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驻马太行侧 > 第380章 沂山悲歌(下)
    第380章 沂山悲歌(下)

    “胡闹!”孙连仲将军怒道,“这是命令,必须执行!”

    “总座!”第31师师长池峰城抗声道,“从民国九年开始,我就跟着你了,这二十多年来,我还从未违抗过你的命令,不过这次,我却要抖胆抗命一回了,你就是说破了大天,咱们也不突围,死也要跟总座你死一块!”

    “违抗命令,杀无赦!”孙连仲将军说着就拔出了勃郎宁手枪。

    “总座,你要下得去手,尽管下手!”池峰城梗着脖子,毫不退缩。

    “你当我不敢吗?”孙连仲将军咔咔打开枪机,旋即举枪瞄准了池峰城的额头。

    “总座,你把我们也毙了吧!”冯安邦、黄谯松等人见状,顿时便齐刷刷地在孙连仲面前跪了下来。

    “也罢。”孙连仲将军当下收起手枪,惨然道,“那就死一块吧!”

    说罢,孙连仲将军又向冯安邦道:“参谋长,立即给39集团军岳总司令回电,我等身为党***人,服从命令是我们的天职,第2集团军全体官兵决意与沂蒙山区共存亡,我等别无所求,只求39集团军来日在战场上多杀几个鬼子,替我们报仇!”

    “是!”冯安邦啪地立正,旋即转身匆匆走进了隔壁电讯室。

    孙连仲又回头向黄谯松等人道:“命令部队,连夜回师沂山!”

    井陉县,39集团军司令部。

    宝山师、181师、新6师、新9师还有新39师正在连夜集结!

    土门要塞外就驻扎着日军华北方面军的十万重兵,此时主动出击,并非明智的决定,不过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却是必须去做的,就像这次,为了接应第2集团军突围,39集团军就必须主动出击,既便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还是那句话,有些事,是不能简单地用得失利弊来衡量的。

    岳维汉心里也很清楚,此次出击,39集团军难免会有损伤,但是,只要能救回第2集团军的残部,对于全***民来说就是巨大的鼓舞,对于全民族的抗战就是巨大的激励,对于39集团军来说,那就是巨大的胜利!

    急促的脚步声中,柳忻上校匆匆走进了作战室:“总座,孙长官来电,第2集团军已经回师沂山了!”

    “什么,回沂山了!?”刘毅勃然色变。

    岳维汉却是长长地叹了口气,向刘毅道:“参谋长,命令取消吧……”

    第2集团军回师沂山,说明孙连仲已经决意与沂蒙山区共存亡了,此时39集团军再东出土门要塞已经是毫无意义了。

    济南,日军驻山东第二军司令部。

    田边盛武已经正式接替西尾寿造出任第二军司令官。

    日军驻济南特务机关长石村大佐大步走进司令部作战室,旋即猛然收脚立正道:“司令官阁下,刚刚得到消息,支那第2集团军已经放弃进攻青岛,连夜西撤了,从他们的行军方向判断,应该是准备退守沂山了。”

    “退守沂山?”田边盛武当即走到了摸拟沙盘边上。

    参谋长北岛大佐和十几个高参也纷纷围了过来,北岛大佐拿起角尺量了量沙盘,向田边盛武说道:“青岛距离沂山直线距离大约150公里,支那军走的是小路,以他们一贯的行军速度,明天中午之前应该可以返回沂山。”

    “明天中午么?”田边盛武沉吟着道,“半道伏击怕是来不及了。”

    “哈依。”北岛大佐猛然低头道,“司令官阁下明鉴,鲁中山区的道路状况不利于皇军的机械化部队机动,反而利于支那步兵徒步行军,因此,要想在支那军返回沂山之前半道伏击他们,几乎已经没有可能了。”

    “嗯。”田边盛武点了点头,语气凝重地说道,“既然半道伏击已经没有可能,那就命令各师、旅团,按原定计划对沂山山区实施铁壁合围,待包围圈成形之后再步步为营,稳步***,最终将支那第2集团军聚歼于沂山一隅!”

