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驻马太行侧 > 第386章 全歼、活劈
    第386章 全歼、活劈

    东回镇,新9师师部。

    参谋长王清兴匆匆地走进了作战室,向池成峰道:“师座,好消息!”

    正靠在椅子上打盹的池成峰闻声抬头,懒洋洋地道:“参谋长,什么事啊?”

    王清兴奋地道:“新51团在治河边打了个漂亮的伏击,一举摧毁了日军出城突击的一个战车中队,好家伙,二十辆战车啊!”

    “嗬!”池成峰道,“马振霆这小子行啊。”

    王清道:“小鬼子吃了这么大的亏,再加上又不能出动飞机进行空中侦察,这会更摸不清咱们的虚实了,筱冢义男这老鬼子再是能掐会算,也绝不敢擅自反击了,新51团和新52团这边基本上是不会出什么问题了。”

    “嗯。”池成峰点点头,问道,“其他两个方向呢?”

    王清道:“伪7师来得很快,已经跟新53团接上火了,不过伪8师却是行动迟缓,蔡雄飞这狗汉奸也不知道是存心磨洋工,还是真的谨慎,一个多小时居然只走了十里不到,埋伏在光禄山附近的新49、新50还有新54团都快沉不住气了。”

    “他姥姥的。”池成峰当即喝道,“池小虎,备马,去光禄山!”

    “师座,你不能去!”王清顿时急道,“你得留在师部坐镇指挥!”

    “他姥姥,老子得去活劈了蔡雄飞这个狗汉奸。”池成峰说罢转身就走。

    王清只能报以苦笑,当下只得吩咐警卫营长池小虎一定要注意保护池成峰的安全。

    池小虎是池成峰的本家侄子,池成峰往老家捎回第一封家书之后,这小子就不远万里赶来投奔他的本家叔叔了,民国二十八年,池小虎就因为作战勇敢进了军官训练营,接着又进了太行分校,毕业后就直接当上了新9师的警卫营长。

    “参座你放心。”池小虎啪地立正,肃然道,“有我在,师座绝不会有事!”

    说罢,池小虎转身就走,目送池小虎的身影远去,王清忍不住摇头叹了口气。

    …………

    宜安镇通往平山县城的大路上,伪8师正以八列纵队向前急进。

    仅有的一个骑兵营负责在前面开道,搜索队则负责两翼的安全,蔡雄飞的警惕性还是很高的,搜索队撒出去足有两公里远,而且要确定没有埋伏之后,伪8师的大队人马才会继续前进,这样一来,行军速度就大大减缓了。

    因此,一个小时内伪8师居然只走了不到十里。

    大军正行进间,参谋长就催马靠近了蔡雄飞,不远焦虑地道:“司令,筱冢义男又发来了电报,让咱们加快行军速度!”

    “催催催,催你大爷!”蔡雄飞勃然大怒。

    参谋长苦笑道:“看来39集团军这次是动真格的了,第5师团估计是被打得急了,筱冢义男这会这样十万火急地催促咱们8师和7师赶去平山县城增援吧,司令您看,是不是让部队适当加快些行军速度?”

    “加快速度?”蔡雄飞冷然道,“中了埋伏怎么办?”

    参谋长默然不语,部队一旦加快行军速度,搜索队就得缩小搜索范围,搜索范围一旦缩小,那么中埋伏的危险性就大大提高了,自古以来,行军速度和警戒就是一对矛盾体,基本上很难两者兼顾,既便有飞机进行空中侦察,也得地形开阔,而且只有白天才行。

    蔡雄飞想了想,终究还是不敢激怒筱冢义男,当下无奈地道:“算了,命令部队,立即加快行军速度!”

    “是。”参谋长当即领命而去。

    命令很快传达下去,伪8师的行军速度逐渐开始加快。

    与此同时,搜索队的搜索范围也从两公里缩减到了五百米。

    堪堪经过光禄山时,前方公路上突然爆起了连续不断的爆炸声,一团团耀眼的火光瞬间冲天而起,远在十里开外都清晰可见。

    蔡雄飞跨下的坐骑都受到了惊吓,险些将他掀翻在地。

    好不容易才喝阻住受惊的坐骑,参谋长已经从前方催马飞奔而至,喘息道:“司令,骑兵营踩到了连环地雷,十几匹战马受伤,还有两个弟兄被炸死了!”

