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驻马太行侧 > 第181章 影响
    第181章 影响

    抱犊崮,黄龙洞。

    傍晚时分,八路军鲁南游击支队终于返回了根据地。

    此次伏击战可以说是战果辉煌,虽说付出了相当的伤亡,两千五百多人的队伍,最终能活着回来的只有不到一千八百人,但缴获却相当丰富,计有九二式四挺,歪把子十六挺,掷弹筒十六具,三八大盖将近三百支,对于八路军来说,这绝对是大丰收了!

    得到消息的吴法宪从司令部里兴匆匆地迎了出来,上前就要跟彭明治握手。

    彭明治却转身绕开了吴法宪,然后直接就进了司令部,吴法宪愣愣地收回双手,满头雾水地问身后曹修文等人道:“这又是哪根筋搭错了?”

    曹修文回答道:“政委,我们让雁字军给打劫了。”

    “雁字军?”吴法宪皱眉道,“具体怎么回事?”

    曹修文便将黑风口伏击战原原本本地说了,唐绍宜最终补充道:“政委,我认为这次黑风口伏击战是雁字军帮了我们大忙,当时的情形,要不是雁字军突然杀出,我们的伤亡绝对还要大得多,所以分他们些战利品是应该的,这不算打劫吧?”

    “这就是打劫。”曹修文蹙眉不悦道,“绍宜,你怎能帮土匪说话呢?”

    “土匪怎么了?”唐绍宜也颇有些不高兴道,“只要他们打鬼子,就是友军。”

    “行了,你们别争了。”吴法宪摆了摆手,阻止两人继续争吵,旋即又道,“小唐,你刚才说……雁字军的师爷是你大学同学?”

    “对呀。”说起雁字军的师爷,唐绍宜立刻美目发亮,喜孜孜地道,“他叫高敬武,跟我还有修文都是大学同学,半个多月前,我们同时离开北平,只不过我跟修文去了山西,而敬武却去了徐州,不知道怎么的就成了雁字军师爷了。”

    “太好了!”吴法宪以拳击掌道,“这事有门了!”

    “政委,什么有门了?”唐绍宜好奇地道,“你说的什么呀?”

    吴法宪摆了摆手,向唐绍宜道:“小唐,从今天开始你就到敌工部工作吧,专门负责做雁字军师爷的工作,据我观察,雁字军虽然冠着匪字,可他们向来不祸害穷苦百姓,而只劫为富不仁的地主老财,我们完全有机会将他们争取到革命队伍中来!”

    “收编雁字军?”唐绍宜为难道,“政委,我恐怕无法完成任务。”

    “要相信自己。”吴法宪拍了拍唐绍宜的肩膀,道,“你一定能行!”

    ……

    太行山深处,八路军总部。

    彭老总和参谋长左,还有129师师长刘正在研讨山东局势。

    说起来,朱老总其实只是八路军名义上的总指挥,彭老总虽然名义上是副总指挥,可行使的却是总指挥的权限!

    当然,在抗战初期,八路军很少组织大规模的战役,因此所属各师、各团更多的时候都是在各自为战,总部机关所能发挥的指挥效能其实相当有限,但是,下属各师、各团若要采取大的作战行动,那是必须报请总部批准的。

    黑风口伏击战的作战计划昨天就已经报到总部,彭总也批了。

    这会,彭总、左参谋长还有刘师长讨论的就是黑风口伏击战。

    左参谋长道:“这次黑风口伏击战要是能够顺利拿下,那整个鲁南的局面就算是彻底打开了,如果还能跟国民党宝山旅达成作略上的默契,那么我鲁南支队所要面临的压力无疑就会小得多,生存和发展的空间也将大得多!”

    “哎……”彭总忽然说道,“你们说,有没有可能把宝山旅给争取过来?”

    “这个……恐怕不行吧?”左参谋长神情凝重地道,“宝山旅的旅长岳维汉可是黄埔军官生,又是蒋某人的同乡,恐怕不会投身革命,而且宝山旅名义上是个旅,可实际上却是甲种师的建制,真要争取过来,搞不好就会危及全国抗日的统一战线。”

    “不行就算了。”彭总摆了摆手,道,“只要他能顾全大局就行。”

    正说间,通讯排长拿着一纸电文走了进来,道:“报告,鲁南急电!”

    “黑风口伏击战有结果了!”彭总当下兴奋地接过电文,左参谋长也赶紧凑了过来。

    匆匆看完电文,彭总顿时拍案大喜道:“好,太好了!一战就全歼了日军半个野战摩步大队,击毙日军精锐五百余人,这可是空前的胜利哪!美中不足就是伤亡大了点,不过这点代价完全值得,既然是打仗,又哪能不死人呢?”

