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驻马太行侧 > 第496章 轰炸北平
    第496章 轰炸北平

    民国32年(1943年)10月30日,青岛光复!

    消息传到欧洲,冈村宁次终于急了,连夜赶赴“狼穴”求见希特勒。

    冈村宁次并不知道,就在他赶到“狼穴”之前半个小时,曼施坦因才刚从前线回来,小胡子之所以把曼施坦因从战火纷飞的巴尔干前线召回“狼穴”,就是想听听素有“德军第一名将”美誉的曼施坦因对亚洲局势的全面分析。

    曼施坦因与古德里安、隆美尔并称德军三大名将,不过,能够得到德国国防军全体将领公认的名将,却只有曼施坦因一人,曼施坦因的战略思想深邃而可怕,他所策划的每一次战役几乎都是杰作,总是令对手惊惶失措,胆战心惊。

    灯火通明的地下室里,希特勒和曼施坦因相对而坐。

    “元首阁下,我认为是时候向俄国施压,迫使其对日做出一些让步了。”曼施坦因端坐如钟,军姿笔挺,“中国刚刚从美国租借了一支海军舰队,有了这支舰队,缅甸的战争物资以及机械化军团就能通过海路源源不断地北上,如果再不尽快协调好日俄之间的矛盾,日军将毫无悬念地失去对东北亚的控制,其最终战败也将不可避免。”

    “如果维持目前局面,日本最多还能坚持几年?”希特勒神情阴沉。

    曼施坦因沉吟片刻后道:“日本的兵源已经枯竭,因此最多坚持3年。”

    “3年!?”希特勒目露阴蛰之色,又道,“帝国需要多少年才能结束欧洲战事?”

    曼施坦因不假思索地道:“帝国最少需要5年才有可能迫使美、英坐到谈判桌前。”

    希特勒遂即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如果德国能够率先赢得欧战,迫使美、英等国坐到谈判桌前,那么既使日本最终战败也是可以接受的,希特勒甚至愿意与新生的中国结盟,以组成全新的大陆同盟,去对抗以美、英为核心的海洋同盟。

    相比日本这个小小的岛国,希特勒其实更愿意与中国结盟。

    但是,如果日本率先战败而德国却没能把美、英逼到谈判桌前,局面就很有可能会失去控制,因为日本战败之后,中国就有很大可能出兵中亚或者西伯利亚,一旦俄共复辟,那么东线战事就有重新爆发之虑,这对德国来说,几乎是难以承受的。

    曼施坦因只是静静地坐在对面,并没有插话,他只说自己应该说的。

    事实上,希特勒的思维方式和罗斯福如出一辙,罗斯福担心中国坐大,希特勒也同样担心日本坐大,想象一下,假如让日本得到了中国的人口,远东的资源,再加上日本原有的工业基础,不出十年,就会成为第三德国的心腹大患!

    所以,对于德国来说,最理想的结果莫过于中日两国在亚洲拼个两败俱伤,而俄国则又在巴尔干战场跟盟军拼个伤筋动骨,只有这样,在战争结束之后,德国才能够牢牢地把持住轴心同盟的主导权,而不至于大权旁落。

    按说,适当帮助日本,让中日两国打个两败俱伤,德国也是乐见其成的。

    但问题是,这得有个前提条件,那就是德国必须向俄国施压,而俄国也必须屈服。

    尽管俄罗斯的国力和军力已经远不足以与苏联相提并论,对德国也已经构不成太大的威胁,但是不管怎么说,俄国现在仍然拥有500多万正规军以及庞大的工业基础,一旦把莫洛托夫逼急了,再来个改弦易辙倒向反法西斯同盟,那就得不偿失了。

    希特勒之所以拖了这么久迟迟不见冈村宁次,就是不愿意向俄国施压,至少在逼迫美、英坐上谈判桌前,德国不愿意与俄国发生太大的龌龊,至于达成停战协议之后,俄国的问题却是迟早需要解决的,一个统一的俄罗斯显然不符合德国的利益。