    “哈依。”北岛大佐猛然低头,旋即挎着军刀去了。

    民国三十年(1941年)3月5日。

    日军第二军所辖第24师团、第25师团、第26师团、***混成第5旅团、***混成第6旅团以及伪华北自治军第3、第5、第8集团军六个师对沂山山区完成合围。

    3月6日,日伪军开始向沂山腹地稳步***,旋遭到第2集团军顽强抵抗。

    百丈崖,第31师阵地。

    百丈崖是西入沂山腹地的必经之路,第31师奉命驻守于此。

    3月8日至3月10日,日军第25师团、***混成第5旅团先后赶到,向百丈崖发起了十数次进攻,日军济南飞行团的日机在百丈崖主峰以及附近十几个山头上投下了大量航弹以及白磷弹,远近山头全部被烧成了焦土。

    百丈崖主峰,第31师师部,急促的电话铃声忽然响起。

    第31师师长池峰城接过电话,大声说道:“183团?撤退?”

    “给老子听好了,不许后撤,谁撤我就毙了谁!什么?部队伤亡太大?”

    “伤亡再大也要给老子顶住,一线部队打光了,你就带着团部卫士、炊事员、马夫顶上去,你们183团拼光了,我池峰城就带着师部卫队、炊事班、通讯员还有马夫顶上去,不战至最后一兵一卒,我们31师绝不后撤半步!”

    说罢,池师长即重重摞下了电话,又扭头大吼道:“卫兵,把我的马刀拿来!”

    旋即就有侍从提着一柄寒光闪闪的斩马刀来到了池师长面前,池师长伸手接过马刀,又伸出右拇指从刀锋上轻轻掠过,脸上的表情霎时变得无比凝重,仿佛在缅怀什么往事,不过很快,池师长就收回心神,大步走出了师部。

    3月12日,百丈崖失守。

    驻守百丈崖的第31师全军覆灭,最后时刻,第31师师长池峰城率师部卫队、马夫、炊事员、通讯员与日军展开了惨烈的白刃战,池师长连劈十六名鬼子兵,终于力竭不支,被一名日军军曹一刺刀挑开了腹部,壮烈殉国,时年38岁。

    沂山法云寺,第2集团军司令部。

    参谋长冯安邦步履沉重地走进了作战室,惨然道:“总座,百丈崖已经失守,池师长还有31师全体官兵全部杀身成仁!”

    “知道了。”孙连仲将军神情淡然。

    至此,第2集团军仅剩的3个主力师以及***第44旅已经全部拼光了,黄谯松、张华堂、池峰城、吴鹏举……一串串滴血的人名,一个个鲜活的面容,从孙连仲将军的脑海里逐一掠过,他们没有辱没军人的身份,他们不愧为中***人!

    第2集团军就没有一个孬种,既便是死,也是死地抗日的战场上!

    倏忽之间,司令部外响起了隐隐约约的枪声,鬼子的前锋部队终于杀到了。

    紧接着就是炮弹划过长空的尖啸声,旋即就是震耳欲聋的巨大爆炸声,法云寺这座始终于东汉年间的千年古刹顷刻间被硝烟所笼罩,冯安邦参谋长当下转身出了作战室,率领师部卫队、马夫、炊事员以及通讯员进行最后的殊死抵抗。

    四小时后,司令部的十几个女报务员也全部牺牲了,整个第2集团军已经止剩孙连仲将军一人,当日军端着刺刀冲进作战室时,孙将军却好整以暇地坐在椅子上,跟个没事人似的在抽烟呢,日军慑于孙将军的镇定,竟没敢开枪。

    五分钟后,一名日军大佐挎着军刀匆匆走进了作战室。

    “你的……”日军大佐以生硬的汉语问道,“支那军的总司令,孙连仲?”

    孙将军微微一笑,冲日军大佐扬了扬剩下的半包烟,问道:“小鬼子,来一颗?”

    “我的,烟的不抽。”日军大佐很严肃地摆了摆手,又问道,“你的,请回答我。”

    “不抽烟?可惜了。”孙将军摇了摇头,放下手中剩下的半包烟,旋即又将挟在右手食中二指间的烟头很随意地扔到了地上,烟头一经落地,地面上顿时就绽起了噗噗的火花,日军大佐和四周端着刺刀警戒的鬼子兵这才发现,地面上居然撒了条火药带。

    火药带噗噗燃烧着,迅速地向着墙角延伸,墙角处赫然堆放着大量的木板箱!

