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驻马太行侧 > 第354章 土门兵变
    第354章 土门兵变

    民国二十八年(1939年)5月5日。

    就在中央军、晋绥军、第2集团军、第3集团军争相爆发排共浪潮时,太行山的39集团军却突然发生了兵变,集团军总司令岳维汉、参谋长刘毅在视察土门要塞防务时,突然遭到李青龙扣押,池成峰、曹兴龙、李玉龙闻讯,立即率部包围了土门要塞。

    顿时间,整个土门要塞战云密布,39集团军各部随时都可能擦枪走火。

    消息传开,顿时就在中日两国高层引发了轩然***,各方势力争相参与其中,或者试图从中斡旋挽回局面,或者蓄意暗中破坏,或者试图从中浑水摸鱼,总之就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一场前所未有的***风暴正在迅速发酵。

    太行山北麓,八路军总部。

    “膨”彭老总一拳重重砸在桌上,顿时就将原本已经老旧不堪的八仙桌砸塌在地,摆在桌上的地图、铅笔、角尺等工具顿时撒落一地,司令部里的十几个作战参谋顿时噤若寒蝉,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岂有此理!”彭老总一拳砸毁桌子,旋即又背负双手在作战室里急促地来回踱步,一边嘴里还骂骂咧咧地道,“扣押了39集团军内部的***员不说,居然连129师的老刘他们都扣下了,简直岂有此理,岳维汉他想干什么?嗯,他想干什么?”

    说起来,八路军129师的师部并不在井陉县,不过从苏联伏龙芝军事学院留学归来的刘师长,还有从黄埔军校毕业的徐副师长、陈旅长都是中央军校太行分校的客座教官,有时间就会去讲课,结果这次就让39集团军一家伙全扣下了。

    左参谋长沉吟着道:“老总,这应该不是岳维汉下的命令。”

    说此一顿,左参谋长又道:“算算时间,事情发生时,岳维汉应该刚从冀南军区那里启程返回,我想,这应该是39集团军的参谋长刘毅下的命令的吧。”

    “那现在岳维汉总该回到井陉县城了吧?”彭老总闷哼一声,又道,“为什么直到现在都没个电报什么的,岳维汉难道就没有什么需要向我们***八路军解释的吗?难道他真以为我们八路军就是好欺负的吗?”

    左参谋长道:“我想,事情可能还在处理当中吧?”

    “我不管这些。”彭老总大手一挥,厉声道,“立即给我备马,我要亲自去见岳维汉!”

    “老总,这可不行,绝对不行。”左参谋长急道,“眼下的局势异常复杂,39集团军的态度也极其暧昧,敌友难辩啊,你是八路军的前敌总指挥,可万万不能以身犯险啊。”说罢,左参谋长又闪身挡住了彭老总的去路。

    彭老总怒目相向,吼道:“给我闪开!”

    话音未落,就有通讯员入内禀报道:“首长,出事了!”

    彭老总闻声回头,没好气道:“这天塌不下来,出什么事了?”

    通讯员道:“刚刚收到土门要塞警备旅的急电,李青龙旅长在半小时前发动了兵变,一举扣押了39集团军总司令岳维汉以及参谋长刘毅,现在整个39集团军已经乱成一锅粥了,新6师、新9师还有宝山师都已经离开驻地,马上就要爆发混战了!”

    “什么!?”左参谋长难以置信地道,“土门要塞警备旅兵变!?”

    “这个李青龙!”彭老总也是脸色大变道,“是谁下的命令,让他兵变的?还有那个赵欣怡,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不设法阻止他?”

    岳维汉入党是绝秘的,不过李青龙入党彭总是知道的。

    左参谋长苦笑道:“老总,赵欣怡同志早就被扣押了。”

    “坏了,这下坏了。”彭老总顿足长叹道,“要出事,要出大事!”

    左参谋长道:“老总,不管怎么说,现在的局势已经超出我们的控制范围了,我看现在我们必须做好两件事,第一,命令129师各主力团立即结束休整,做好战斗准备,第二,立即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上报***,请毛主席和朱老总定夺。”

    “好吧。”彭老总皱眉道,“不过,冀南军区岳维国的40个团也不要休整了,赶紧集结准备战斗吧,再给李青龙这混小子发一道急电,让他无论如何都不要***,绝对绝对不能伤了岳维汉和刘毅的性命,不到万不得已,也不要擦枪走火!”

