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驻马太行侧 > 第469章 中国空军,雄起
    第469章 中国空军,雄起

    吉隆坡,日军第10师团司令部。

    急促的脚步声中,第10师团参谋长石原四郎大佐已经走进了作战室,旋即猛然收脚立正,向山下奉文和片村四八报告道:“司令官阁下,师团长阁下,前沿观察哨报告,沙阿兰海滩方向发现大群盟军战斗机,机型为p-51野马型。”

    “沙阿兰海滩!?”片村四八霍然回头,无比震惊地望着山下奉文,凛然说道,“司令官阁下真是料事如神!”

    “这只是盟军用来夺取制空权的战术空军。”山下奉文摆了摆手,不以为然道,“除非盟军的轰炸机群也同样出现在沙阿兰海滩方向,否则不足以说明问题,盟军的抢滩登陆地点可以是马来半岛西海岸的任何海滩。”

    片村四八点了点头,旋即又回头向石原四郎道:“命令,航空兵所有战斗机立即升空迎击,绝不能让盟军轻易夺取制空权!”

    “哈依。”石原四郎猛然低头,领命而去。

    沙阿兰海滩上空,大群盟军飞机正在编队飞行。

    担任夺取制空权以及警戒封锁任务的盟军飞机共有800余架,全都是清一色的p-51野马型战斗机,其中有200余架为中国空军,为了保持足够的机动性能,所有的p-51战斗机都没有挂载航弹,也没有装载对地攻击的火箭弹。

    王伟稳稳地驾驶着座机,与两架僚机保持编队飞行。

    王伟来自富饶的江苏南通,日寇入侵后,王家举家内迁,在漫长的逃难途中,全家十九口人先后死于日军航空兵的机枪或者轰炸之下,那时的王伟还只是个年仅十四岁的孩子,却在幼小的心灵里埋下了对日机的刻骨仇恨。

    独自一人逃难到了云南,在好心人的资助下才重新进了学堂,然后顺利考上了西南联合大学,中国远征军的宣传短片“百万青年百万军”在联大校园公映之后,王伟就和西南联大的八千余名青年学生跨出国门来到了缅甸。

    到了缅甸之后,王伟才发现参加远征军的青年学生足有十多万人。

    这十多万青年学生中,绝大部份都被安排到了非战斗岗位上,其中两万多名体魄强壮的学生则进了野战部队,变成了一名光荣的装甲兵,而王伟等五千余名层层筛选出来的幸运儿则去了印度汀江,成了一名光荣的空军战士。

    经过两年的训练,绝大部份成员都成了地勤,只有王伟等千余人坚持到了最后。

    王伟终于实现了儿时的夙愿,有了驾驶战鹰,亲手向日军航空兵讨还血债的机会!

    往事如烟,一幕幕地从王伟脑海里掠过,倏忽之间,耳机里传来了中队长的呼叫:“各小队注意,前方发现敌机,坐标:xxx、yyy,重复一遍……”

    王伟的双眸霎时因为充血而变得赤红,旋即将通讯频道调到小队通讯模式,对着麦克风怒吼道:“青子,阿正,准备干活了!”

    “好嘞!”

    “没问题!”

    耳机里传来了两声干脆俐落的回答。

    旋即三架战斗机同时做了个漂亮的侧滚翻战术动作,顷刻间脱离了主编队。

    下一刻,越来越多的战斗机先后脱离了主编队,三架一组布满了整个空域,短短不到半分钟,800多架盟军战斗机就迅速进入了战斗模式。

    又过了大约五分钟,前方薄薄的云层里蓦然钻出了大群日机。

    日军战机大约有两百余架,全都是皮薄馅大的零式战斗机,在骄阳的照耀下,涂在零式战斗机身上的太阳图案显得很是醒目,在武士道精神的影响下,小鬼子还真是悍不畏死,区区两百多架零式战斗机居然就敢升空迎击800余架p-51野马战斗机。

    占领远东之后,日本的飞机产量已经不低了,年产量都已经超过了5000架!

