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驻马太行侧 > 第387章 炮灰
    第387章 炮灰

    苍岩山,39集团军司令部。

    已经是深夜十二点多了,作战室里仍是灯火通明,人头攒动。

    急促的脚步声中,刘毅兴冲冲地走进了作战室,向岳维汉道:“总座,新9师于光禄山附近设伏,一举全歼了蔡雄飞的伪8师,其中击毙千余人,俘虏六千余人!不过,池成峰这小子杀心太重,竟然把已经投降的蔡雄飞给当众活劈了。”

    “劈了就劈了吧,不就是个狗汉奸嘛。”岳维汉淡然道。

    刘毅点点头,又道:“另外,新53团也击溃了伪7师,新51团和新52团在与日军第5师团的交战中也完全占据了上风,新51团团长马振霆甚至还在冶河边打了个伏击战,全歼了出城突击的日军战车中队,总座,二十辆战车啊!”

    “好!”岳维汉欣然点头,又道,“新39师呢?”

    “新39师那边暂时还没有消息……”刘毅话音未落,柳忻上校就疾步走进了作战室。

    “总座。”柳忻上校啪地立正,向岳维汉敬了记标准的军礼,“新39师急电,已于十分钟前全歼了伪华北治安军第6集团军所属之第13师,其中毙杀五百余人,俘虏四千余人,缴获的枪支弹药数量仍在紧张统计之中。”

    “呵呵,新39师也把活干完了。”刘毅闻言微笑道。

    “嗯。”岳维汉欣然道,“真想看看冈村宁次此时此刻的表情啊。”

    …………

    石门,华北方面军司令部。

    “什么!?”冈村宁次闻言霍然起身,瞪着平田正判少将,难以置信地道,“皇协军第8、第13师全军覆灭,第7师被击溃?”

    “哈依。”平田正判猛然低头,神情阴郁。

    现在看来,将皇协军九个师部署在第一线完全就是个错误!

    对面的中***队仅仅只发动了一次夜间突击,居然就全歼了皇协军两个师,外加击溃一个师,如此一来,第一批调集的皇协军九个师一下就丧失了三分之一的兵力,按照这样的消耗速度,撑不过三天,所有的皇协军建制就可能取消了。

    冈村宁次还指着这些皇协军当炮灰呢,却没想到闹了这一出!

    “八嘎牙鲁!”冈村宁次怒道,“沙子,这简直就沙子堆成的军队!”

    好半晌,冈村宁次才平息了胸中的怒火,沉声道:“命令,第5、第10师团立即在平山至赞皇一线展开,并连夜抢修防御工事,防备支那军夜间袭击!再给北平发电,命令齐燮元将皇协军第2集团军也调到石门来!”

    “哈依。”平田正判猛然低头,旋即领命而去。

    民国三十年(1941年)3月21日上午七时。

    天色刚刚放亮,日军野战重炮第5旅团的百余门重炮就开始了对土门要塞的炮击,两发试射之后,上百门重炮就开始了持续的急速射击,成吨成吨的榴弹就像是不要钱似地倾泄到了土门要塞的各个山头上。

    顿时间,土门要塞的各个山头被炸得土石横飞,硝烟弥漫。

    炮击半小时后,华北方面军直属航空兵团的第一批轰炸机也赶到了,数十架战斗轰炸机以三架为一个编队,排成了十几个梯队,逐次从天上俯冲而下,将一枚枚重磅航弹扔到了土门要塞的各个山头之上,顿时间,各个山头上就腾起了一团团巨大的蘑菇云。

    抱犊山主碉堡,地下二层。

    深藏地下的休息室里一片寂静,只有从地表传导下来的巨大的爆炸声,震得所有人耳膜轰鸣,这一刻,连坚固的钢筋混凝土地面都在簌簌颤抖,天花板上的灯泡也在剧烈地摇晃,投下的光线也变得忽明忽暗……

    不过,李青龙却显得神情从容,甚至还有心情泡咖啡。

    李青龙仅有的左眼微眯着,他的这份镇定功夫绝不是装出来的,对于土门要塞的碉堡工事群,这独眼龙的确有着足够的信心,小鬼子的重磅航弹是厉害,可它不会钻地啊,要想摧毁土门要塞的碉堡工事群,想都别想。

