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驻马太行侧 > 第145章 血仍未冷
    第145章 血仍未冷

    皇藏峪,瑞云寺。

    虽然相隔十余里,可从三十里铺方向传来的巨大爆炸声仍是清晰可闻,不时有巨大的红光从东方天际闪过,霎时就照亮了半边天空,显然,敢死营跟日军野战第6重炮旅团已经干上了,听那爆炸声,敢死营多半已经得手,就是不知道还能否脱身?

    警卫营那边也是枪声大作,估计也是跟徐州方向的鬼子援军干上了。

    岳维汉摸出怀表看看时间,从打斗打响到现在已经过去整整半个小时,如果敢死营能够得手,那么此时肯定已经得手,如果不能得手,那么此时也肯定已经全军覆灭了,当下向唐大山道:“大唐,通知警卫营,立即接应敢死营。”

    “是!”唐大山猛地挺身立正,旋即转身就走。

    “等等。”岳维汉突然又道,“你告诉翰林,接应敢死营后,警卫营就不必再回徐州了,就留在城外打游击吧,你也留下,从现在开始你就是警卫营的少校营副!”

    “啊?”唐大山的脸色顿时就垮了下来,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虽说军衔晋升了,也有机会带兵打仗了,可唐大山还真有些舍不得离开岳维汉。

    “你他娘的还愣着干什么?”岳维汉冷然道,“赶紧滚蛋!”

    “是!”唐大山轰然应诺,眼眶却有些发红,旋即转身疾步离去。

    目送唐大山离去,岳维汉的心思很快又回到了敢死营身上,旁边楚中天道:“旅座,也不知道李营长他们能不能顺利脱身?”

    岳维汉默然无语,心里却是冷然。

    事实上,从一开始岳维汉心里就很清楚,敢死营此去基本上就是有去无回,凭借猛烈的突击火力,敢死营要突入日军的重炮阵地不难,因此摧毁日军的野战重炮也完全有机会,但要想在完成任务后全身而退,那就难如登天了!

    毕竟,小鬼子一个野战重炮旅团可是足有六七千人,光步兵就有两千多人!

    这可是六七千鬼子兵,而不是六七千头猪,敢死营却只有五百多人,小鬼子就是用嘴巴啃也能把敢死营啃得渣都不剩,就算花翰林的警卫营能够及时杀回,并且拼死救援,可最终能救出几个敢死营官兵,那也只有天知道。

    岳维汉也想过调集更多的兵力来偷袭。

    如果将1团、2团都调出来,在出其不意的情况下,要全歼小鬼子的野战重炮旅团并不难,难就难在歼灭鬼子的野战重炮旅团之后,1团、2团也就不可能再通过地道返回徐州城了,五六千人的大部队一旦暴露行踪,再想从容进入地道几乎就没有可能了。

    一旦两大主力团无法穿过地道返回徐州,那么仅凭剩下的3团还有两个补充团,根本就没有可能守住徐州。

    徐州一旦失守,陇海线从连云港直至商丘顿成坦途,津浦铁路更是被日军全线打通,日军之兵员物资就能通过这两大交通大动脉源源不断地进行调动输送,国军根本来不及部署到位,日军就会兵临武汉城下,武汉会战的结局也就可想而知了!

    所以,岳维汉只能狠下心,让突击力量仅次于刺刀营的敢死营上!

    老话说的好,一将功成万骨枯,这句话虽然残酷却是不争的事实。

    岳维汉不是冷血动物,更不是嗜血屠夫,敢死营五百多官兵虽然触犯了军法,可他们罪不致死,不到万不得已,岳维汉也不愿意让他们去执行必死的战斗任务,但是,如果事关全民族的生死存亡,那么岳维汉就会毫不犹豫地送他们上战场!

    同样道理,如果有必要,岳维汉也会毫不犹豫地让全旅官兵去堵抢眼,包括他自己,军人自有军人的职责,自从他们披上这身军装那天起,他们的生命就已经不再属于自己了,为了国家,为了民族,他们随时准备牺牲自己!

    说怕死,真怕死,这世上没有人不怕死。

    说不怕死,也真不怕死,这世上真有东西比生命还要珍贵。

    为了追寻这些弥足珍贵的东西,多少革命先烈前赴后继,抛头颅洒热血,牺牲了自己年青的生命?岳维汉从来就不认为自己是什么英雄,死后也绝不敢以英烈自居,却也从不否认自己是个爱国的热血青年!

    说到底,中国人的血仍未冷!

