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驻马太行侧 > 第337章 军官训练营
    第337章 军官训练营

    井陉县城,三十九集团军司令部。

    刘毅兴冲冲地走进了作战室,向岳维汉和刘师长道:“总座,刘师长,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把活干活了!”

    “哦?”岳维汉与刘师长交换了一记眼神,欣然道,“收获如何?”

    刘毅道:“晋绥军两个团,只跑了几个斥候兵,就这还是八路军故意放跑的,剩下的全当了俘虏,至于小鬼子的那个步兵大队,在马庄村被全歼,一个都没跑掉!不过小鬼子有空中侦察,因此要想骗过冈村这老鬼子不容易。”

    “用不着骗冈村。”刘师长微笑道,“只要让阎长官心有疑虑就行了。”

    “老刘一语中的。”岳维汉也道,“阎长官这人没什么缺点,就是有一点不好,多疑!这次损失了上百万斤粮食和棉花,又赔上了两个团的装备,损失可不小,以阎长官的心性,多半是不肯再和***人合作了。”

    阎长官最终还是没能逮住加藤敬六。

    加藤敬六在中国生活了十六年,在山西也呆了六年,能说一口地道的山西话,这小鬼子只要往人堆里一钻,神仙也找不着他。

    冈村宁次还在彻查,阎长官却已经下定决心中止合作了。

    三天后,日军驻北平特务机关特高课就查清楚了事情的原委,冈村宁次也再次派人前往太原,试图解释事情的来龙去脉,可阎长官却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冈村宁次的建议,并且把冈村宁次派去的使者也给枪毙了。

    用阎长官的话来说就是,谁知道这是不是冈村的又一个陷阱?

    山西人历来以头脑精明而著称,阎长官可不想在同一个地方跌到两次。

    北平东郊,翠明庄。

    平田正判少将疾步走进了冈村宁次的办公室,旋即猛然收脚立正道:“司令官阁下,阎锡山拒绝与皇军继续合作,还把木村君给杀了!”

    “八嘎牙鲁!”冈村宁次顿时目露凶光,旋即又恢复如常。

    事实上,冈村宁次绝不像他所推行的“三不政策”那样温和,这老鬼子其实也是个彻头彻尾的军国主义分子,甚至比多田骏更凶残,只不过多田骏只是个没脑子的蠢货,而冈村宁次却是条阴险至极的毒蛇,锋利的毒牙已经被他很好地隐藏起来了。

    “司令官阁下,是不是应该给阎锡山一点教训?”平田正判狞声道。

    晋绥军可不是三十九集团军,阎锡山更不是岳维汉,以华北方面军的弹药储备以及兵力配置,要想在整个华北地区实行全面扫荡,当然是很有难度,可如果只是小小的惩戒一下阎锡山,却不是什么难事。

    “不。”冈村宁次摆了摆手,说道,“常言道小不忍则乱大谋,眼下皇军最要紧的就是筹备军粮以及过冬棉军装,还是不要节外生枝的好,既然阎锡山拒绝与皇军合作,那我们就需要另想对策了……”

    平田正判道:“司令官阁下,实在不行那就洗劫蒙绥地区吧。”

    “洗劫蒙绥地区?”冈村宁次顿时心头一动,蒙绥地区虽然不产粮食也不产棉花,可是产牛羊牲畜啊。

    只要对蒙绥地区实施一次残酷的大扫荡,差不多就能筹齐足够的军粮以及足够的毛皮了,没有棉军装,皮大衣也是一样的,而且蒙绥地区人口较少,影响也相对略小,既便在蒙绥地区实施了残酷的三光政策,也不至于影响华北地区的稳定。

    不过,洗劫蒙绥地区的计划很可能会遭到大本营的激烈反对。

    因为到目前为止,蒙绥地区已经跟朝鲜、台湾、满洲等地一样,已经基本融入了帝国的治下,甚至还组建起了以蒙绥子弟为基干的骑兵军团,蒙绥骑兵军团对天皇陛下的忠诚是不容置疑的,并且担负着防卸苏联的重任。

    冈村宁次正犹豫不决时,南造云子忽然摇荡着又圆又肥的翘臀走了进来。

    “司令官阁下。”南造云子向着冈村宁次猛然收脚立正道,“刚刚支那军统局北平站向特务机关发来密信,声称支那中条山战区司令长官胡宗南愿意拿五百吨粮食以及两百吨棉花换购皇军的军火!”

    “胡宗南?”冈村宁次道,“支那中央军!?”