    不过遗憾的是,日本飞机生产的速度根本就赶不上消耗的速度,关键还是日本飞机的性能太次了,面对p-40战鹰,零式战斗机还能凭借速度优势取得上风,可在p-51野马横空出世之后,零式战斗机立刻就成了空中活靶。

    说到底,日本的科技底子还是太单薄了,无法研制出性能更好的战斗机。

    日本国内以及远东基地生产的零式战斗机几乎都装备给了南方军,可南方军的航空兵团却始终保持着200架左右的规模,新装备的战机很快就会在激烈的空战中消耗殆尽,别看这两年东南亚没有爆发大型会战,可空战却从未停止过。

    飞虎队虽然调去了地中海战场,可太平洋舰队还在东南亚呢。

    经过两年多的空战锤炼,美军飞行员的素质已经全面超越了日军航空兵,美军战斗机的性能更是远胜日军战斗机,再加上陈纳德的“狼群”空战理论对美国空军的影响,空战结果一边倒的局面也就不可避免了。

    迎着前方出现的日机,王伟嘴角绽起了一丝狞笑。

    虽然从未经历过真正的实战,可王伟却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紧张,空战战场跟地面战场还是有着本质区别的,在地面战场,对着那震碎耳膜的炮声,那噗噗呼啸的子弹,还有身边战友血肉横飞的可怕景像,心理素质再好的新兵也会精神崩溃。

    可在空中,却听不到任何可怕的声音,空中格斗更像是一场游戏。

    此时此刻的王伟,显得无比兴奋,为亲人复仇的念头已经完全控制了他的思绪,这让他完全忽略了初战者应有的紧张情绪,王伟使劲一推操纵杆,胯下座机顿时加力全开,闪电般扑向了对面一架机身上除了太阳图案外,还涂有十九道横纹的日机!

    福田家正稳稳地驾驶着战机,神情冷漠地看着对面呼啸而来的三架盟军战机。

    很明显,对面扑来的三架盟军战机并非美军战机,而应该是中国空军的战机,因为这三架战机的机身涂的不是星条旗,而是青天白日旗!

    中国也有空军?福田大尉嘴角绽起了不屑的杀机。

    作为南方军航空兵团里为数不多的老牌飞行员,涂在机身上的十九道横纹就代表着福田家正的战绩,在超过二十次的空战中,福田大尉总共击落了十九架美军战机,而且全都是p-51型野马战斗机,这在日军航空兵中,绝对是无人能及的辉煌战绩。

    福田大尉正思忖间,处在攻击箭头位置的中国战机率先开火,安装在机翼下的六挺重机枪同时喷吐出了猛烈的火力。

    “愚蠢的支那人,浪费子弹而已。”

    福田大尉随意拨动操纵杆,胯下的零式战斗机立刻做了个“z”字摆动,轻而易举地避过了对面中国战机的机枪扫射,旋即福田大尉也摁下了机枪按钮,出人意料的是,对面的中国战机居然也做了个“z”字摆动,同样避过了他的机枪扫射。

    倏忽之间,另外两架中国战机呼啸而至,12挺重机枪重时开火。

    “有点意思。”福田大尉自知正面不能力敌,旋即猛拉操纵杆,胯下的零式战斗机顿时猛然向上爬升,接着又是一个空翻,轻而易举地反过来咬住了三架中国战机的尾巴。

    三架中国战机骤然失去目标,已经预感到不妙,也迅速做出了反应,两翼的僚机同时向左右两侧翻滚规避,中间的长机则做了跟福田大尉相同的战术选择,也是猛然向上爬升接着又做了个空翻,顷刻间又与福田大尉正面相对。

    不过,三架中国战机的合击阵形却是不攻自破了。

    福田大尉连续摆动操纵杆,轻盈的零式战斗机顿时向着左侧连续翻滚,转瞬之间就已经与中路的中国长机交错而过,旋即福田大尉就咬住了左翼的中国僚机,中国僚机虽然极力规避,却始终无法摆脱福田大尉的锁定。

    追逐不到五秒钟,在另外两架中国战机回头加入战团之前,福田大尉就已经凭借高超的空战技巧以及丰富的空战经验,准确地锁定并且击中了中国僚机的油箱,中国僚机顷刻间凌空爆炸,化成了熊熊烈焰。

    “青子!”

    “青哥!”

