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驻马太行侧 > 第302章 恶棍、混球、屠夫
    第302章 恶棍、混球、屠夫

    太原,第一军司令部。

    ***陆军驻太原特务机关长井上靖大佐黑着脸走进了作战室,旋即猛然收脚立正向香月清司禀报道:“司令官阁下,五分钟前,铃木联队已经集体玉碎了!”

    “什么!?”正弯腰观察地图的香月清司猛然直起身子,满脸震惊。

    “这不可能!”山下敬武嘶声道,“铃木联队绝不可能这么快就被歼灭。”

    “将军阁下,这是事实!”井上靖冷酷地道,“支那军使用了化学武器。”

    “化学武器!?”越生虎之助凛然道,“支那政府难道也在研发化学武器?”

    “事实应该如此。”井上靖语气凝重地道,“根据铃木联队提供的情报,现在基本可以确定,支那军所使用的化学武器绝非靡烂性芥子毒气,也不是烟雾弹,而是一种未知的拥有大规模杀伤性的化学武器,非常危险。”

    “八嘎牙鲁,这些可恶的支那猪!”香月清司拍案大怒道,“井上君,立即给大本营发电报,请求外交省出面,向国联提出伸诉,中***队公然违背国际公约,在战争中对皇军使用化学武器,要求国联给予严裁!”

    “哈依。”井上靖猛然低头,旋即领命而去。

    香月清司又回头向山下敬武道:“山下君,南线形势如何?”

    “很不乐观。”山下敬武道,“南线的村井旅团在平遥击溃支那第三军之后,却在祁县附近遭到了支那九十八军的顽强抵抗,此外,晋绥军的第七、第八集团军也正昼夜兼程向祁县、平遥方向急进,村井旅团若不能及时向太原靠拢,很可能就会陷入重围。”

    香月清司的脸色霎时阴沉了下来,又问道:“北线的柳生旅团呢,现在到哪了?”

    “北线局势也不乐观。”山下敬武道,“崞县至太原的公路已经遭到彻底破坏,致使皇军之载重卡车、野战榴弹炮、战车等重装备无法实施机动,柳生旅团在离开崞县之后,将近两昼夜竟然只前进了不到二十公里,按这速度,半个月都到不了太原!”

    “八嘎。”香月清司的脸色顿时变得越发的阴沉,又问越生虎之助道,“第1师团从满洲国开拔了吗?”

    “还没有。”越生虎之助摇了摇头,沉声道,“第1师团从兵员集结、物资调集再到开拔,至少还需要三天时间,乘坐火车赶到北平又要一天,再从北平步行进入山西,至少又要三天时间,也就是说,第1师团最快也要一周才能进入山西。”

    香月清司脸上立刻又浮起了黑线,这还只是进入山西而已。

    第1师团在进入山西境内之后,肯定会遭到晋绥军、八路军以及形形式式中国武装的殊死抵抗,再加上大同至太原的公路已经遭到极大破坏,没有半个月的时间,第1师团休想打到太原城下,不过,第一军能坚持半个月吗?

    在此之前,香月清司还是很有信心守住至少半个月的。

    可是现在,香月清司却动摇了,中***队居然拥有大规模杀伤性的化学武器,铃木联队仅仅坚持了24小时就被全歼了,驻山西日军总共也才四个野战步兵联队,算上补充兵也就五个半联队,又能坚持得了几天?

    “第四军呢?”香月清司咬牙切齿地道,“多田骏他究竟在干什么?”

    说此一顿,香月清司又愤怒地咆哮道:“中国政府已经集结几十万大军,分三个战场向我第一军展开了猛烈的进攻,第四军却至今按兵不动,他们这是想干什么?多田骏这个蠢货他想干什么?他为什么不发动进攻?”

    作战室里一片死寂,没人能回答香月清司的疑问。

    然而,第四军真的是按兵不动吗?答案是否定的。

    石门,第四军司令部。

    第四军司令官多田骏中将,第6师团师团长谷寿夫中将,参谋长下野一霍大佐,第13师团师团长荻洲立兵中将,参谋长田勇三郎大佐,***陆军驻石门特务机关长池上正雄大佐等人正聚集沙盘旁边,聆听第四军参谋长腾本俊秀少将讲解作战方案。

    腾本俊秀手指沙盘讲解道:“根据航空兵提供的情报,我已经粗步制做了支那军土门要塞的模型,土门要塞总共拥有十八个子母碉堡群,其核心支撑就是十八座大型母碉堡,周围再辅以六到二十个数量不等的子碉堡,不出意外的话,子碉堡与母碉堡应该有地道相连。”

    “此外,在井陉口的位置还有三条战壕,战壕的宽度以及互相之间的距离,我都已经标在沙盘上了。”藤本俊秀说此一顿,又道,“从土门要塞的规模上看,其守备兵力最多也就三千人,火力估计会略有加强,但不会超过一个炮兵营。”

    多点骏闻言轻轻颔首,从地形上看,藤本俊秀的推断是可信的。

    藤本俊秀微微一笑,又道:“我们已经掌握了土门要塞的工事分布情形,并且知道了其兵力上限以及火力配置,那么,就很容易计算出土门要塞每个子母碉堡群、以及正前方那三道战壕工事的兵力布置以及火力强度了。”

    多田骏欣然道:“藤本君,那么你的结论呢?”