    “哈依。”南造云子猛然低头道,“司令官阁下,这应该是真的。”

    “中条山?”冈村宁次喃喃低语一声,忽然大步走到悬挂墙上的地图前,平田正判急步跟上,拿起指挥杆在地图上找到了中条山的位置。

    “哟西。”冈村宁次喜道,“马上派人与胡宗南暗中接触,如果胡宗南真的愿意与皇军合作的话,那么所换取的粮食以及棉花就可以从支那中央军驻守的中条山直接运往河南,三十九集团军和八路军就是想捣乱也鞭长莫及了!”

    “哈依。”南造云子猛然低头,旋即领命去了。

    苍岩山,军官训练营。

    日军占领华北地区各交通线以及各大县城之后,就再没有了动静,***和八路军游击队骚扰了几次,结果反而吃了点小亏,结果双方就陷入了僵持,但谁都知道这种僵持局只是暂时的,双方都在暗中憋着劲,等待即将到来的殊死较量呢。

    三十九集团军更不可能闲着,正在进行史无前例的大练兵运动!

    如今的三十九集团军,下辖四个师另四个旅,足有八万多官兵,岳维汉一个人是绝对练不过来了,而且作为集团军总司令以及冀鲁绥靖公署主任,岳维汉每天需要处理的公务都已经堆积如山了,也不可能分心练兵了。

    一线部队的训练,归根到底还得靠基层军官!

    不过,三十九集团军跟绝大多数***一样,基层军官普遍没什么文化,更没受过正规的军校教育,因此练兵方式方法以及效果很让人担心,为了尽可能地提高练兵效果,岳维汉花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在苍岩山办了个军官训练营。

    军官训练营和中央军校太行分校是完全不一样的。

    中央军校太行分校的办学宗旨就是为了培养高级指挥官,高级指挥班的那些个师长、旅长就不说了,他们都已经踏上高级指挥位置了,既便是初级指挥班的那些团、营长,岳维汉也是把他们当成未来的师长、旅长来培养的。

    军官训练营的宗旨就是为了轮训集团军的基层军官。

    在正规军的战斗序列里,连、排级军官很少有单独遂行作战任务的时候,他们通常只需要机械地执行上峰命令就可以了,因此不具备战术指挥能力也是可以容忍的,但是,作为一名基层军官,如果不具备过硬的军事素养,那就不行了。

    军事素养主要是指射击、拼刺等军事技能,尤其还要会带兵!

    这里所说的会带兵主要有两层含意,第一层含义是要与士兵打成一片,具备很强的个人号召力,这话听起来似乎挺玄乎,其实做起不来并不难,只要军官自身的军事技能过硬,并能做到身先士卒,基本上就能得到士兵们的真心拥戴了;第二层含义就是会练兵了,不作战的时候,军官得学会自觉地训练部队,这其实是个习惯问题。

    所以,苍岩山军官训练营的宗旨就两个,一是提高基层军官的军事技能,二就是强化军官们的军事作风,在他们的骨子里铸上四个字“训练,打仗!”作为一名军人,除了打仗就是训练,什么时候走下训练场,什么时候就走上战场。

    军官训练营每期招收两百名军官,主要训练科目有射击、拼刺、体能、野外求存。

    射击科目的教官是赵又廷,拼刺科目的教官却是西北军出身的赵汉杰,体能和野外求存的教官是刘铁柱,当然,在训练之余的晚上,岳维汉也会来到训练营,向军官学员们传授丛林战、山地战、巷战、夜战等具体作战方式的指挥心得。

    这天晚上,岳维汉刚给军官们讲了一堂巷战,参谋长刘毅就黑着脸找来了。

    “总座!”刘毅使劲地扯开衣领上的风纪扣,表情狰狞地说道,“刚刚得到消息,胡宗南这个混蛋已经与***人勾搭上了,并且在中条山附近屯积了上千吨粮食和棉花,不日就要解送河南济源换取***人的军火了。”

    “你说什么?”岳维汉凛然道,“胡宗南!?”

    “对,就是胡宗南。”刘毅怒道,“这混蛋还真敢!”

    “不,这么大的事情,胡宗南恐怕是不敢做主的。”岳维汉摇头道。

    “嘶……”刘毅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失声道,“总座,您的意思是说……”

    岳维汉叹息道:“这明显是蒋委员长授意的,要不然借胡宗南俩胆他也不敢。”

    这一刻,岳维汉的心情不禁变得苦涩起来,当日军在正面战场上大举进攻,当中华民族面临生死存亡的威胁时,全***民都还能同仇敌忾、一致对外,可一旦日军停止了正面战场的攻势,将主要精力转向沦陷区,国共之间的摩擦就不可避免地爆发了。

    蒋委员长授意胡宗南与***人交易,其根本目的还是为了对付华北的八路军。

    作为一个***家,蒋委员长玩的这一手“以日制共”还是相当高明的,不过从民族立场来说,蒋委员长这回却是真真正正地资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