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驻马太行侧 > 第409章 钢铁洪流(下)
    第409章 钢铁洪流(下)

    缅北。

    颠簸不平的泥土公路上,由60余辆九五式轻型坦克以及100余辆卡车组成的车队正向着孟拱方向滚滚开进,其中40余辆卡车的后面还拖拽着各式口径的山炮、高射炮以及战防炮,这股钢铁洪流就是日军第33师团的搜索联队以及山炮联队。

    两名大佐军官在数十名军官的簇拥下登上了公路边的小土坡。

    这两名大佐军官不是别人,就是山炮第33联队的联队长福家政男大佐以及搜索第33联队的联队长德川敏明大佐。

    福家政男望着脚下滚滚开进的钢铁洪流,不无担心地向德川敏明道:“德川君,此次师团部来电,师团长阁下的语气前所未有的严厉,看来支那军的战车部队给了师团本部很大的压力,你我若不能在中午之前赶到孟拱,怕是很难交待了。”

    “唉。”德川敏明叹了口气,忧心冲冲地道,“可是缅北的道路状况如此,工兵联队的效率又如此低下,想在中午之前赶到孟拱又谈何容易?福家君,按照部队目前的行进速度,能在天黑之前赶到就不错了。”

    话落,福家政男和德川敏明两人相对无语。

    就在这时候,天上突然传来了隐隐约约的引擎轰鸣声,有眼尖的鬼子兵立刻手指虚空大声惊叫起来:“战机,盟军战机!”

    福家政男和德川敏明急抬头看时,两家盟军战机已经从薄薄的云层中钻了出来。

    “八嘎牙鲁!”福家政男恶狠狠地咒骂了一句,旋即气急败坏地怒吼道,“命令部队,紧急疏散,高射炮中队立即停止前进,准备防空,快,快快滴……”

    然而,不等福家政男的命令下达,4枚重磅航弹已经从天而降。

    福家政男和德川敏明的瞳孔顿时急剧收缩,望着从高空急速坠落的航弹,两人的心顷刻间就沉入了九幽谷底,从巨大的弹体判断,这4枚航弹少说也在1000磅以上,这个级别的航弹,就是上万吨的战列舰也能炸沉!

    “轰……”一枚航弹直接落在小土坡旁边,旋即就是惊天动地的巨大爆炸。

    顿时间,一团巨大的蘑菇云就以爆点为中心猛烈地升腾起来,贴近地面处,爆炸产生的巨大气浪迅速向着四周扩散,顷刻间就卷起了漫天尘土,气浪所过之处,人畜顷刻间就被撕扯成碎片,卡车、坦克也在顷刻间被扭成了麻花!

    公路旁边的小土坡更是直接消失了,爆炸现场只留下了一个直径超过80米,深达10余米的巨大弹坑,刚刚还站在小土坡上的福家政男、德川敏明还有几十个鬼子兵,此时早已经尘归尘、土归土,缥缥缈缈回归东瀛岛去了。

    不等鬼子兵们从巨大的爆炸中回过神来,云层中又钻出了两架盟军战机!

    旋即又是4攻巨大的航空炸弹从天而降,听着航弹与空气摩擦发出的刺耳尖啸,鬼子兵再漠视死亡,此刻也感到了巨大的恐惧……

    孟拱前线。

    第五军坦克团的钢铁洪流已经击穿第33师团临时构筑的两道防线,继步兵第215联队之后,步兵第213、第214联队也先后被击溃,在200师主力顺着坦克团凿开的缺口突入日军纵深之后,日军第33师团终于完全崩溃了。

    战局是毫无悬念的一边倒,日军终于为他们的狂妄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兵荒马乱中,樱井省三在十数名鬼子兵的护卫下躲进了一个缅甸小村庄。

    此时,日军第33师团已经完全丧失了建制,樱井省三的师团部也被打散了,野战医院和卫生队的医护人员早不知道跑哪去了,通讯队、特战队还有辎重队死的死伤的伤,走的走散的散,只有村田教生还带着十数名参谋人员跟在樱井省三身边。

