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驻马太行侧 > 第388章 疯狂的机枪手
    第388章 疯狂的机枪手

    民国三十年(1941年)4月5日,中日两军已经在土门要塞激战半月之久。

    这半个多月来,日伪联军一直试图以人海战术淹没土门要塞外围的战壕工事,不过代价是悲惨的,半个月已经过去了,日伪联军的伤亡数字已经超过了五万人,其中将近四万人直接战死在了土门要塞前。

    这天上午,一位特殊的客人来到了抱犊山主碉堡。

    当杜月梅穿过地下通道上到地表阵地时,只见几十个***官兵正靠在水泥掩体的墙壁上闭目打盹,看到***官兵们疲惫得连眼睛都睁不开的模样,杜月梅不禁鼻际发酸,美目里更是已经蓄满了晶莹剔透的泪水。

    杜月梅出身名门,年轻,漂亮,身材高挑,皮肤白皙,最重要的是,她是中央日报社的头牌记者,这次,她是慕名前来的,尽管上司、同事还有家人都激烈反对,可杜月梅却毅然决然地来到了土门要塞,她要亲身经历这场惨烈、残酷的战争。

    陪同杜月梅前来的少校联络官正要唤醒熟睡的官兵时,却被杜月梅制止了。

    杜月梅从官兵们横七竖八的胳膊和大腿中间穿过,蹑手蹑脚地走进了旁边的观察哨。

    观察哨里有个上等兵正在放哨,上等兵听到身后传来的动静,旋即猛然转身,端着刺刀厉声大喝道:“谁!?”

    杜月梅瞬间美目圆睁,花容失色。

    那上等兵明显已经很疲劳了,眸子里都布满了血丝,一看就是睡眠严重不足的症状,可是,杜月梅却还是从上等兵的眼神,还有他手中的刺刀上感受到了凛冽的杀气,这一刻,杜月梅心想,假如她是***鬼子,此刻恐怕早已经死在上等兵的刺刀下了!

    杜月梅正不知所措时,上等兵却看到了她身后的少校联络官,旋即就释然了。

    目光在杜月梅“画中美人”般俏丽的脸蛋上打了个转,上等兵又毫不犹豫地转身,重新行使他的警戒职责。

    杜月梅拍了拍酥胸,旋即大着胆子站到了上等兵身边。

    抱犊山主碉堡位于抱犊山顶,视野很好,透过观察哨位的瞭望孔往外看去,土门要塞以外的战场景像全都历历在目。

    杜月梅注意到,要塞外的战场上横七竖八地躺满了一截截黑乎乎的物体,这些物体层层叠叠,数量极大,几乎从抱犊山的山脚一直延伸到数里之外,由于此时天色尚暗,杜月梅并没有看清那是些什么物体。

    杜月梅正欲开口询问时,一阵山风穿过瞭望孔吹了进来。

    顿时间,一股无比浓冽的恶臭沁入了杜月梅的鼻际,杜月梅骤然感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恶心,当即弯腰扶着观察哨的水泥墙壁干呕起来,少校联络官适时上前,一边轻轻地拍打着杜月梅的背部,一边讨好地道:“杜记者,赶紧把口罩戴上吧。”

    “我不!”杜月梅倔强地摇了摇头,旋即强忍着剧烈的呕吐欲望,问上等兵道,“外面旷野上那层层叠叠的都是些什么东西呀?”

    “尸体!”上等兵就冷森森地道,“小鬼子和汉奸伪军的尸体!”

    “啊……这么多全是尸体!?”杜月梅先是俏脸煞白,旋即再次弯腰剧烈地干呕起来。

    就这么片刻功夫,东方天际已经大亮了,透过薄薄的晨曦,一轮红日正从东方地平线上冉冉升起,日出的景像,永远都是那么的瑰丽、壮观,毫无征兆地,上等兵脸上的表情却猛然间绷紧了,旋即拿起警报器使劲摇动起来。

    “呜……”霎时间,刺耳的警报声就响彻了整座抱犊山。

    杜月梅猛然回头,刚刚还横七竖八躺满一地的***官兵们全都已经翻身爬了起来,这些官兵们刚刚还是一副有气无力、疲惫到死的样子,可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就立刻变得龙精虎狼,精神抖擞了,旋即又一溜烟地似地冲进了地下通道。

    杜月梅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突然感到自己整个人都“飞”了起来。

    惊回头,杜月梅才看到自己居然被那上等兵拦腰给提溜了起来,上等兵拎着杜月梅这个大活人竟跟他没事人似的,一边向地下通道飞奔一边骂骂咧咧地道:“你个死妮子,还愣在这里干呢?等着小鬼子的飞机来炸你啊?”

