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驻马太行侧 > 第183章 土匪就是土匪
    第183章 土匪就是土匪

    津浦铁路,鲁南段。

    一列日军军列正缓缓向南行驶,二号车厢里,身着少佐军装的南造云子正侧首望着窗外的景物陷入凝思,坐在南造云子对面的日军少佐忽然问道:“云子小姐,你真的确定雁之军的据点在青山泉镇附近?”

    南造云子回眸道:“确定。”

    那日军少佐顿时感到有些心旌摇荡,赶紧正了正神色,道:“依据呢?”

    南造云子摊开面前地图,向那日军少佐道:“冈村君你看,这是鲁南地区,上面的小红点是我根据最近两年雁字军的活动情况标注的,每个红点意味着雁字军的一次行动,仔细分析这些红点你以会发现,它们是呈不规则的圆形排列的。”

    “圆形?”那日军少佐一点即透,凛然道,“圆心就是雁字军的老巢?”

    “对,圆心就在青山泉镇西南数公里的位置。”南造云子点头道,“雁字军的老巢应该就在附近,其中尤以青风寨、黑木寨以及公鸡寨的嫌疑最大!”

    日军少佐道:“既然这样,何不出动军队剿灭了这几个寨子?”

    “不。”南造云子摇头道,“我们的目的不是剿灭雁字军,而是利用雁字军!”

    正说间,专列突然一个急铩车,车轮和铁轨之间顿时就发出了刺耳的摩擦声。

    旋即有少尉军官匆匆跑了过来,猛然收脚立正道:“长官,前方铁轨遭到不明武装人员破坏,无法继续前行!”

    “八嘎。”日军少佐猛然起身。

    “冈村君不必动怒。”南造云子施施然起身,道,“那是我安排的。”

    “什么?”日军少佐愕然道,“云子小姐你……”

    南造云子摆了摆手,道:“如果不破坏铁路,我们就无法改走公路,如果不改走公路又怎么可能给雁字军劫人的机会呢?”说此一顿,又娇笑道,“冈村君,现在你该知道我为什么要让你劫持这么多中国女人了吧?格格格,我也该去换衣服了。”

    ……

    公鸡寨。

    师爷在电台前坐了下来,旋即戴上耳机仔细聆听起来,一边聆听还一边在纸上写下了诸多奇奇怪怪的符号,就在师爷专心侦听电台时,一道散发着淡淡香气的倩影忽然出现在师爷身边,师爷急抬头看时,却是七当家白狐。

    “七姐?”师爷卸下耳机,道,“你怎么来了?”

    白狐嫣然笑笑,道:“你怎么不跟大伙一块喝酒呀?”

    “我酒量不大,再喝就醉了。”师爷苦笑,又手指电台道,“再说这玩意得时时监听,稍有疏忽就很可能错过重要的情报。”

    白狐好奇地道:“小白脸,这玩意真有你说的那么神?”

    “嗯。”师爷挠了挠头,道,“是这样的,不管是鬼子、国军还是八路军,他们的总部或者上级要向千里之外的下级下达命令时,就一定要借助电台,当他们在收发信号时,我这部电台也能收到,然后只要找出他们电讯信号的排列规则,我就能够把这些电讯信号转译成文字了,也就能知道他们相互之间在说什么了。”

    白狐似懂非懂地道:“小白脸,你怎么学会的这个?”

    “这个其实不难。”师爷摇头道,“我从小就对这个感兴趣。”

    白狐点点头,还想再问时,忽有小头目兴匆匆地跑了进来,道:“七当家的,师爷,三当家的回来了,大当家的让你们快去大厅。”

    “三姐回来了?”白狐闻言顿时面露喜色。

    当下师爷和白狐赶紧来到聚义大厅,只见大厅里除了那些臭哄哄的土匪头目外,还多了个身穿玉色劲装的妙龄少女,这少女的姿色相比白狐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绝对够得上祸水级的标准,尤其是身上那股子狐媚风情,定力稍差的男人看了难免会心旌摇荡。

    不过,大厅里那些个大小头目看那女子的眼神却不像看白狐时那般随意,隐隐间似乎还有着敬畏之色,这女子不是别人,赫然就是雁字军的三当家玉狐,她不仅是大当家雁山狐的嫡亲胞妹,而且还是整个雁字军里枪法最好的!

    雁山狐冲白狐和师爷点点头,道:“三妹说,青山泉镇来了一伙鬼子,兵力不多,大概三四十人,不过却押着一百多女人,都是从各地抢来的良家女子,多半是要押去前线供那些鬼子兵糟蹋的,这事我们绝不能坐视不管!”

    大厅里的大小头目顿时来了精神,这山寨里啥都不缺就是缺女人!

    “三当家的。”师爷却问玉狐道,“这群小鬼子走的是铁路,还是公路?”

