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驻马太行侧 > 第197章 骑兵对决
    第197章 骑兵对决

    济宁北郊。

    刘奉生的骑兵营就埋伏在大路两边的草丛里。

    西山军马场那边已经开打了,济宁城内的日军随时都可能赶来增援,骑兵营也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骑兵突击时可以骑马,打阻击却不行,打阻击必须下马作战,而且还得留出一个连专门照看战马,否则战马受惊跑了咋办?

    仅仅过了半小时不到,济宁城的北门就打开了!

    趴在草丛里的赵又廷突然间坐了起来,惊叫道:“营座,鬼子骑兵!”

    “嗯?”刘奉生顿时神情一动,急举起望远镜看时,果然看到一队队的鬼子骑兵从城门洞里冲了出来,鬼子骑兵的战马块头很大,而且还是一色的枣红马,估计是纯种的东洋马,骑兵营的蒙古马跟它们相比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

    顿时间,刘奉生两眼放光,小鬼子给他送战马来了!

    赵又廷也是兴奋不已,道:“营座,足有一个骑兵中队,八十多匹东洋马!”

    “太好了!”刘奉生顿时欠身坐起,又将净面匣子插回枪套里,大声道,“骑步连、骑炮连警戒,骑1连、骑2连、骑3连立即上马,跟老子去灭了狗日的鬼子骑兵,都给老子听好了,只准用马刀,谁也不许开枪,不许伤了老子的战马!”

    负责看守战马的骑3连赶紧将战马从路边的高梁地里牵了出来。

    两百多骑兵纷纷上马,旋即又以最快的速度摆开了骑兵突击阵形。

    骑兵突击时一般都会一字排开,每骑之间相隔至少两米,要是距离太近的话,在劈刺时很可能会误伤到自己人,骑兵数量较多时则会分为前后数排,每排间隔一般三十米,如果是训练有素的精锐骑兵,间隔可以略小。

    骑兵营刚刚列好突击阵形,对面的鬼子骑兵也发现了他们!

    很快,对面的鬼子骑兵也一字摆了开来,双方相隔大约八百米。

    国军没有开枪,鬼子也没有开枪,这么远的距离,除了像赵又廷这样的特级射手,别人基本上是浪费子弹!

    整个战场突然间变得死一般寂静。

    只有双方战马的沉闷的嘶叫清晰可闻,无论是国军骑兵,还是鬼子骑兵,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全神贯注,默默地等待着决死时刻的到来,令人窒息的肃杀之气顷刻间就在战场上弥漫开来,远处,骑步连、骑炮连官兵的手心也不禁沁出了冷汗。

    “呼噜噜……”

    沉闷的马嘶声中,刘奉生轻轻勒转马头,站到了骑1连队列的最左侧。

    碜人的金属磨擦声中,刘奉生缓缓抽出马刀,竖起胸前,下一刻,战场上顿时响起了连绵不绝的金属磨擦声,全营两百三十余骑兵同时抽出马刀,竖起胸前,两百三十余柄马刀霎时就汇聚成了一片雪亮的死亡刀林,映月生寒。

    对面的日军指挥官见状顿时也大声怒吼起来。

    八十多鬼子骑兵霎时放下骑步枪,也抽出了雪亮的马刀。

    鬼子骑兵虽然在数量上处于绝对的劣势,可信奉武士道精神的他们绝不会在气势上输给任何对手,所以当他们看到国军擎出马刀之后,鬼子骑兵也毫不犹豫地擎出了马刀,当然话又说回来了,在骑兵对决中,马刀的杀伤力可比步枪大多了。

    令人窒息的等待中,刘奉生猛然举起马刀,厉声大吼:“骑兵营……前进!”

    已经能够听懂“前进”命令的战马霎时甩开四蹄,开始向前小跑,骑兵营的突击阵形顿时间开始动了起来,由于战马品质不高,而且训练时间也不足,因此整个阵形略微显得有些散乱,不过问题不大,至少不会削弱己方的战斗力。

    对面的日军指挥官几乎是同时也下达了命令,鬼子骑兵也开始前进。

    鬼子骑兵的突击队形就整齐多了,相互之间的间隔就像是拿尺子量似的,前进的步伐也基本经一,从左至右看去,整个骑兵队形几乎就是一条直线!

    八百米,六百米,三百米……

    两军之间的距离迅速缩短,战马冲刺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刘奉生左手控鞍,右手持刀,双腿紧紧挟住马腹,臀部已经从马鞍上悬了起来,大地正从他脚下疾速倒退,鬼子骑兵正从他面前迅速接近,倏忽之间,两军相距已经不足十米,这一刻,刘奉生甚至能够看到对面日军骑兵那狰狞的表情。

    “哈!”刘奉生大喝一声,高举的马刀向右斜斜下劈。

    骑兵对决,由于身位的缘故,优先劈刺的目标永远都是右手边的敌人,如果扭过身来劈刺左手边的敌人,则会造成极大的不便,被对方劈杀的风险也会大大增加,当然,如果是手手持刀的左撇子骑兵,那情形正好相反!