    “师团长阁下,喝点水吧。”村田教生端着半碗清水来到了樱井省三面前。

    樱井省三机械地接过水碗,再抬头看着村田教生以及四周警戒的十数名参谋人员,心头猛然涌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悲凉。

    半年前,樱井省三由陆军少将晋升中将,并调任第33师团担任师团长,旋即第33师团就被编入了南方军,那时的樱井省三,只想着替天皇扫平天下,替帝国开疆拓土,是何等的意气风发?然而现在,第33师团却完了……

    樱井省三心境悲凉,村田教生的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

    还有参谋部的那十几个作战参谋,此时也是人心惶惶。

    这些鬼子兵虽然狂热地信奉着武士道精神,却终究也是血肉之躯,在遭到远征军钢铁洪流的惨烈***之后,当初入缅时的骄横之气早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却是无助、绝望、颓废以及悲伤,有个少尉参谋甚至神经质地唱起了家乡的民歌,日语歌曲特有的幽怨和凄苦在芭蕉林里飘来荡去,让樱井省三的心里更添几分凄惶……

    少尉参谋一曲唱完,樱井省三忍不住长长地叹了口气。

    少尉参谋婉转的歌声让樱井省三想起了他的家乡名古屋,当春天来临时,那里漫山遍野都是盛开的樱花,当樱花凋零时,那纷纷扬扬落下的花瓣,就像是凄美的春雪,使人的内心总是充满了无尽的伤感……

    再叹了口气,樱井省三毫不犹豫地拔出了王八盒子,对着太阳穴就欲饮弹自尽,村田教生眼疾手快,急抢上前来抱住了樱井省三的右手,神情凄惶地劝说道:“师团长阁下,局面并没有坏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我师团仍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反败为胜的机会?”樱井省三的眼球子微微转动了下。

    “哈依!”村田教生猛然低头道,“师团长阁下,只要德川君的搜索联队和福家君的山炮联队能够及时赶到,我师团就能迅速由守转攻,那时候,被支那军打散的部队就会重新聚集起来,然后一鼓作气击溃当面之支那军,直至夺回孟拱!”

    “夺回孟拱?”樱井省三寂如死灰的心境似乎又复活了。

    然而过了不到五秒钟,樱井省三刚刚升起的希望就破灭了。

    一名少尉军官带着两名鬼子兵急匆匆地冲进了樱井省三临时落脚的小院,其中一名鬼子兵的背上还背着无线电台,然而,电台的到来并没有给樱井省三带来任何好消息,却反而给他带来了一个噩梦般的坏消息,山炮联队和搜索联队出事了!

    “师团长阁下!”少尉军官惨然报告道,“山炮联队和搜索联队在行军途中遭到了盟军战机的轰炸,搜索联队遭到空前重创,山炮联队之所有火炮悉遭摧毁,两联队之人员亦遭到极大杀伤,已经完全丧失了战斗力……”

    “什么!?”村田教生失声道,“怎么会这样?”

    樱井省三眸子里刚刚浮起的生气顷刻间再次消散,山炮联队和搜索联队遭到重创,第33师团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在丧失了制空权的前提下,日军官兵的两条短腿是怎么也跑不过中***队的汽车轮子的,这回,第33师团是真的完了。

    村田教生叹了口气,向少尉军官下令道:“给所有能够联络上的部队发报,命令他们不准后撤,各自为战,决死抵抗!”

    孟拱,200师师部。

    史迪威忽然从作战室外兴冲冲地走了进来,旋即对着岳维汉的耳畔轻轻耳语了几句,岳维汉脸上顿时间就露出了毫不掩饰的喜色,罗卓英、戴安澜等高级将领的目光顿时就齐刷刷地聚集到了史迪威和岳维汉两人身上。

    “诸位,告诉大家一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迎上众人热切的眼神,史迪威以略显激动的声音说道,“飞虎队刚刚编成的第5中队已经轰炸了日军第33师团的搜索联队以及山炮联队,日军的坦克、装甲车还有各式火炮等重装备,几乎被摧毁殆尽!”

