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驻马太行侧 > 第123章 敢死营
    第123章 敢死营

    “长官!”那东北兵道,“弟兄们罪不至死!”

    “罪不至死?”岳维汉杀气腾腾地道,“你们强抢强夺,与民争食,还奸淫妇女?居然还敢说自己罪不至死!?”

    “长官,奸淫妇女的确该死!”那东北兵说着回头扫了那十九个已经倒在血泊中的犯人一眼,道,“可奸淫妇女的这些个人渣已经被执刑了,但我和剩下的弟兄只不过是抢了口吃的,这难道也要枪决吗?”

    “当然要枪决!”岳维汉道,“老百姓出饷出粮养着你们,供着你们,你们不去保护他们却还要反过来抢他们嘴里的食,如此行径与禽兽何异?不,简直连禽兽都不如,就凭这样的卑劣行径,难道还不该枪毙吗?”

    “粮饷!?说的好听!”东北兵惨然道,“你们中央军是站着说话不腰痛!”

    “不错,你们中央军的确是粮饷充足,尤其是你们宝山旅,每个月四块五毛的军饷都能足额拿到,你岳旅长也够意思,从不克扣贪墨手下弟兄的军饷,可我们东北军不能比啊,我们东北军自打入关起,已经八年没拿过军饷了!”

    “这次好不容易打了大胜仗,原以为能捞点赏钱了,可结果呢?”

    “结果赏钱全他娘的让上峰给扣了,弟兄们拿到手的就只有一张白条啊,不信你们可以翻我的口袋,白条就在我上衣口袋里装着呢!”

    楚中天当即上前翻找那东北兵的口袋,果然找到了一张白纸,打开一看,上面果然写着“暂欠奖金两元”字样,底下还有东北军57军军需供给部的红戳,楚中天赶紧收好白条装回那东北军的上衣口袋,又回头向岳维汉点了点头。

    岳维汉的眉头顿时就蹙紧了,他还真没想到东北军的境况竟如此之惨。

    那东北军惨然笑笑,悲声又道:“岳长官,我们东北军就打仗的时候才能每天吃到两顿干的,平时就只能吃两顿稀的,那面糊糊稀的,都能照出人影了,我们饿急了就只能喝凉水充饥啊,再不出来抢口吃的,弟兄们都快饿死了,还怎么上战场,怎么打鬼子?”

    “长官你看那边。”东北军说着又手指着那群犯人道,“那边有不少人是川军第27集团军的,他们比我们东北军还惨,我们东北军好歹每天还有两顿面糊,虽然稀得能照出人影,可好歹也有个念想,可他们川军干脆连面糊都没得吃了!”

    说罢,那东北军又猛然转身,面向长街两侧徐州面姓噗的跑下,惨然嘶吼道:“老乡们,我知道抢你们的食不应该,可我们真是没办法呀,弟兄们再不抢口吃的,就该活活饿死了,还怎么上战场,怎么打鬼子呀?”

    长街两侧的徐州百姓顿时鸦雀无声。

    不少年纪大的甚至已经开始流下了眼泪,人群中忽然有人高喊道:“长官,饶了这些老总吧,他们这也是没法子呀。”

    “是啊长官,饶了他们吧。”

    “长官,你就放了他们吧?”

    “抢粮食的事,就这样算了吧?”

    顿时间,长街两侧的百姓们就开始鼓噪起来,有些甚至都跪下来给岳维汉叩头了,很快就有个花白胡子的乡绅被百姓们公推出来,上前跟岳维汉交涉来了:“岳长官,乡亲们都认为这些个将士罪不至死,还是留着他们的有用之身,上战场杀鬼子吧。”

    “好!”岳维汉点了点头,转头朗声道,“既然徐州百姓都替你们求情,我就暂且饶了你们这回,不过,你们毕竟触犯了军法,虽情有可愿,却必须予以惩罚,我暂且将你们编入宝山旅,番号为‘敢死营’,视你们在战场上的表现再定生死!”

    “多谢旅座!”那东北兵厉声道,“只要有口吃的,弟兄们杀鬼子绝不含糊!”

    “好,我会记住你这句话。”岳维汉沉声道,“你叫什么名字?在原部队什么职务?”

    “李青龙。”那东北军昂然道,“东北军57军111师662团3营营长。”

    “好,李青龙,我现在就任命你为宝山旅敢死营营长!”岳维汉大步走下高台,亲自替李青龙松了绑,又道,“你就带着这五百多该死而未死的兵,在战场上给我好好杀鬼子,用你们自己的表现来洗刷你们身上背负的耻辱!”

    “是!”李青龙啪地立正,敬礼道,“敢死营绝不给旅座丢脸!”

    岳维汉点点头,又回头向参谋长刘毅道:“参谋长,奖金已经发下来了吗?”

    刘毅忙道:“昨天就已经发下来了,现在估计都已经下发到各营、各连了吧?”