    陪同杜月梅前来的少校联络官反应明显慢了半拍,等他回过神来时,美女记者早已经被那个大头兵给提溜进地下通道了,少校联络官心里那个气啊,心忖这个狗日的抢美人倒是挺麻利,就是不知道待会打起鬼子来利索不利索?

    此时的少校联络官绝没有想到,刚才那上等兵杀鬼子岂止是利索?

    日军轰炸机和重炮对土门要塞的狂轰滥炸足足持续了四十分钟,等到晕头转向的少校联络官陪着同样晕头转向的杜月梅再次上到地表掩体时,整个抱犊山主碉堡的表面工事早已经被激烈的重机枪怒吼声给充满了。

    杜月梅一眼就看到了刚才提溜她进地下二层的上等兵。

    那上等兵单膝半跪在射击位后面,双手扶住马克沁重机枪的枪把正在猛烈扫射,重机枪的枪机正在猛烈地来回伸缩,由金属弹链联成一长串的大口径机枪子弹正源源不断地通过枪管左侧的进弹口输入弹仓,旋即又化为一枚枚空弹壳,叮叮当当地跳落在地。

    前后不过几分钟时间,上等兵那副原本极为英俊耐看的五管轮廓就已经被机枪子弹的底火硝烟给熏成了锅底脸,然而,不知道因为什么,杜月梅却感到自己的芳心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撞了下,旋即整个人就变得有些恍忽起来。

    迷迷糊糊间,杜月梅就来到了上等兵的身边。

    正在给机枪喂子弹的副射手看到了杜大记者,赶紧用肩膀撞了撞上等兵。

    上等兵双手紧握机枪把手,射得正起劲呢,当下没好气道:“撞球啊你?”

    列兵副射手翻了翻白眼,不说话了,换成平时,杜月梅听到如此粗鲁的话,铁定不会有什么好脸色,可是今天,杜大记者却罕见地没什么反应,而且上前两步,顺势在上等兵的右侧蹲了下来,一股幽香霎时沁入了上等兵鼻际。

    上等兵百忙中回过头来,见是杜大记者顿时没好气道:“你个死妮子,跑这干吗来了?赶紧回去,这里不是你呆的地儿!”

    杜大记者白了上等兵一眼,美滋滋地道:“嗳,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叫杜月梅。”

    “你个死妮子,老子没空搭理你,赶紧走人!”上等兵说着就有些不耐烦了,旋即扭头向不远处愣着的那个中央军派来的少校联络官道,“那个谁,你死人啊,赶紧把这死妮子提溜走,别妨碍老子杀鬼子!”

    少校联络官顿时气得满脸通红,心忖他一个堂堂中央军少校,却被个杂牌上等兵当成列兵般呼来喝去,这他娘的什么世道啊?

    杜月梅却嘟起了小嘴,不依道:“我不走,我是中央日报派来的战地记者!”

    “战地记者?”上等兵皱了皱眉头,不再说什么了,手中的马克沁重机枪却没停过。

    “嗳,你叫什么名字啊?”杜大记者还真挺有毅力,不问出上等兵的姓名绝不罢休。

    “铁男!钢铁的铁,男人的男!”上等兵打得性起,一把脱去身上的军装,露出了强健的倒三角形胸肌,还有曲起的胳膊上鼓起的肌肉疙瘩,霎时给了杜大记者剧烈的视觉冲击,杜大记者从未想过,男人的身体竟然也可以如此的魅力四射。

    “铁男上等兵。”杜大记者抿了抿小嘴,问道,“你杀过鬼子吗?”

    “废话!”上等兵冲射击孔外呶了呶嘴,没好气道,“老子不正杀着呢吗?”