    “结论就是……”藤本俊秀笃定地道,“每个子母碉堡群以及正前方那三条战壕的守备兵力最多也就一个步兵连,与皇军一个步兵中队大致相当,其火力配置也与皇军差不多,每个步兵连最多六挺机枪,至于火炮,则应该布置在主碉堡内。”

    荻洲立兵道:“这样的话,出动两个步兵大队就差不多了。”

    谷寿夫皱了皱眉,出言提醒道:“藤本君,支那军不会互相增援么?”

    “支那军当然会,不过……”藤本俊秀话锋一转接着说道,“支那军在各碉堡群之间修建的交通壕太浅,而且未经钢筋混凝土加固,交战时,皇军之炮兵及航空兵将可以轻而易举地切断这些交通壕,令其无法互相增援。”

    中***队或许将土门要塞视为天险,可在藤本俊秀看来却是漏洞百出。

    日军的航空兵和炮兵很容易就能够将土门要塞的十六个子母碉堡群以及井陉口外的三条战壕工事分隔开来,令其无法互相支援,从而形成孤军作战的态势,这样一来,日军就很容易集中优势兵力及优势火力实行各个击破。

    不过,藤本俊秀却没有料到,***官兵早已经在土木专家的指导下,把土门要塞修成了一座大型地下巢穴,地表上的交通壕不过就是用来装装样子,真正的交通壕却隐藏在地下深处,而且全部用70cm以上圆径的巨大和洋灰加固过!

    日军一旦真正开始进攻,土门要塞守备团将可以在五分钟内向要塞最前沿的第一道战壕投送一个营的兵力以及至少五十挺机枪,面对这样的火力密度,日军既便投入一个步兵大队,那也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平定县城。

    战斗已经结束,战场也已经打扫完了。

    岳维汉带着高树勋、孙殿英等高级将领第一时间赶到了平定县城,在东门外检阅刚刚打了胜仗的教导大队,跟教导大队一同接受检阅的还有王赞臣的敢死队,这让跟在岳维汉身后的董其武颇感自豪,这一仗也有晋绥军的功劳,不是吗?

    岳维汉等高级将领骑着高头大马,从步兵队列前缓缓走过。

    岳维汉人骑所过处,几乎每个接受检阅的士兵都猛然挺起了胸膛,再望向岳维汉的眼神里全都充满了炽烈的崇拜,是的,就是崇拜,这些士兵狂热地崇拜着岳维汉,在他们心里,岳维汉就是神,无所不能的战神!

    队列中的杨东林忍不住说道:“看起来弟兄们很崇拜岳总司令啊!”

    “那是当然。”旁边有老兵挤了挤眉毛,小声说道,“总司令就是我们心中的战神,他带着无所不能的神威从天而降,率领我们从一个胜利走向又一个胜利,直到取得最终之伟大胜利,将万恶的***侵略者全部杀光!”

    不远处,沐铁有些愣愣地道:“这段话我好像在哪看到过?”

    话刚说完,沐铁又怪叫着道:“哈,我想起来了,在军营茅厕的墙上,这段话就写在军营茅厕的墙壁上!”旁边的老兵们顿时咧嘴大笑,不过很快又捂住了嘴巴,因为那边岳维汉已经骑着高头大马检阅过来了。

    “兄弟,实话跟你说吧,他就是个恶棍!”有老兵辛苦地憋着笑,向沐铁道,“这段话其实就是他自己写到每个茅厕的墙上的,他这是要逼我们每个人每天都要至少读一次,有时候闹肚子,甚至一天要读上两三次,不是人呐。”

    老兵虽然没有指名道姓,可是地球人都知道说的是岳维汉。

    “不,他就是个混球!”另外一个老兵立刻反驳道,“半年前,还在徐州的时候,这混球每天逼我们跑五十公里,跑不完就不让吃饭,老天爷呀,我可是饿了整整三天三夜哪,饿到别人放个屁我都能闻着饭香,惨呐。”

    “不,他就是个冷血屠夫。”第三个老兵压低声音反驳道,“你们都不知道,这屠夫杀起人来才真叫狠,上次在清河,我亲眼看到他一个眼神瞪过去,真正吓死个人,对面俩伪军立刻就吓得瘫倒在地,大***都***了。”

    杨东林、沐铁等军官生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傻了吧?”李楚生瞥了杨东林一眼,淡然道,“没错,他就是个恶棍,混球,更是个屠夫!”说此一顿,李楚生的语气忽然转为凝重,接着又道,“不过,只要他一声令下,我可以毫不犹豫地迎着日军的枪口去冲锋!”

    杨东林、沐铁等军官生闻言凛然。

    再环顾身边那群老兵时,只见他们已经不再嬉皮笑脸的了,一个个脸上的神情全都在顷刻之间转为肃穆,显然,老兵们从骨子里认同李楚生刚才所说的话,只要岳维汉下令,上刀山下油锅他们都敢,也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