    “好。”岳维汉点了点头,向楚中天道,“中天,你马上去供给处,把我的那五千块大洋提出来,给27集团军杨司令送过去。”

    岳维汉很清楚,第五战区缺粮缺饷是普遍现象。

    六十几个师将近百万兵官的吃饭问题,他岳维汉是无论如何也顾不过来的。

    但川军第27集团军的人情却不能不还,韩庄之战宝山旅之所以能够全歼矶谷师团两个残兵旅团,一大半要归功于杨森的第27集团军,在宝山旅之前,川军第27集团军几乎是在用人命往里面填,生生用人命趟出了一条血路啊!

    ……

    徐州近郊,第27集团军司令部。

    副官匆匆进了司令部,向杨森道:“司令,岳维汉这小子扣了我们133师几十个弟兄,这会已经押到东门菜市口,眼看着就要枪毙了!”

    “这事我知道。”杨森冷然道,“是我们自己理亏在先,怨不得人家,这点气节我们川人还是有的,宁可饿死也绝不能去抢老百姓嘴里的食,哪个龟儿子去抢,就是跟我杨森过不去,就算岳维汉不枪毙他,老子也要毙了他!”

    说此一顿,杨森又向副官森然说道:“不过,我听说去抢劫的那几十个弟兄已经断顿好几天了,这事好生蹊跷,你马上去查一哈,看是哪个龟儿子克扣了奖金,查出来老子非砍了他脑壳,这都是弟兄们的救命钱,居然也敢贪墨!”

    “是。”副官道,“我马上去查,查出来一定严惩。”

    旋即副官转身就走,可不到片刻功夫却又转回来了。

    杨森皱眉不悦道:“你咋个又转回来了嘛?这快就查清楚了?”

    “呃,不是。”副官忙道,“司令,宝山旅的岳旅长让他的卫队给送了五千大洋过来,这会就在司令部大门外呢。”

    “啥子?”杨森猛然睁大两眼,道,“岳维汉给老子送来了五千大洋?”

    要是还在四川那会,五千大洋杨森连眼角都懒得瞟一哈,想当年他娶一房姨太太随随便便都得花费几万大洋,可这会他却是穷得叮当响了,为了民族抗战大业,他把所有的家底都赔进去了,全集团军的官兵也都快饿肚子了,岳维汉这五千大洋简直就是救命钱哪。

    副官小心翼翼地问道:“司令,这五千大洋我们收还是不收?”

    “废话,啷个不收?”杨森道,“收!不过这份情我们得记着,我们川人从来就不是知恩不报的白眼狼。”

    ……

    徐州,第五战区长官部。

    战区参谋长徐祖贻上将匆匆来到李上将跟前,道:“总座,岳维汉刚刚又把触犯军法的五百多官兵特赦了,还把他们编入了宝山旅,给了个‘敢死营’的番号,你说岳维汉这小子是不是太过份了,未经请示上峰就敢擅自扩充部队?”

    李上将默然,徐祖贻上将又道:“总座,这口子不能开啊,必须得严惩!”

    “参谋长,我说你管这些破事干什么?是不是闲得慌?”李上将冷然道,“岳维汉又没有向你多要一分钱的军饷,更没有向你多要一个营的装备,你管他干吗?他愿意扩充多少个营那是他自个的事情,你操什么闲心?”

    徐祖贻上将道:“总座,要是各师各旅都效仿宝山旅怎么办?”

    “行啊。”李上将道,“我巴不得第五战区的部队能够扩充到两百个师,只要他们有这个本事,不过丑话得说前头,不管他们的部队扩充到多大的规模,我们战区供给部还是得按原来的建制发放军需给养,而且也不准去抢!”

    徐祖贻上将闻言撇了撇嘴,不再说话了。

    李上将这话其实就是在变相的纵容岳维汉和宝山旅。

    因为按照李上将的这几个条件,也就宝山旅拥有扩充部队的资本。

    第五战区六十几个师一百多个旅,要说哪个旅最能打仗,未必就是宝山旅,但要说哪个旅最阔绰,那绝对是非宝山旅莫属!别的师旅,既便是第二军、第六师等嫡系中央军,军饷也很少足额发放,可宝山旅却从来就是全额发放,而且绝不拖欠。

    更何况这次鲁南大捷,军令部总共也就给第五战区奖了五百万元,宝山旅一个旅就分去了五十万,徐祖贻上将绝不相信岳维汉会把这五十万全部发放下去,在他看来,岳维汉少说也得扣下三十万,有了这三十万法币,扩充一个营又算得了什么?

    目送徐祖贻上将转身离去,李上将忍不住摇了摇头,别人只知道岳维汉是委座跟前的红人,只知道宝山旅又扩充了一个营,可李上将却知道岳维汉这么做绝非出于私心,他这是在未雨绸缪,为整个战区预留后路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