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驻马太行侧 > 第383章 兵行险着
    第383章 兵行险着

    苍岩山,39集团军司令部。

    演习已经结束,刘毅也已经知道了岳维汉的意图。

    作战室内,刘毅不无担心地问岳维汉道:“总座,你说日军高层会上当吗?”

    “严格来说,这不能算是上当,只是不同的战略选择而已。”岳维汉沉吟着道,“迂回吕梁山或者中条山首先拿下山西,然后再从东西两个方向夹击太行山,日军将要付出的伤亡代价明显要比正面强攻土门要塞更小。”

    “但是时间也会更长。”刘毅道。

    “没错。”岳维汉点了点头,对于中国和39集团军来说,现在最宝贵的就是时间。

    只要能够撑到今年年底,***海军几乎肯定会偷袭珍珠港,之后美国的军事援助就会潮水般涌入中国,而华中、华北战场上那几十个精锐师团也将逐步调往东南亚以及太平洋,届时,中国所面临的压力将会极大地减轻。

    “现在就看日军高层怎么想了。”岳维汉说此一顿,又道,“不过,我想东条上等兵应该会选择迂回吕梁山或者中条山。”

    东京,陆军总部。

    一份紧急文件已经摆到了陆军大臣东条英机的案头。

    这份文件是陆军总部特务机关提供的,关于昨天上午岳维汉在太行山召开的新闻发布会的详细内容,还有昨天下午举行的军事演习的详细描述,内容很详尽,足见***陆军总部特务机关的特工们是花了大力气的。

    站在东条英机对面的还有两个大佐军官。

    这两个大佐是东条英机的主要幕僚,左边那个叫近藤义夫,右边那个叫三浦信良,两人都是日军参谋本部作战部的高级参谋,对于即将爆发的太行山战役很有一番自己的见解,同时也坚决反对冈村宁次制订的作战计划。

    “你们怎么看?”东条英机扬了扬手中的文件,问道。

    左边的近藤大佐道:“大将阁下,岳维汉此举明显是为了提振支那政府和军民的信心以及士气,中间不远夸张炫耀的因素,但我认为基本上还是可信的,井陉关既便不如凡尔登坚固,皇军要想攻下也绝不容易。”

    右边那个三浦大佐道:“我认同近藤君的观点。”

    东条英机若有所思道:“三浦君,依你的估计,华北方面军要想攻克井陉关,将会付出多大的代价?”

    三浦大佐道:“太行山地形复杂,山势险峻,不利于皇军机械化装备的机动,土门要塞更是易守难攻,华北方面军如果选择正面强攻,伤亡至少也在支那军的两倍以上,而驻守井陉关的支那军足有15万人之众,所以……”

    东条英机的眼皮顿时剧烈地跳了跳,按照三浦的估计,岂不是意味着华北方面军需要付出30万以上的伤亡代价才可能拿下井陉关?眼下华北方面军的总兵力也就45万人,一旦伤亡超过30万人,那还怎么维护华北地区的治安秩序?

    近藤大佐道:“大将阁下,这仅仅只是最乐观的估计。”

    三浦大佐道:“相比支那39集团军重兵驻防的井陉关,由晋绥军驻守的吕梁山以及中央军驻守的中条山更容易取得突破,我认为太行山战役的作战计划必须进行修改,华北方面军应该迂回吕梁山或者中条山首先夺取山西,然后长期围困太行山,而不应该强攻!”

    “可这样一来,事态就很容易扩大,支那政府很可能向山西持续增兵,最终极可能演变成一场大规模的战略决战。”东条英机不无担心地说道,“真要是出现这种局面的话,一年之内恐怕很难结束战斗,这势必会严重影响到南下计划的执行。”

    “大将阁下多虑了。”三浦大佐道,“我敢断言,支那政府不会增兵山西。”

    近藤大佐也道:“更何况,支那政府既便想增兵,只怕也没有那个能力了,我认为,此次太行山战役,充其量也就是一场中等规模的局部会战,帝国甚至根本不需要动用战略储备物资,仅凭华北方面军自己就能支撑起这场会战。”

    东条英机顿时有些意动,他最担心的就是太行山战役会影响到南下计划,假如能在不影响南下计划的前提下,以最小的代价赢得太行山战役,那么,又何乐而不为呢?