    “地雷?”蔡雄飞顿时皱紧了眉头,怒道,“该死的,这路还怎么走?”

    话音未落,右前方光禄山的山顶上突然间绽起了一道道耀眼的流光,旋即就有刺耳的尖啸声掠空而至,蔡雄飞一下就听出了不对,顿时神色大变,厉声怒吼道:“炮群!是***的炮群,该死的,疏散,紧急疏散……”

    然而,已经晚了。

    不等蔡雄飞的命令传达下去,数十发迫击炮弹还有大口径没良心炮的霰弹已经带着刺耳的尖啸攒落在了伪8师的行军队列中,旋即漆黑的旷野上就暴起了一团团耀眼的爆团,数以百计的伪军顿时被巨大的爆炸掀翻在地。

    六零口径的迫击炮弹也就罢了,杀伤范围不过十余数。

    可300mm口径的没良心炮发射的霰弹却是着实恐怕,这玩意一旦凌空爆炸,藏在铁皮弹壳里的数以千计的小钢箭顿时间四下激射,其覆盖范围足有百米方圆,被小钢箭命中要害的固然是直接毙命,既便没有命中要害,那也是惨嚎不止,完全丧失战斗力了。

    不过,伪8师毕竟是晋绥军的老底子,骤然遭到炮击,却并没有乱了阵脚。

    与此同时,夜空下又也响起了密集的枪声,山呼海啸般的呐喊声犹如滚滚暗潮,从四面八方席卷而至,参谋长霎时脸色煞白,无比惨然地向蔡雄飞道:“司令,中埋伏了,我们中了***的埋伏了……”

    “慌什么!?”蔡雄飞勃然大怒,旋即回头喝道,“命令1团,立即拿下光禄山!”

    “是!”一名骑兵通讯员轰然应诺,旋即催马狂奔而去。

    蔡雄飞这厮不愧是晋绥军中走出来的宿将,知道这时候再分头突围已经晚了,而要想就地拒守,就必须首先解决掉光禄山上的***炮兵,否则,***炮兵居高临下,只需几轮炮击就能将整个伪8师打得稀里哗啦。

    命令1团强攻光禄山之后,蔡雄飞旋即又下达了第二道命令:“命令2团、3团,立即抢占大路两侧各制高点,就地构筑机枪火力点,炮营立即展开,通讯队立即架设电台,向筱冢太君……不,直接向石门的冈村太君请求增援,快!”

    不到片刻功夫,整个伪8师就开始紧张而有序地忙碌了起来。

    不过,蔡雄飞终究还是低估了***炮兵的火力密集,事实上,事先埋伏在光禄山上的***炮兵可是足有两个迫击炮营以及两个没良心炮营,36门迫击炮和30门没良心炮的密集炮击绝不是闹着玩的,刚才那阵炮击,只不过是两发试射而已。

    倏忽之间,一发照明弹冉冉升空,顷刻间将光禄山方圆数里照得如同白昼。

    借着照明弹投下的强光,***炮兵迅速完成了射击诸元的修正,紧接着就是连续两轮十发急射速,在短短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内,上千发榴(霰)弹就像是疾风暴雨般落在了伪8师的阵地上,无处藏身的二鬼子顿时一片片地倒了下来!

    大炮,永远都是陆战之王,其恐怖的威力怎么形容都是不过份的。

    相比直接的人员杀伤,炮弹连续爆炸时发出的巨响,以及腾起的烟尘更具震慑力!

    既便是号称意志最顽强的德军精锐,在***子密集的大口径榴弹炮的炮击下,也难免精神崩溃、意志瓦解,蔡雄飞的伪8师虽说是晋绥军的老底子,可无论是士兵素质,还是精神意志都远不足以与德军精锐相提并论。

    两轮急速射后,伪8师的建制基本上就乱了!

    失去了有效指挥的伪军仍然还在负隅顽抗,不过他们的战斗力却极大地削弱了,从北、西、南三个方碾压过来的新49团、新50团还有新54团很快就突破了伪8师仓促间构筑的防御阵地,将伪8师驱赶到了光禄山下。

    伪8师1团几次强攻光禄山,却都被***击退了。

    39集团军各主力师的炮团都辖有步兵警备营,还有一个高射机枪连,一个营的***精锐再加上12挺马克沁重机枪(高射机枪稍加调整就能变成平射机枪),伪1团若能在短时间内拿下光禄山,那他们就不是伪军而是德军了。

    顿时间,伪8师的六千多残兵就拥挤在了方圆不足千米的狭小区域内。

    光禄山顶的***大炮仍在持续炮击,将一排排的榴(霰)弹无情地扔到这群二鬼子汉奸的脑袋上,在连续不断的巨大爆炸中,成群成群的伪军倒在了血泊中,张皇失措中,不知道是哪个伪军首先举手投降,顷刻之间,光禄山下的伪军就跪倒了一大片……

    “缴枪不杀,把手举起来!”