    “莫洛托夫的底线在哪里?”好半晌后,希特勒才阴沉着脸问。

    “远东的主权是不容讨论的。”曼施坦因整理了一下思路,接着说道,“这点,想必日本人也同样清楚,日本人需要的其实是远东的铁矿、煤炭、木材以及原油等战略资源,再有就是,日本政府希望远东工业城能够优先保障日军。”

    “远东还有石油?”希特勒闻言不由得愣了愣。

    “远东的确有石油,而且储量极为丰富。”曼施坦因道,“只不过开采不易,日本的炼化设备又相对落后,所以油气产量不高,若不是因为油气储备不足,远东日军的机械化兵团只怕早已经南下进入中国腹地,在华日军的局面也不至于如此被动。”

    希特勒点点头,又道:“你认为莫洛托夫会答应日本人的条件吗?”

    “这个应该不成问题。”曼施坦因说此一顿,又道,“不过,我认为冈村宁次还会提出额外的附加条件。”

    “附加条件?”希特勒皱眉道,“什么条件?”

    “具体是什么不好定论。”曼施坦因摇了摇头,旋即又道,“不过,大致来说,无外乎以下几种可能,或者是要求俄国援助成品汽柴油,或者要求帝国援助大批军事装备,再或者就是要求帝国援助me-262喷射机的生产线。”

    希特勒不假思索地道:“虎、豹系列坦克或者成品汽柴油可以考虑,me-262喷射机的生产线却是想都别想。”

    此时的德国,虽然失去了罗马尼亚的油田,却通过俄国控制了阿塞拜疆的巴库油田,因此并不缺成品汽柴油,援助日本几百上千吨成品油也不是什么大事,但像喷射机这样的尖端技术,德国人却是绝对不会拿出来与盟友共享的。

    希特勒话音方未落,秘书就进来报告道:“冈村宁次阁下求见。”

    希特勒捋了捋头上略显凌乱的黑发,吩咐秘书道:“让他在外面等着。”

    说罢,希特勒又向曼施坦因道:“弗里茨,情报机构已经证实,美国政府之所以向中国租借海军,是因为中国政府向美国人提供了一款新式步兵武器,这款武器的正式称谓是‘武装直升机’,据说对帝国的装甲集群具有致命的威胁,你怎么看?”

    “武装直升机?”曼施坦因皱了皱眉头,沉声道,“直升机?”

    “哦对了,还有影像资料。”希特勒当下摁下门铃,让人带着放映机和电影胶片进了秘室,看完影像资料,曼施坦因顿时脸色大变,以曼施坦因的战略眼光,如何看不出武装直升机对装甲集群的巨大威胁?这款武器简直就是装甲集群的克星!

    “元首阁下,帝国也必须尽快研发武装直升机!”曼施坦因肃然道。

    希特勒却摆了摆手,不以为然道:“在武装直升机领域,帝国已经大大落后了,与其奋起直追,倒不如把更多的精力投放到导弹以及喷射机上,只要夺取了战场制空权,我们就能完全摧毁盟军的前进基地,这些短腿的武装直升机将毫无威胁。”

    希特勒的战略眼光自然不及曼施坦因深远,却也不能说他的观点就是错误的。

    由于岳维汉的穿越,武装直升机的出现提前了整整30年,不过刚出现的武装直升机无疑是存在许多缺陷的,其中最大的缺陷就是航程短,譬如卡莫夫-米里设计局研发的第一款km-34型武装直升机,作战半径只有150公里。

    这么短的航程,如果没有前进基地做支撑,是根本发挥不了作用的。

    但是,希特勒却不知道,武装直升机航程短的缺陷很快就会改善,并且德国空军也不可能完全夺取地中海战场的制空权,毕竟美、英两国的空军底蕴摆在那里,过不了多久,两国的喷气式战斗机也将服役,并且生产速度相比德国只会快不会慢。

    曼施坦因还想再说几句,却被小胡子粗暴地打断了,当下只好叹息一声转身离去,旋即小胡子也转身离开地下室,去地面指挥部会见冈村宁次去了。

    仰光,四野司令部。

    邓公缓步走进岳维汉的办公室,将手中的电报往岳维汉面前一放,说道:“忠恕,中央关于四大野战军的战区划分已经出来了。”