    杜大记者凑到上等兵的身边,透过狭窄的射击孔往外看去,只见一队队的鬼子伪军正在尸横遍野的战场上进行着自杀式的冲锋,而上等兵的机枪准星却在不断地追逐着这些鬼子伪军,准星过处,原本正弯腰冲锋的鬼子伪军顿时便一片片地躺了下来。

    杜大记者的视力极好,虽然相隔极远,可她仍然看到有个鬼子兵被上等兵直接爆头,整个脑袋就像是西瓜般绽裂了开来……杜大记者何曾见过如此惨烈的景像?当下就扶着上等兵的熊腰,弯腰剧烈地干呕起来。

    “嘿嘿……”上等兵霎时就笑了,一下露出了白森森的牙齿。

    “1012、1013、1014、好家伙,一气摞倒三个,1016了!”好半晌,杜大记者才止住干呕,勉强直起身来,然后很快她便注意到上等兵旁边的列兵嘴里正在念念有词,当下就好奇地问上等兵道,“嗳,铁男,他在数什么啊?”

    “没什么,就干掉了千把个鬼子伪军。”上等兵一边猛烈开火,一边淡然应道。

    杜大记者的小嘴霎时张成了“o”形,美目里更是充满了震惊、怀疑、畏惧、钦佩等等无比复杂的情绪,1016个!老天爷呀,这家伙竟然干掉了一千零十六个鬼子伪军!对于鬼子伪军来说,这家伙岂不是个彻头彻尾的冷血屠夫!?

    次日,中央日报的头版头条上就出现了杜大记者的战地通讯稿。

    通讯稿的正标题是“疯狂的机枪手”,副标题赫然是“国民革命军39集团军土门要塞警备旅上等兵铁男,于开战半个月内,已累积毙杀日寇及伪军一千零十六人,成为整个集团军乃至整个民国第一个毙敌上千的上等兵!”

    文章一经刊载,顿时间就引起了轰动。

    在短短数日之内,西方美、英等国纷纷争相转载,一夜之间,铁男就成了家喻户晓的名人,甚至连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人都知道了他的事迹,有个好莱坞的大导演甚至萌生了以铁男的事迹为母本,拍慑一部战争大片的想法。

    一时之间,铁男都几乎成为美国的国家英雄了。

    当然,铁男的事迹也不可避免地传到了日军高层的耳朵里。

    东京,陆军总部。

    “平!”东条英机一拳重重地砸在桌子上,怒不可遏地道,“冈村宁次这个蠢货,他究竟想干什么?区区一个支那上等兵,居然就击杀了上千名英勇的帝国武士以及皇协军官兵,他还嫌不够丢脸吗?帝国和皇军的脸都被他丢尽了!”

    旁边的幕僚和秘书全都低垂着头,噤若寒蝉。

    好半晌,东条英机才终于压下了胸中的怒火,向秘书说道:“本藏君,你马上去跟皇宫还有闲院宫接洽一下,我要紧急觐见天皇陛下还有载仁殿下,冈村宁次这个蠢货实在是太不像话了,我想他已经不适合继续担任华北方面军司令官了。”

    苍岩山区,39集团军司令部。

    刘毅将一份中央日报摆到了岳维汉面前,笑道:“总座,铁男上等兵这几天真可谓是出尽了风头,全世界的华人华侨,怕是没几个不知道他的大名了吧?海伦小姐也刚刚从美国发来电报,说他都快要成为美利坚的国家英雄了,呵呵。”

    说此一顿,刘毅又道:“还有,我听说中央日报社的那战地记者,现在跟铁男上等兵可是打得火热,这小子,不仅要名扬天下,只怕还要抱得美人归哦,真正让人羡煞,话说那个杜记者长得真是,连我见了都有些眼热啊。”

    “这也是实至名归嘛,试问古往今来,有几个人能像铁男一样杀敌上千?”岳维汉说此一顿,旋即又皱眉说道,“不过,冈村宁次这老鬼子这次就跟疯了似的,居然连续猛攻了半个多月,这不像是他的一贯作风啊,参谋长,你说会不会有什么阴谋?”

    “不好说。”刘毅沉吟着道,“不过,就这样猛攻不止,的确不是冈村宁次的作风。”

    岳维汉沉吟片刻终究还是不太放心,当下向刘毅说道:“参谋长,我想去土门要塞看看情况,司令部就交给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