    左参谋长点点头,领命去了,不管怎么说土门要塞警备旅和宝山师、新6师还有新9师的官兵都是中国人,更何况,这些官兵到现在都还同属于39集团军,原本都是同一个战壕里的生死弟兄,的确不该自相残杀啊。

    重庆,蒋委员长官邸。

    凌晨两点,蒋委员长被急促的敲门声所惊醒,急披衣起床时,却是国府侍卫长王世和领着何总长、白副总长、第九战区陈总司令以及军统局戴局长等人寅夜来访,一看这架势,准是出了什么大事,蒋委员长的睡意顿时便不翼而飞。

    听完戴局长的简单汇报,蒋委员长顿时大吃一惊,失声道:“什么,土门变兵!?”

    “对,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戴局长又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最后说道,“土门要塞警备旅旅长李青龙原本就已经暗中加入了***,整个警备旅中,所有团级主官以及绝大多数营、连级主官也都由***分子所把持。”

    “这……不会是假的吧?”蒋委员长本能地有些怀疑。

    想想也是,此前蒋委员长和戴局长花了多少精力,试图架空岳维汉的兵权,后来更是试图暗杀岳维汉,不过所有的努力全都以失败而告终,岳维汉仿佛是打不倒的,不过现在,岳维汉却让李青龙这个小小的警备旅长轻而易举地给扣下了!

    “这应该是真的。”何总长忧心冲冲地道,“宝山师、新6师还有新9师都已经离开驻地开往土门要塞了,李玉龙、曹兴龙还有池成峰可是岳维汉心腹中的心腹,嫡系中的嫡系,他们率部前往土门要塞,显然是打算兴师问罪向李青龙要人。”

    “这么说……还真有这事喽?”蒋委员长满脸希冀地问。

    得到何总长、戴局长肯定的答复之后,蒋委员长顿时“龙颜大悦”,喜不自禁道:“太好了,机会,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说此一顿,蒋委员长又向戴局长道:“雨农,立即给军统局井陉站下达命令,让他们立即设法暗杀遭39集团军扣押的八路军要员,不要有所顾忌,一定要把局势搅乱,最好能让39集团军跟八路军直接打起来。”

    白副总长闻言凛然,蒋某人这是要驱狼吞虎啊。

    八路军和39集团军真要打起来,结果只能是两败俱伤,39集团军即便能赢,只怕也要元气大伤了,不过蒋某人也捞不到什么好处,真正得利的却是华北的***人!真不知道冈村宁次知道这消息后,会是个什么样的表情?

    北平东郊,翠明庄。

    冈村宁次也是从睡梦中被田边盛武还有平田正判给叫醒的。

    听说39集团军发生了兵变,冈村宁次第一反应也是不相信,岳维汉不仅善于用兵,更善于驭人,他的部队在短短不到两年时间内,从一个营迅速扩充到了一个集团军,中间这么多人晋升,这么多人加入,愣就没一个背叛过他!

    这样一支钢浇铁打的部队,怎么可能发生兵变?

    不过,听完特高课课长加藤敬六的汇报,冈村宁次便有些将信将疑起来。

    如果有***掺和其中,那么这事的可信度就非常之高了,中共也不是吃素的。

    岳维汉采取的是典型的“家长式”带兵方略,凭着极高的个人魅力以及个人威信,岳维汉可以很好地驾驭整个部队,但中国***却是个日趋成熟的***党派,她的主张对于许多中***人来说,都具备很强的吸引力的。

    如果土门要塞警备旅的那个旅长真的已经暗中加入了中国***,那么这件事十有***就是真的了,作为一名***员,在得知129师的师长、副师长以及旅长被扣之后,采取断然措施扣下岳维汉,胁迫岳维汉放人也完全在情理之中。

    不过,冈村宁次毕竟是冈村宁次,在没有获得绝对可靠的消息之前,他是不会轻易做出判断的,更不可能因为这些道听途说的消息就贸然做出决定,当下冈村宁次转身回头,向加藤敬六道:“加藤君,立即与云子小姐取得联络,我想听听她的意见。”

    说此一顿,冈村宁次又道:“另外,再严密监控重庆与华北各战区的往来电讯,如果土门要塞的确发生了兵变,以支那领袖蒋的性格,他是绝不可能有袖手旁观的,他一定会趁此机会挑起39集团军与八路军之间的战争,然后从中渔利。”

    “哈依。”加藤敬六猛然低头,旋即挎着军刀扬长而去。

    目送加藤敬六的身影远去,平田正判问道:“司令官阁下,是不是命令荻洲立兵的第四军团做好准备?如果土门兵变确有其事,且39集团军和八路军之间果真爆发混战的话,这却是夺取土门要塞的最佳时机呀!”

    田边盛武也道:“司令官阁下,平田君所言极是,土门要塞极为坚固,此前第四军团就曾发起猛攻,结果却遭到惨败,据参谋部估算,要想正面攻克土门要塞,至少也要牺牲两个精锐师团,如果能借此机会一举拿下,那可是大大的划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