    截止昨日,二野第1集团军已经完全肃清了南京城内的日军残部,至此,整个长江以南地区已经全部光复,大西南、大西北以及华北平原的绝大部份县、乡、村也都已经光复,四大野战军的战区划分的确也要做出调整了。

    岳维汉拿起电报看了看,与他猜想的基本差不多。

    一野的作战及驻防区域仍是河北、山东、山西、河南四省,作战对象仍是华北日军。

    二野的驻防区域仍是华中九省,作战区域却变成了印支半岛及东南亚岛屿,作战对象也由华中日军换成了南洋日军。

    三野的驻防区域仍是云、贵、川、康四省外加西北各省及西藏,作战对象却变成了日军蒙绥军团以及中亚的俄军。

    四野的驻防区域为缅甸、新加坡及台湾,作战区域为东四省、远东地区及日本四岛,作战对象为日本本土军团、关东军及远东方面军,此外,考虑到四野补给线太长,刚刚成立的中国海军总队暂归四野指挥。

    当然,四野的当下任务是配合一野将长城国防链建立起来。

    岳维汉匆匆看完又随手放下电报,向邓公道:“老邓,美国联邦调查局那边刚刚传来消息,在德国的干涉下,日俄两国已经达成协议,具体条文还不清楚,不过我想,迟则两个月快则半个月,关外日军就要大举南下了!”

    “半个月!?”邓公脸色微变道,“这么快!”

    关外日军南下在即,可长城国防链却还连影都还没有呢。

    一野的200万大军虽然随时可以进驻长城沿线,但若没有长城国防链,若没有北平、天津的机场供战机起降,若没有塘沽港源源不断地接收来自缅甸的军需物资,既便一野、四野全部拼光也不可能挡住关外日军那庞大的装甲集群以及重炮集群。

    更何况,四野的部队大多还分散在各处,短时间内很难集结。

    截止目前,四野第3集团军已经在塘沽口登陆,第4集团军已经在舟山群岛集结,第5集团军则刚通过台湾海峡,第6、第7集团军则仍在整训当中,至于第1、第2集团军,由于二野的换防部队还没有到位,暂时还无法撤离暹罗战场。

    “所以,我们的行动必须得加快了!”岳维汉沉声道。

    邓公皱了皱眉头,有些为难地道:“可日军在北平、天津修建了大量要塞工事并且驻扎了重兵,除非出动轰炸机群对北平、天津进行大规模的轰炸,否则,我军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攻占天津或者北平,可如果进行大规模的轰炸……”

    尽管邓公没有接着往下说,但岳维汉知道他要说什么。

    如果出动轰炸机群进行大规模的轰炸,那么北平这座六朝古都就不保了,到时北平城的古城墙、大量的古建筑群都将废于一旦,富丽堂皇的紫禁城也将难以幸免,而且,大轰炸在大量杀伤日军的同时,也不可避免地会造成大量的同胞伤亡。

    让岳维汉为难的是,也正是大轰炸会造成大量的同胞伤亡。

    至于北平这座城市,岳维汉其实并无好感,所谓的六朝古都,除了大明朝朱棣篡位后定都北京以外,其余五朝都是胡人王朝,并非中原正统,因此北平这座城市承载的更多的是蛮夷文化,或者说是刚刚被扫进历史垃圾堆的满清文化,而不是中原主流文化。

    岳维汉前世,清宫戏大行其道,就是因为新中国定都北京所带来的副作用,因为北京承载了太多的满清文化,新中国想不受其影响都不行,至于这一世,这些却不会再发生了,因为毛主席已经向政治局提交报告,建议国民政府迁都西安。

    西安才是真正的中国首都,汉、唐盛世全部定都西安,这并非巧合。

    轰炸北平,则很可能造成数以万计的北平市民死于非难,可如果不轰炸,则关外日军的机械化重兵集团将肯定会抢在国军建立长城国防链之前叩关南下,届时整个华北平原都将生灵涂炭、血流成河,那时,死的很可能就是几十万、几百万的同胞了!

    咬了咬牙,岳维汉终于下定决心,狠声道:“传我命令,轰炸北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