    “八嘎牙鲁……”日军大佐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转身就要往作战室门外跑。

    “哈哈。”孙将军当即大笑道,“现在才想跑,晚了,跟你孙爷爷一块上路吧……”

    孙将军话音未落,火药带已经燃尽,堆放在墙角的几十箱炸药霎时被引爆,只听轰隆隆一阵巨响,作战室以及附近的几十间房屋顷刻间被夷为平地,爆炸产生的蘑菇云腾起足有几十米高,远在几十里外都清晰可见……

    至于那日军大佐还有几十号鬼子兵,全部成了孙将军的赔葬!

    民国三十年(1941年)3月12日下午四时,日军占领沂山白云寺,国民革命军第2集团军全军覆灭,总司令长官孙连仲上将壮烈殉国,时年49岁!

    重庆,蒋委员长官邸。

    何总长拿着一封电报步履沉重地走进了蒋委员长的书房。

    正在批阅公文的蒋委员长闻声抬头,见是何总长顿时微笑着道:“敬之哪,你来了?”

    何总长啪地立正,旋即神情黯然地说道:“委座,沂山失守了,第2集团军全军覆灭,孙仿鲁也殉国了,这是他于五分钟前发来的诀别电文。”

    “什么?孙仿鲁殉国了!?”蒋委员长闻言霍然起身。

    “弹尽、粮绝、人无、寇至,职于司令部置炸药五百斤,决意与日寇共碎……”从何总长手中接过电报,蒋委员长读着读着,不禁泪如雨下,旋即放下电报走到书桌边,挥毫泼墨奋笔疾书:沂山含悲,齐鲁呜咽,国失栋梁,我失股肱!痛哉!

    写罢掷笔,蒋委员长抹了抹眼泪,向何总长道:“敬之哪,军委会立即发唁电,追赔孙仿鲁为陆军一级上将,授国光勋章,青天白日勋章各一枚,于国统区各大城市中心广场公设灵堂,接受全***民吊唁……”

    “是。”何总长啪地立正,领命去了。

    井陉县,39集团军司令部。

    岳维汉正在作战室里给几个师长、旅长划分防区。

    日军对鲁中山区的扫荡虽然还没有结束,不过结果已经是显而易见了,面临日军十倍以上重兵的围剿,第2集团军又没有坚固的要塞工事可以依托,全军覆灭只是早晚之事,唯一的悬念就是能够坚持多少天而已。

    扫荡鲁中山区之后,日军绝不会就此罢手。

    再接下来,冈村宁次这老鬼子肯定就要扫荡太行山了!

    为了应对日军即将到来的大扫荡,39集团军必须未雨绸缪,提前备战了!

    好消息是到了3月上旬,除了炮兵旅外,整个39集团军已经全部换装了。

    不过,39集团军既便全军换装,也仍然只有五个师另三个旅,总兵力不过12万人,既便加上八路军也不过20余万人,相比冈村宁次的45万日军以及50多万伪华北自治军,39集团军和八路军在兵力上仍然处于绝对劣势!

    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岳维汉虽然是穿越者,却也不可能凭空变出几十万大军来,更不可能凭空变出武装几十万大军的武器装备来,说到底,苍岩山这块小小的工业区,根本就不可能跟***庞大的工业体系相抗衡,两者根本就不在一个水平线上啊。

    防区还没有划好,通讯处长柳忻上校就神情凝重地走进了作战室。

    “总座。”柳忻上校立正敬礼,旋即芳容黯淡地说道,“孙连仲将军于五分钟前向军委会发出诀别电报,第2集团军……已经全军覆灭了。”

    “啊?”

    “什么?”

    “全军覆灭了?”

    池成峰、曹兴龙等高级将领闻言尽皆色变。

    岳维汉怅然半晌,旋即咬牙切齿地说道:“第2集团军完了,可我们39集团军还在,太行山……就是小鬼子的坟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