火焰卷起足有几十米高,浓烈的黑烟扶摇直上,百里开外都清晰可见。

    飞机的轰炸刚刚结束,野炮第10联队的炮击马上又开始了。

    足足两个大队24门75野炮以及12门105野炮未及构筑起炮兵阵地,就在公路沿线一字排开,对着腾县以及城外的国军阵地就是连续数轮狂轰滥炸,122师摆在腾县城外的两个团还未接战就已经被炸得支离破碎了。

    仓促之间构筑的野战工事又怎么可能抗住105口径榴弹的轰炸?

    等到日军炮击结束,122师师长王铭章将军紧急下令城外的两个团退回城内时,那两个团已经只剩不到两千人了,伤亡率竟高达六成,留在城内的那个团也是伤亡惨重,日军的攻击还未正式开始,驻守腾县的122师就已经伤亡过半了。

    不等122师官兵喘口气,日军就出动了两个步兵中队,在四辆坦克的引导下向着腾县北门两侧被炸开的城垣缺口气势汹汹地扑了过来,122师官兵凭借落后的汉阳造步枪以及少量国造手榴弹,与日寇展开了殊死博杀。

    川军将士的装备虽然低劣,可他们绝不畏敌怯战。

    激战至下午,两个城垣缺口反复易手,横尸相枕,骄横的日军第10师团愣是没能从川军122师身上占到半点便宜,甚至连参与攻击的九五式坦克也让川军将士炸毁了两辆,川军122师虽然没有战防炮,可他们有抱着手榴弹往前冲的人弹!

    日军第33旅团旅团长濑谷启少将恼羞成怒,当即请求方面军直属航空队战术支援。

    日军华北方面军直属航空兵团德川好敏中将当即派出十二架轰炸机,携带大量白磷弹以及糜烂性芥子毒气弹,飞临腾县上空进行第二轮空袭,腾县顿时成了燃烧的人间地狱,待日军的轰炸机飞走之后,腾县城内甚至再找不出一片完整的瓦砾了。

    濑谷支队遂即派出两个步兵中队全副武装、佩带防毒面具突入城区。

    很快,城垣内就响起了激烈的枪声,间或还有手榴弹的爆炸声,川军122师的残部仍未放弃抵抗,他们凭借断垣残壁以及少量步枪子弹,仍在殊死抵抗,激战至傍晚,濑谷启少将眼看无望肃清城内残敌,不得不下令部队暂时撤出城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