    “公路。”玉狐道,“原本走的是铁路,不过铁路让八路军的游击队给炸了。”

    师爷点点头,不再多说什么了,当下雁山狐道:“弟兄们,走,去青山泉镇!”

    ……

    青山泉镇。

    一支由五辆大卡车以及四辆边三轮摩托组成的车队从镇子里浩浩荡荡地开了出来,边三轮和前后两辆卡车上坐的全是鬼子兵,中间三辆卡车上坐的却是鬼子劫来的中国女人,镇外哨卡的伪军赶紧搬开路障放行。

    车队离开镇子前行不到五里,公路上就猛然爆起一团巨大的烟尘。

    当先开路的边三轮顷刻间就被掀飞空中,车上的三名鬼子兵被当场炸死,旋即公路两侧的树林里就响起了激烈的枪声,两排枪过后,数以百计的蒙面土匪就冲杀了出来,几乎是同时,公路的南北两端也同时出现了上百骑蒙面马匪。

    在土匪的四面夹击下,四十几个小鬼子很快就死伤殆尽。

    戴着二饼头套的黑狐纵马来到第二辆卡车前,先抬头看了看车上的女人,旋即仰天大笑道:“弟兄们,把这些女人带回山寨,哈哈哈……”

    车上的女人顿时开始大呼小叫起来,显然怕极了这伙蒙面土匪。

    “慢着!”话音方落,师爷忽然策马上前道,“雁字军不抢女人!”

    “师爷,这些女人可不是我们雁字军抢来的。”黑狐道,“是鬼子抢来的。”

    “那我们就应该放了她们!”师爷厉声喝道,“要是把她们强行掳回山寨,再拿她们姿意淫乐,那我们跟小鬼子有啥区别?”

    “师爷!你管的也太多了吧?”黑狐狞声道,“大当家的和三妹都没说什么,又哪轮得到你来说三道四?再说你有七妹给你暧被窝,可兄弟们都还打着光棍呢,难道只准你个小白脸抱着女人困觉,就不准弟兄们快活?”

    “你们,你们……”师爷顿时气得不轻。

    “二哥你瞎说什么呢?”白狐也不高兴了。

    黑狐没有理会白狐,径直问雁山狐道:“大哥,你给个话吧。”

    不等雁山狐说话,师爷就赶紧道:“大当家的,咱们雁字军可是有四不抢的规矩,女人不抢,小孩不抢,老人不抢,穷人不抢!”

    “没错,我们雁字军是有这规矩。”雁山狐说此一顿,又道,“不过老二说的对,这些女人不是咱们雁字军抢来的,她们是鬼子抢来的,是我们的战利品!弟兄们,把她们统统带回山寨,再按功劳大小,把她们分了,哈哈哈……”

    “大当家的,不可!”师爷急道,“不能这样啊!”

    然而,已经没人理会师爷了,雁字军的土匪们早已经嘻笑着扑向了那三辆卡车,旋即或抱或背将那些女人弄到了各自的马背上,就在这当口,有个女人跳下卡车就跑,雁山狐当即催马疾追,其实他就已经注意到这漂亮女人了。

    倏忽之间,雁山狐已经追上了那女人,再伸手轻轻一抄就将那女人拦腰抱起,又轻轻放到了自己的马鞍前。

    “你放开我!”女人使劲挣扎。

    “不放!”雁山狐哈哈大笑道。

    “那我咬你了!”女人咬牙切齿。

    “你咬啊,上面那张嘴还是下面这张?”说着,雁山狐的右手已经伸进女人裤腰带,顺着女人光滑的小腹就探了下去,又一把攥住了女人馒头般坟起的光洁下体,女人顿时大声尖叫起来,雁山狐却笑得越发的畅快了。

    四周围观的土匪们顿时也跟着大声淫笑起来。

    师爷只能摇头叹息,土匪就是土匪啊,枉自己还想改造他们。

    白狐轻轻策马来到师爷旁边,柔声劝道:“小白脸,你也别太在意,这些女人要是放她们回去,多半还要被抢,还要被押上前线去给小鬼子糟蹋,留在我们山寨的话,至少还能有口吃的,弟兄们也不会亏待了她们。”

    师爷神情落寂,只是摇头不语。

    “小白脸,你别这样。”看到师爷闷闷不乐的样子,白狐忽然也跟着难过起来,又柔声劝道,“咱们雁字军的男人都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怎么也强过那些庄稼汉吧?这些女人能嫁入咱们公鸡寨,也算是她们的福份了。”

    “顶天立地?”师爷哂然道,“女人都抢,还敢自称顶天立地?”

    “这真是绿林道上的规矩。”白狐苦笑道,“弟兄们有权处置战利品。”

    “可她们是人,不是物品。”师爷冷然道,“你们这么做,跟鬼子有什么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