    左参谋长也道:“老总,赶紧向延安报捷吧?”

    自从八路军奔赴敌后战场以来,还真没打过什么大仗,平型关虽说歼灭了不少日军,可那只是日军的辎重部队,黑风口大捷的歼敌数字虽然没有平型关多,可这次歼灭的却正经是日军的野战部队,而且还是野战部队中最精锐的摩步大队!

    “报捷,赶紧报捷。”彭总兴匆匆地道,“再通电嘉奖!”

    ……

    武汉行营,蒋委员长官邸。

    蒋委员长正在给收音机调台,无意中调到新华社的频率时,却突然听到中共正在宣传什么黑风口大捷,仔细听后才知道八路军鲁南游击队在宝山旅的配合下取得了一场小规模的胜利,歼灭了日军半个摩步大队。

    听完新华社的广播,蒋委员长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蒋委员长最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宝山旅还是跟八路军搅一块了!

    当下蒋委员长就打电话将军统局局长戴笠召到了书房,问道:“雨农,你安插在宝山旅的人可有什么消息传回?”

    戴笠不安地道:“委座,并无什么特别的消息。”

    “那么中共新华社刚刚发布的捷报又是怎么回事?”蒋委员长冷然道,“宝山旅为什么会配合八路军鲁南游击队行动?”

    “委座,这应该只是一次单纯的军事行动。”戴笠苦笑道,“毕竟岳旅长现在还兼着鲁南行署主任,八路军也隶属于国民革命军的战斗序列,岳旅长有权调动八路军作战,至于新华社发布的捷报,只是中共往自己脸上贴金罢了。”

    蒋委员长这才释然,他这才回想起来,岳维汉的确还兼着鲁南行署主任,按照国民政府的行政架构,岳维汉现在的确有权调动辖区内的任何中国部队,不过,让蒋委员长感到不解的是,中共都已经在高调宣传了,为何鲁南行署却没有一点消息?

    当下蒋委员长又亲自打电话到了总参谋部,一问才知道确有此战。

    只不过,何上将和白副总长都认为此战的战果远不足以跟宝山旅此前所取得的辉煌战绩相提并论,因此并没有专门上报蒋委员长,而只是以总参谋部的名义向鲁南行署暨宝山旅发了道嘉奖令了事,蒋委员长至此才疑虑顿消。

    ……

    快天亮时,岳维汉所部神不知鬼不觉地回到了微山岛。

    刺刀营的老兵跟骑兵营、炮营的老兵相见,自然免不了一番亲热。

    至于刺刀营收编不久的六百多“伪国军”以及从枣庄伪七团里筛选下来的千余俘虏则留在了湖边的几个村里,这些降军身份复杂,里面很可能混进了日军的耳目,因此,在没有经过严密的甄别之前,绝不能让他们知道微山岛根据地的存在。

    指挥部里,刘毅兴匆匆地向岳维汉道:“旅座,昨晚八路军那边发来电报,他们也取得了黑风口伏击战的胜利,毙敌五百余人,斩获颇丰哪,不过,雁字军据说也参加了黑风口伏击战,还在关键时刻帮了八路军。”

    “雁字军?”岳维汉皱眉道,“跟八路军联合作战?”

    “具体不太清楚。”刘毅摇头道,“八路军方面也没细说。”

    “难道说……”岳维汉沉吟道,“雁字军已经投了八路?”

    “很有可能。”刘毅点头道,“否则雁字军怎么会参加黑风口伏击战?”

    “那倒未必。”岳维汉不以为然道,“雁字军出现在黑风口,很可能只是个巧合。”

    刘毅摇了摇头,转移话题道:“旅座,这次我们一举打下了枣庄县城,估计会给鲁南地区的日伪汉奸以极大的震慑,原本居中观望的乡绅则很可能会转而支持我们,我看可以通过安清道义会暗中联络鲁南名流重建各级政府机构了。”

    “重建各级政府机构是必须的。”岳维汉点点头,道,“不过不能公开。”

    “旅座,我有个不太成熟的想法。”刘毅道,“可不可以这样,对于那些作恶多端、怙恶不梭的日伪汉奸,要坚决予以清除,而那些涉恶不深并且愿意支持我们的乡绅,则不妨让他们继续以日伪保长、乡长乃至县长的名义公开活动?”

    “嗯。”岳维汉欣然点头道,“这主意好,就这么办。”

    暗中重建政府机构是必须的,否则宝山旅上哪征粮筹饷?

    但鲁南毕竟是沦陷区,而且驻扎有日军数万大军,要是让各级政府机构公开办工,恐怕没等他们开始行使职能,小鬼子的宪兵队和便衣队就已经打上门来了,因此只能让各级政府机构挂明暗两块牌子,白天是日伪政府,晚上就是国民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