    当下东条英机就向近藤大佐道:“近藤君,立即草拟给华北方面军的电报……”

    “哈依。”近藤大佐猛然低头,旋即打开了手中的文件夹,提笔准备记录电文。

    石门,华北方面军司令部。

    冈村宁次正在作战室观摩参谋部的兵棋推演,推演的课题是太行山外围山区的争夺战,中***队的基础参数以最高值估计,而日军的基础参数则以最小值估计,推演的第一阶段“攻势作战”已经结束,结果惊人,中日两军的战损比竟然高达1:5!

    得出第一阶段的推演结果之后,作战参谋们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冈村宁次却显得神情镇定,吩咐参谋们继续第二阶段“拉锯战”的推演。

    推演正紧张进行时,方面军参谋次长平田正判少将忽然神情严峻地走了进来,旋即猛然收脚立正,向冈村宁次道:“司令官阁下,大本营发来急电,要求我们修正太行山战役的作战计划,放弃正面强攻,改从吕梁山或者中条山打开缺口。”

    “什么!?”冈村宁次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正在进行兵棋推演的作战参谋们也纷纷停了下来,惊疑不定地望着冈村宁次。

    冈村宁次摆了摆手,示意参谋们继续推演,然后跟平田正判联袂出了作战室。

    来到僻静无人处,冈村宁次问道:“平田君,关于大本营的电令,你怎么看?”

    “我觉得大本营的电令不无道理。”平田正判想了想,认真地说道,“如果强攻太行山的话,代价肯定不小,如果迂回吕梁山或者中条山的话,很容易就能取得突破,以晋绥军的战斗力,皇军要夺取山西也是易如反掌,一旦成功拿下山西,对太行山或者长期围困,或者东西夹击,作战难度将大大降低。”

    冈村宁次神情冷然,平田正判说的这些他何尝不知道?

    只不过,一旦选择迂回吕梁山或者中条山的话,日军就需要重新调整部署,从军队的集结到战备物资的调度,至少也要两个月的准备时间,再到赢得吕梁山或者中条山战役,至少又要三到五个月的时间,然后夺取山西,又得三到五个月。

    这时候,帝国的南下计划只怕早就开始了,一旦东南亚的战事爆发,势必要从中国战场抽调兵力,关东军的兵力虽然多达85万人,却肩负着防卫苏联的重任,帝国是绝对不敢从中抽调兵力的,那就只能从华中、华北地区抽调了。

    如果东南亚、太平洋战场进展顺利也就罢了,方面军主力很快就能回师华北,可冈村宁次却不能不担心,一旦东南亚、太平洋战场陷入胶着,抽调的兵力不但调不回来,还要持续从华北地区抽调兵力,那就麻烦大了。

    一旦华北地区的精锐老兵大批调往东南亚、太平洋战场,蛰伏太行山中的39集团军就会成为悬在华北日军头上的达摩克利斯剑,随时都可能斩落下来,届时,华北地区的局势将肯定出现反复,冈村宁次此前的所有努力也就付诸东流了。

    见冈村宁次沉默不语,平田正判小声提醒道:“司令官阁下?”