    “不许动,谁动就打死谁!”

    “你你,还有你,双手抱头,蹲下别动!”

    “你妈的找死,信不信老子一枪打爆你的狗头?”

    “***,你个狗汉奸,耳朵塞驴毛了?给老子趴下!”

    数以千计的***战士从黑暗中窜了出来,端着刺刀杀气腾腾地冲进了伪军阵中,已经跪倒在地的伪军只有稍有异动,立刻就会招来他们一通殴打,有几个伪军军官试图顽抗,直接就被这些大兵用刺刀挑翻在地!

    不到五分钟,整个战场就完全被控制住了。

    整个伪8师七千多人,除了一千多人被打死,其余六千多人包括蔡雄飞在内,全部当了俘虏,在***刺刀的威胁下,所有的伪军都放下了武器,脱掉了身上的所有衣装,短裤也不准留下,然后在夜空下站成了赤条条的一大群。

    这其实是国际惯例,为了避免俘虏私藏武器,脱光衣服是必须的!

    杂乱的脚步声中,池成峰在警卫营长池小虎和几个团长的簇拥下杀气腾腾地走进了人群中,池成峰鹰隼般的目光不断地在伪军俘虏中间睃巡着,一边厉声喝问道:“蔡雄飞呢?狗日的蔡雄飞在哪里?给老子滚出来!”

    人群中,蔡雄飞赶紧将赤条条的身体往后缩了缩。

    “不出来是吧?”池成峰点点头,狞声道,“行,老子看你能躲到什么时候!”

    说罢,池成峰随便逮了个伪军,拿枪顶着他的脑门吼道:“你们排长在哪里?”

    那伪军吓个半死,赶紧颤抖着手指向旁边人群中的一人,池小虎当即从人群中将那伪军排长给揪了出来,池成峰又依样逼问道:“告诉老子,你们团长在哪里?”

    那伪军排长更不济,直接连尿都吓出来了,如果不是池小虎拎着他,这会估计已经瘫倒在地了,不过对于池成峰的喝问却不敢不答,当下又指了指人群中的一个俘虏,池小虎将伪军排长随手扔在地上,又冲进人群拎出了那个伪军团长。

    “团长?官不小嘛。”池成峰狞笑道,“你们司令呢?”

    伪军团长低着头,眼珠乱窜,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嗯!?”池成峰冷哼一声,伪军团长吓得顿时双腿一软,猛然跪倒在地。

    “我说,我说,我们司令在那……那边。”伪军团长颤抖着转过身来,伸手指向藏在人群中的蔡雄飞,原本站在蔡雄飞身边的伪军唯恐引起误会,赶紧往旁边闪了开来,原地顿时便只剩下了蔡雄飞孤伶伶的一个人。

    蔡雄飞见蒙混过关已经没可能了,索性大步上前,大大方方地道:“鄙人中华民国华北临时政府治安军第3集团军总司令蔡雄飞,不知阁下是哪位?”

    “蔡雄飞!?”池成峰杀气腾腾地道,“好,老子找的就是你!”

    “小虎,大刀!”池成峰霍然回头,池小虎早已经双手将大刀奉上。

    “你想干什么?”蔡雄飞心胆俱裂,嘶声道,“***手无寸铁的俘虏吗?”

    “手无寸铁?”池成峰闻言哂然,扭头向旁边一名士兵道,“上等兵,把你的刺刀给他!”

    上等兵轰然应诺,旋即将手中的步枪连同刺刀扔给了蔡雄飞,蔡雄飞伸手接过步枪,脸色却是一变再变,到了这节骨眼上,他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活不成了,顿时恶向胆边生,大喝一声挺枪往池成峰腹部刺了过来。

    池成峰哂然,闪身躲过刺刀,旋即反手一刀向蔡雄飞的脖子上斩落下来。

    只听噗的一声脆响,蔡雄飞的人头已经高高飞起,激血从断颈处喷起足有数尺之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