    看到卫长青驾驶的战机凌空爆炸,王伟和另一架僚机的飞行员曹至正顿时嗔目欲裂,同时对着麦克风厉声怒吼,只可惜他们的战友却永远也听不到了。

    敌人出乎意料地强大,王伟顿时收起了轻视之心,人也从复仇的情绪中冷静了下来,当下透过通话器对曹至正说道:“阿正,这个老鬼子看来是个高手,既便是我们的教官出手也未必能稳操胜券,继续缠斗下去我们肯定讨不到便宜。”

    “嗯。”曹至正也道,“待会我做诱铒,给你创造机会!”

    “不行,我是长机!”王伟断然反驳道,“我来做诱饵!”

    “队长,你的技术比我强,如果让你当诱铒很可能只是白白牺牲。”曹至正惨然道,“只有我来当诱饵,或许还有干掉这个老鬼子的机会,队长,兄弟去了,别忘了逢年过节在我的牌位前烧几柱香,再浇几碗吃剩的老酒,哈哈哈……”

    “阿正,我命令你……”王伟话音未落,曹福至却已经关闭了通讯器。

    下一刻,曹福正的座机已经迎向了刚刚兜转过来的日军战机,见战友决心已定,王伟再没有片刻的犹豫,旋即做了个空中大回环,从远处回头咬住了战友的机尾,两人所执行的战术并不复杂,其实就是同归于尽的打法。

    当然,如果王伟和曹福正的技术足够出色,牺牲就能避免。

    对于两人的用意,福田家正一眼就看穿了,不过他还是毫不犹豫地调整飞行姿态切入了两架中国战机中间,对于自己的技术,福田家正还是相当自信的,他有绝对的把握抢在后面的中国战机击落自己之前,率先击落前面充当诱饵的中国战机!

    转瞬之间,福田家正的座机已经咬住了曹福正的机尾,与此同时,他的座机也遭到了王伟驾驶的野马战机的锁定,王伟和福田家正几乎是同时开火,结果福田家正一下就打爆了曹福正的油箱,王伟却只打伤了福田的左侧机翼。

    幸运的是,零式战斗机为了追求机动性以及强劲的动力,极大地降低了机身强度,因此当福田座机的机翼被击伤之后,继续飞行不到五秒钟,左侧机翼就率先脱离了机身,旋即整机开始剧烈翻滚,最后惨遭空中解体。

    王伟的座机从福田座机残骸附近呼啸而过,旋即又向着空中洒落的曹福正的战机残骸敬了记军礼,含泪高喊:“中国空军,雄起!雄起!!雄起!!!”

    这句口号是临出征前,王伟和战友们约定的击落日机之后的祝捷口号,现在,日机终于被击落了,战友们却永远也听不到这句响亮的口号了,王伟却顾不上悲伤,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架机迎向了又一架日军战斗机。

    安达曼海上空。

    20余架b-17战略轰炸机组成的机群正向南缓缓飞行。

    b-24战略轰炸机的大量服役之后,b-17轰炸机的生产线就已经关停了,随着对欧洲大陆尤其是德国本土的持续轰炸,美国空军的数百架b-17轰炸机基本上已经消耗完了,剩下几十架伤痕累累的b-17轰炸机实在不堪重用,才被转调到了亚洲战场。

    紧随轰炸机群身后的,则是400余架挂载重磅航弹以及火箭弹的野马战斗机。

    野马机群之后,又是100多架dc-3型运输机,运输机上负载了中国远征军空降师第1团的2500余名官兵以及武器弹药。

    去年的奇袭仰光之役,由宝山师第1团临时整训的空降团损失惨重,全团减员超过了七成,团长杜学文也壮烈牺牲,不过,空降团损失惨归惨,却顽强地坚持到了援军的到来,缅甸战事的最终逆转,空降团当记首功!

    中国有史以来的第一支空降兵,由此一战成名!

    中国远征军发出号召,百万壮丁和十万青年学生大举进入缅甸之后,岳维汉很快就重建了空降团,并且将空降团扩充成了空降师,原宝山师第1团的参谋长李久鼎上校也踌躇满志地当上了中国有史以来第一个空降师的少将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