    冈村宁次定了定神,忽然对平田正判说道:“立即给大本营回电,修正太行山战役作战计划的建议不予采纳,方面军仍将按照既定作战计划执行。”

    “哈依。”平田正判当即猛然低头,旋即转身扬长而去。

    在日军的战斗序列中,军衔一旦到了师团长级别以上,在单独遂行作战任务时,往往拥有很大的***指挥权,这也是日军自明治维新以来形成的一种约成俗成的传统,所以,像冈村宁次这样的方面军司令官,完全有资格驳回大本营的军令。

    当然,日军大本营也有权力调整人事,将冈村宁次调离。

    冈村宁次很快又回到了作战室,此时作战参谋们正在进行第二阶段“拉锯战”的兵棋推演,推演的过程是令人振奋的,日军凭借绝对优势的兵力稳住了第一阶段夺取的防线,在第二阶段的拉锯战中,中日两军的战损比基本稳定在1:2左右。

    冈村宁次走进作战室后一声不吭,静静观摩参谋们继续推演。

    当第二阶段的兵棋推演进行到六个月时,中***队终于达到了崩溃的“临界点”。

    一支军队的持续作战能力是由诸多因素决定的,其中最重要的因素是兵力、后勤保障以及医疗体系,在这三个方面,华北方面军都完全压到了39集团军。

    既便日军参谋部已经将39集团军的各项基础参数设定为最高值,他们也将在四个月左右时出现药品短缺的现象,在五个月左右时,弹药的供应将会告急,在六个月左右时,部队的轮换将会出现问题,这也就是濒临崩溃的“临界点”了。

    越过了这个临界点,39集团军的战斗力就将急剧衰减!

    然后就是整个兵棋推演的第三个阶段,也就是最后一阶段了。

    此时,39集团军将不可避免地出现溃败的现象,由于丧失了对战场的控制权,39集团军的伤亡将急剧增加,而日军由于从始至终都掌握着战场的控制权,受伤的士兵可以及时运回后方得到救治,伤亡数字将控制在最小程度。

    在第三阶段,中日两军的战损比将达到10:1。

    综合三个阶段,中日两军的伤亡数字基本持平。

    不过,由于日军的伤员全部得到了救治,因此最终的阵亡数字少于5万人,而39集团军由于最终丧失了战场的控制权,大量伤员因为得不到救治而间接死亡,最终的阵亡数字已经超过了10万人,几乎与39集团军的总兵力相等。

    当最后的推演结果出来时,作战室里顿时欢声雷动。

    这虽然只是一次纸面上的兵棋推演,但至少证明,日军在理论上是完全有可能获取压倒性的胜利的,39集团军修建的土门要塞虽然坚固无比,可日军却根本没必要选择强攻土门要塞,日军完全可以通过左右两翼的山区争夺来实现消耗39集团军持续作战能力,并最终击溃39集团军的战役目标。

    冈村宁次却在心里叹了口气。

    六个月,只需要六个月就可能最终击溃39集团军,不过遗憾的是,远在东京的东条上等兵却不可能再给他六个月的时间了,冈村宁次完全想象得到,当第一阶段的“攻势作战”***现巨大的伤亡数字时,东条上等兵就肯定要发难了。

    当下冈村宁次向作战参谋们说道:“现在进行二号作战计划的兵棋推演。”

    所谓的“二号作战计划”就是强攻土门要塞了,这是最下乘的方案,却也是最直接同时也可能是最迅速的作战方案了,不过代价也是沉重的,当然,一旦攻破了土门要塞,日军的重装备就能长驱直入,占领井陉关也就没什么悬念了。

    “什么,二号作战计划?”作战参谋们面面相觑。

    “对,二号作战计划,开始推演吧。”冈村宁次点了点头。

    如果有得选择,冈村宁次是绝不会选择二号作战计划的,不过现在,冈村宁次却是别无选择了,东条英机这个上等兵,逼得冈村宁次只能兵行险着,选择强攻土门要塞了,不管怎么说,井陉关和39集团军是必须要在南下计划开始前解决的。

    对于岳维汉和他的39集团军,冈村宁次始终保持着足够的警惕。

    对于中国人来说,岳维汉就是他们的民族英雄,而39集团军则是他们的精神支柱,反过来,对于大***帝国而言,岳维汉和39集团军却是必须铲除的心腹大患,而且,一日不铲除这个心腹大患,冈村宁次就一日不得心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