    作战室里先是一片肃静,旋即就爆出了巨大的欢呼声,许多年轻的作战参谋更是激动地脱下军帽用力地抛往空中,纵然是戴安澜、罗卓英这样的***高级将领,脸上也露出了毫不掩饰的激动之色,因为这的确是激动人心的好消息!

    日军第33师团的搜索联队和山炮联队遭到重创,也就意味着第33师团完全丧失了与远征军对抗的实力,再加上日军第33师团的建制已经完全被打乱,师团长找不着大队长,大队长找不着小队长,小队长找不着自己的兵,这样的情形下,拿什么与***抗衡?

    在此起彼伏的欢呼声中,史迪威和岳维汉却大步走到了悬挂丧上的作战地图前。

    作战地图上,代表日军第33师团的蓝色箭头已经被作战参谋在第一时间擦掉了,取而代之的却是附近一个个的蓝色圆圈,意味着还有许多日军小股部队仍在负隅顽抗,而代表第五军坦克团的红色箭头却从孟拱出发,直接向南延伸了将近五十公里!

    史迪威叼着烟斗美美地吸了一大口,然后回头问岳维汉道:“岳,接下来是不是要对日军第18师团下手了?”

    岳维汉微笑不语,只是拿起红色铅笔沿着坦克团推进的方向划了个巨大的圆弧,站在旁边的作战参谋顿时发出了一片吸气声,因为岳维汉所画的这个圆弧半径明显已经超过了一百公里,几乎将右翼的日军第18师团完全裹了进来!

    “命令坦克团和600团,不要停下来,沿着这条线全速推进!”岳维汉扔掉铅笔,旋即回头向戴安澜道,“汽车团运载598团、599团随后跟进,不要考虑后勤补给的问题,200师的任务就是进攻、进攻、再进攻!”

    戴安澜哼了声算是回应,心里却默认了岳维汉的命令。

    “余师长。”岳维汉又向刚刚赶到的96师师长余韶道,“孟拱的防务由你们师接替,你们师除了要保护公路和铁路的畅通外,还要全力清剿第33师团的残部,尤其不能让这些残部重新聚集起来,需要注意的是,鬼子很可能会得到缅甸土著的帮助!”

    “请总座放心。”余韶就比戴安澜会做人多了,当即立正敬礼道,“我们98师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鬼子兵,更不会让鬼子的残部重新聚集起来,缅甸土著若是不识相,真敢助纣为虐的话,我们98师的官兵是绝不会心慈手软的!”

    “廖师长!”岳维汉的目光最后落在了新22师师长廖耀湘,“你们师的任务最严峻,此次孟拱会战能不能大获全胜,就看你们师能不能顶住日军第18师团的进攻了,不过你应该感到庆幸,日军第18师团并没有配属战车部队!”

    廖耀湘冷然道:“小鬼子既便有战车部队,我们新22师也照样顶得住!”

    “好,勇气可嘉,希望你的部队能和你一样硬气!”岳维汉嘴上夸赞,心中却是哂然一笑,廖耀湘会说出如此狂妄的话,足见他对坦克集群的强大突击能力是缺乏认识的,也难怪在东北战场,他的十几个美械师会被林总一网成擒。

    不过,廖耀湘虽然狂妄,新22师却是一支响当当的劲旅!

    早在参加衡阳会战之前,新22师就已经摩托化师了,装备之精良,仅次于同属第五军的机械化师200师。

    衡阳会战,荣1师和200师负责正面进攻,新22师却负责扎口袋,因而承受了中村旅团覆灭前最疯狂的进攻,新22师当时的师长邱清泉不顾个人安危,亲临前线督战,最终成功地挡住了中村旅团,为荣1师和200师赢得了合围的时间。

    正是这一战,新22师打出了赫赫声名,邱清泉也赢得了邱疯子的响亮浑名!

    新22师的番号里虽然带着个新字,可战斗力却绝对是一流的,能打硬仗、恶仗,尤其善打防御战,如果说200师是第五军的利矛,那么新22师就是第五军的坚盾,由新22师来阻击日军第18师团,那是再合适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