    两马相交,血光飞溅,瞬息之间又错身而过。

    鬼子骑兵的马刀以毫厘之差从刘奉生右颈侧掠过,刘奉生的马刀却在鬼子骑兵的右颈侧抹出了一道深深的伤痕,这一刀几乎切断了鬼子骑兵半个脖子,鬼子骑兵被战马带着往前奔行了几十米,终于从马背上颓然摔了下来。

    骑兵对决的残酷性远远超过步兵的白刃拼刺。

    骑兵对决,除了需要勇气以及技术,更需要丰富的经验以及敏锐的预判能力!

    因为战马的冲刺速度太快,当你的大脑做出反应时,你的人头很可能已经落地了。

    因此,越是经验丰富的老骑兵,就越容易干掉对手、生存下来,而刘奉生无疑就是这样一个老骑兵,早年在东北军中服役时,死在他马刀下的北洋冤魂数以百计,当然,那时候他杀的都是中国人,窝里斗,没什么好夸耀的。

    不过,骑兵营其他的骑兵跟刘奉生就没法比了。

    仅仅一个回合,前排的骑1连就伤亡了三十余骑,中间的骑2连、后排的骑3连情形稍好,总共伤亡了二十余骑,看到这么多老兵倒在了血泊中,刘奉生不由得心疼得直滴血,要是下马白刃拼刺,这些老兵一个估计能干掉俩鬼子,可骑战却是另外一回事。

    不过,鬼子骑兵也没讨着什么便宜,战场上至少留下了四十几具鬼子尸体。

    错身而过的两军骑兵纷纷勒转马头,再次列成了突击阵形,不过这次,无论是国军还是日军,突击阵形都显得零乱不堪了,刘奉生将手中马刀往前一引,骑兵营再次开始突击,对面的鬼子骑兵虽然只剩下了三十余骑,却仍然悍不畏死地催马迎了上来。

    两军相交,刘奉生手起刀落,又一骑鬼子骑兵颓然栽倒在了血泊中。

    刘奉生缓缓勒马回头,将滴血的马刀凑到鼻子底下深深地嗅吸了口。

    再抬头看时,对面的骑鬼子骑兵几乎已经全军覆灭,只有那个日军指挥官凭借超强的实力连斩三名国军骑兵,仓皇逃回济宁城去了。

    激烈而又残酷的骑兵对决很快就结束了。

    出击的日军骑兵中队几乎全军覆灭,不过刘奉生的骑兵营也付出了惨重的伤亡,六十几个老兵战死沙场,十几个老兵身受重伤,这些个老兵既便能够保住性命,也永远不可能再回到马背上了,有两个甚至只能去伙房当伙夫了。

    赵又廷舔了舔战刀上的鬼子血,狞声道:“营座,那小鬼子跑了,追不追?”

    “已经跑远了,追个屁!”刘奉生绰刀回鞘,冷然下令道,“收拢战马,准备撤退。”

    骑兵营损失虽然惨重,可收获也着实不小,尤其是小鬼子遗弃在战场上的那八十几匹战马,绝对是最优良的东洋军马,骑兵营有了这批战马,很快就能重新组建出一个强大的骑兵连来,损失也就能够弥补回来了。

    ……

    济宁城内,日军司令部。

    古屋猛再次打来了求救电话:“铃木君,支那人攻势太猛,小笠原小队伤亡惨重,快要顶不住了,请问您的援军什么时候才能到呀?”

    “什么?”铃木少将愕然道,“我已经派出了竹内的骑兵中队,还没赶到?”

    “骑兵中队?”古屋猛带着哭腔道,“哪有什么骑兵呀,连战马的影子都没有……”

    电话声突然中断,铃木少将喂了几声,那边再没有回应,看样子是电话线被剪断了。

    铃木少将放下电话,正要大发雷霆时,骑兵中队的中队长竹内大尉却浑身浴血冲进了他的办公室,不及收脚立正,就噗的跪倒在地,惨然道:“将军,骑兵中队于半路遭到支那不明骑兵队阻击,除卑职以外……集体玉碎!”

    “什么?”铃木少将霎时两眼圆睁,难以置信道,“集体玉碎!?”

    “哈依!”竹内大尉猛然低头,神情惨然道,“这伙支那骑兵训练有素,而且极其骁勇善战,不太像是土匪,倒像是支那正规军!”

    “正规军?”铃木少将凛然道,“难道是宝山旅?”

    顿时间,铃木少将就激泠泠地打了个冷颤,厉声道:“命令,武田大队紧急集结,迟殿文水上警备队,孙良诚皇协军第六旅紧急集结,再电告水野旅团(独立混成第10旅团),急派两个步兵大队回防济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