    为了祖国母亲,岳维汉愿意毫不犹豫地去死,并且绝无半句怨言,

    岳维汉相信,敢死营五百官兵的血也仍未冷,为了祖国母亲,为了民族的生存,他们也一定会慨然赴死,并且绝无半句怨言。

    ……

    三十里铺以北五里,警卫营阻击阵地。

    日军第114师团师团长末松茂治中将正铁青着脸坐在他的装甲汽车内,透过车窗,可以看到师团直属的摩步大队正向着数百米外的国军阵地展开猛烈的攻击,漆黑的夜空下,流光唆唆,溢彩纷呈,那是纷飞的弹雨!

    半个小时前,当末松茂治听说宫本少将的野战第6重炮旅团遭到中国军队偷袭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方面军直属航空队的侦察机已经搜索了徐州方圆三百里的每寸地面,特高课的特工也已经严密排查了津浦铁路沿线以及徐州附近的每个中国村镇,甚至连最偏僻的山谷都深入调查过了,最后的结论是,附近绝对没有成建制的中国军队存在。

    那么,偷袭宫本旅团的中国军队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呢?

    这一刻,末松茂治直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三十里铺小站去。

    前方的枪声突然稀了下来,很快,直属摩步大队大队长熊本少佐就气喘吁吁地跑来报告道:“将军阁下,支那军留下了一支小部队继续顽抗,主力却突然向南撤退了。”

    “什么!支那主力向南撤退了?”末松茂治闻言不喜反惊,回想刚才三十里铺方向爆起的那一团团耀眼的红光,一颗心顿时间就沉到了九幽谷底,显然,偷袭三十里铺的中国军队已经得手了,所以这边的中国军队也就没必要再阻击了。

    “八嘎牙鲁。”末松茂治恶狠狠地咒骂一句,旋即狞声喝道,“命令,摩步大队以最快的速度击溃顽抗之敌,务必咬住后撤之支那军,后续跟进的各步兵大队立即向两翼迂回,务必将这伙支那军围歼于三十里铺附近地域,绝不能走脱一个支那人!”

    “哈依!”熊本少佐猛然低头,旋即领命去了。

    ……

    三十里铺,日军重炮阵地。

    野战第6重炮旅团的百余门大口径重炮已经基本上被摧毁了,余波所及,连外围高炮阵地上的几十门高射炮也大多报废了,虽有零星重炮逃过一劫,但仅凭这几门重炮,已经不可能再对徐州城内的宝山旅构成任何威胁了。

    另外,野战第6重炮旅团的人员也遭到了重大杀伤,粗步估计,至少两千人直接战死或者死于弹药的殉爆,受伤的更是不计其数,物资损失更为惨重,毫不夸张地说,野战第6重炮旅团的家当已经基本上报销了。

    日军的急于求成终于酿成了悲剧!

    本来,日军的重炮旅团是不会单独行动的,通常都是跟随重兵集团联合行动,然而,由于华中方面军司令官畑俊六大将急于夺取徐州,遂命令野战第6重炮旅团脱离了第十军的战斗序列加紧北上,这才给了宝山旅偷袭的机会。

    宫本少将看着硝烟处处、狼藉遍地的重炮阵地,眼前顿时一阵阵地发黑!

    野战第6重炮旅团遭到重创,方面军司令部固然有指挥失误的责任,航空队和特高课也有失察的责任,但责任最大的无疑就是野战第6重炮旅团的旅团长宫本少将,即便他出身高贵,这次只怕也难逃切腹自尽的结局了。

    不过,在切腹自尽之前,宫本少将却必须砍下全部偷袭者的头颅。

    猛然回头,宫本少将的目光就死死锁定了几十步开外的十余个中国军人,那十几个中国军人大多身上带伤,而且已经陷入了日军的重围,他们的子弹也打光了,手中的大片刀也已经砍得卷了刃,可以说已经成为日军砧板上的鱼肉了。

    宫本少将原本可以直接下令击毙这十几个中国军人。

    但是,宫本少将却不愿意这么做,他要一个一个亲手砍掉这些中国军人的脑袋,以此来发泄他心中的怨愤!

    ……

    李青龙就像一头狼,凶狠地瞪着周围的鬼子兵。

    最后幸存的十八名战士在李青龙身边背靠背围成了一大圈,一个个高举着早就砍得卷了刃的大片刀,神情无比狰狞,这一刻,这些勇士心里绝无半点畏惧,更没有一丝的怨怼,他们想的很简单,那就是在临死之前再拉个鬼子垫背!

    “营座,俺先走一步了!”一个身材高大的山东兵突然纵身扑向鬼子,一边头也不回地怒吼道,“谁要是能活着回去,别忘了转告旅座,俺大牛没有给国军丢脸!”

    沙沙两声清响,两名鬼子兵的刺刀就已经刺进了山东兵的胸膛,山东兵圆睁的双眸先是一黯,旋即又变得无比明亮,下一刻,卷了刃的大片刀再次高高扬起,寒光一闪,两名鬼子兵的头颅就已经骨碌碌地滚落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