    “丹丹,唱段小曲。”独眼龙忽然转过头来,似笑非笑地望着身边的侍从副官。

    自从玉狐成为岳维汉的侍从副官之后,39集团军的高级将领们就很是眼热,都想着也给自己找个又漂亮又厉害的侍从副官,集团军里漂亮的女兵不少,可厉害的却没几个,所以到现在也只有独眼龙遂了心愿,把通讯队的胡丹少校给征服了。

    胡丹少校出身军统,还曾经随同刘铁柱的特战大队一起猎杀过坂垣征四郎,她的身手虽然比不上特战旅的那些妖孽大兵,可三五个普通大兵还真不是她的对手,因此对于胡丹这个侍从副官兼情人,李青龙无疑是相当满意的。

    胡丹忍不住白了李青龙一眼,嗔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听小曲?”

    “这是啥时候?***的时候呗!”李青龙猛然探出右手,一把搂住胡丹的小腰,然后将她丰腴的娇躯强行抱到了自己的大腿上,胡丹轻啐了一口,却没有抗拒的意思,反正这里是李青龙的军官休息室,未经允许是不会有人进来打扰的。

    炮击和轰炸足足持续了两个小时!

    直到上午九时,日军野战重炮第5旅团才停止了炮击,华北方面军直属航空兵团先后赶到的六个批次总计两百多架轰炸机也扔完了所有的航弹,又向硝烟弥漫的土门要塞进行了几轮俯冲扫射之后,终于振振翅膀返航了。

    上午九时十五分,日军终于开始了地面进攻。

    刚刚上到地面观察所的李青龙透过炮队镜往外看去,依稀可见大约两个中队的鬼子步兵驱赶着千余伪军摆成扇形的散兵阵形,向着土门要塞最外围的战壕缓缓逼近,距离外围战壕还有千米时,鬼子伪军突然开始加速,嗷嗷叫着开始了冲锋。

    土门要塞外围的三道战壕一片沉寂,甚至连人影都不见。

    看到对面的***阵地毫无反应,鬼子伪军顿时开始加速。

    鬼子伪军距离外围战壕还有两百米时,数以百计的***官兵突然间从战壕里冒了出来,说时迟那时快,上百挺轻重机枪还有几十门迫击炮已经架了起来,下一刻,密集的机枪火力顿时覆盖了土门要塞正前方的整片旷野。

    正向前冲锋的伪军顿时一片片地倒了下来。

    躲在后面的鬼子兵也没好到哪里去,他们是***几十门迫击炮的重点打击对象。

    鬼子伪军的第一次进攻仅仅坚持了不到十分钟,就仓皇败退了回去,战场上却遗留下了上百具尸体,还有更多的鬼子伪军只是受了伤,正躺在血泊中挣扎、哀嚎、***,这注定将是一场血战,惨烈的气氛从一开始就笼罩了整个土门战场……

    紧接着,日军又开始了报复性的炮击,小鬼子还是老一套。

    不过这次,进行炮击的再不是野战重炮第5旅团的上百门重炮了,而是日军各野战师团的野炮联队了,在短短的半个小时内,日军第17、第18、第20师团的上百门野战榴弹炮又向土门要塞倾泄了数百吨炮弹。

    接着,日军又开始了第二次进攻。

    面对坚固的土门要塞以及完备的防御体系,日军显得办法不多。

    重炮炸不开,航弹炸不平,日军就只能用人海战术来消耗***的弹药了。

    事实上,不仅日军,既便是当世最精锐的德军,在面对坚固的要塞工事时,同样也是办法不多,年前德军闪击法国时,也是因为德军出其不意取道荷兰、比利时,绕过了坚固的马其诺防线才最终长驱直入偷袭巴黎得手的。

    冈村宁次原本有机会绕开坚固的土门要塞,日军原本也有机会在土门要塞两侧的太行山区与***39集团军展开残酷的消耗战,不过遗憾的是,远在东京的东条上等兵做出了愚蠢的决定,逼得冈村宁次和日军只能强攻土门要塞了。

    在***强大而又密集的火力下,日伪军的第二次进攻很快又被击退了。

    战场上再次留下了上百具尸体,上次进攻中受伤的伤员因为得不到及时救治,有许多也因为流血过多而最终死亡了。

    然后日军又开始了第三轮炮击。

    然后又是日伪军的第四次冲锋。

    等到天色完全黑透时,日军才结束了第九次进攻。

    此时,土门要塞外的旷野上已经横七竖八地躺满了尸体,粗略估计,少说也有两千多具尸体,这还不算尚未咽气的伤员,当然,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伪华北自治军的二鬼子,战死的鬼子兵相对较少,全加起来也不过五六百人的样子。

    日军并没有趁着天黑抢救伤员的意思,***更不可能以德报怨。

    对于助纣为虐的二鬼子汉奸,***39集团军的官兵们绝不会半点怜悯。

    在***将士眼里,这些二鬼子在披上那身狗皮起,就已经不再是中国人了,射杀他们那是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石门,华北方面军司令部。

    平田正判打开了文件夹,正向冈村宁次报告一天激战下来后日伪军的战损:“第18师团步兵第114联队玉碎547人,另有百余人重伤,皇协军第1集团军第1师阵亡两千余人,方面军直属航空兵团第8飞行团损失两架中型轰炸机(被高射机枪击落)。”

    听完了平田正判的报告,冈村宁次的嘴角忍不住剧烈地抽搐了两下。

    一天,仅仅一天激战,居然就伤亡了六百多精锐步兵,这基本上就是一个步兵大队的基本战斗单位了,日军一个步兵大队虽然有千余人,可真正的步兵也就七百多人,按照每天一个步兵大队的消耗速度,三天就能打掉一个联队,十二天就能打掉一个师团!

    而根据参谋部兵棋推演的结果,土门要塞的中***队至少能坚持四个月!

    换句话说,日军如果选择强攻到底的话,就很可能要损失掉十个野战师团才可能拿下土门要塞,而且,还得有足够的伪军来给日军充当炮灰,按照第一天进攻结束后,日军和伪军的伤亡比例来判断,到时候损失的伪军将高达五十个师!

    这是个无比恐怖的数字,伪华北治安军现在总共也才18个师。

    冈村宁次正暗自心惊时,侍从副官忽然入内报告道:“司令官阁下,华北治安军总司令齐燮元将军求见。”

    “齐燮元?”冈村宁次皱了皱眉头,吩咐道,“带他进来吧。”

    “哈依。”侍从副官领命而去,很快就带着齐燮元走进了办公室。

    “齐桑,欢迎你的到来。”冈村宁次满脸热情地迎上前,和齐燮元热情拥抱。

    齐燮元是个干瘦的小老头,更是个铁杆汉奸,不过对于冈村宁次拿他的部队去当炮灰,心里还是有所不满的,当下愁眉苦脸地道:“冈村太君,这两天皇协军的损失太大了,明天的进攻能不能由皇军担纲主攻啊?”

    “八嘎!”平田正判怒道,“你的,敢跟皇军讲条件?”

    “平田君!”冈村宁次冷冷地瞪了平田正判一眼,旋即满脸微笑地向齐燮元道,“齐桑,这两天皇协军的伤亡的确很大,但是明天还是得由皇协军担纲主攻,这点请您务必理解,不过作为补偿,在太行山战役结束后,我可以考虑给皇协军扩编。”

    “哦?不知冈村太君打算给我们皇协军增加多少个集团军的编制?”齐燮元顿时有些意动,作为带兵的官长,都希望自己的部队规模越庞大越好,这就好比一个赌徒,部队就是他手里的赌注,部队越多,赌注就越充足,赢的就越多。

    冈村宁次道:“齐桑,再给你八个集团军的编制,怎么样?”

    “请冈村太君放心,我们皇协军一定誓死效忠天皇陛下!”齐燮元闻言顿时大喜,在这个老东西想来,只要冈村宁次答应扩编,既便现在的八个集团军全部打光了也无所谓,反正华北有的是青壮年,只要大***帝国不倒,部队随时都能重新拉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