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驻马太行侧 > 第498章 是非功过后人说
    第498章 是非功过后人说

    民国32年11月11日,凌晨五时。

    国民革命军第四野战军第3集团军集中了240门155mm口径的野战重型榴弹炮、300多门105mm口径轻榴弹炮、400多门多管火箭炮以及1000余门各式口径的迫击炮对北平城外的日军据点、要塞进行了规模空前的大轰炸。

    清晨六时许,43架b-17空中堡垒轰炸机以及800余架挂载了重磅航弹以及火箭弹的p-51野马战斗机飞临北平上空,机群过处,一坨坨“铁屎”从天而降,旋即在北平外围连续爆炸,霎那间,北平城外已经被硝烟完全笼罩。

    上午八时正,国军炮群开始向城区延伸炮击。

    早已经进入攻击阵地的四野31师、32师、33师、35师、37师、38师以及特战师在装甲编队以及空军的掩护下,从七个方向同时向北平外围的日军阵地发动了总攻,此时,北平外围的日军工事早已经被国军炮群摧毁得差不多了。

    在十几万中国大军排山倒海般的攻势下,外围日军很快瓦解。

    中午十二时,通州、大兴、房山以及门头沟等日军据点先后被攻破,日军残部全面退守北平城区,下午二时,第3集团军对北平城区实施了炮击,二时零五分,满载航弹的轰炸机群再次飞临北平上空,对北平城区实施了轰炸。

    霎那之间,整个北平城区就成了一片火海,这一刻,千年古城在呻吟。

    巍峨的城墙、雄伟的箭楼在巨大的爆炸中轰然垮塌,鳞次栉比的店铺、成片成片的民房在爆炸中起火燃烧,还有金碧辉煌、承载了六百年汉夷文明沉淀的紫禁城,也在轰炸中化为了废墟,代表着土木建筑艺术极致的东方瑰宝就此废于一旦!

    长达四个小时的狂轰滥炸过后,整个北平城几乎被夷为平地。

    北平城内,无论是司令部、军火库、野战医院还是兵营,几乎所有的军事设施都遭到了彻底摧毁,龟缩北平城内的十数万日军残部更是遭到了严重的人员杀伤,直接死于轰炸的人数就超过了5000人,重伤以及轻伤者更是不计其数。

    六时零五分,特战师率先突入城区,与日军展开了残酷的巷战。

    仰光,四野司令部。

    窗外的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岳维汉抬头看看墙上的时钟,已经是六时过五分了。

    稍顷,办公室外就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旋即邓公就步履沉重地走了进来,说道:“忠恕,特战师已经突入北平城区。”

    岳维汉点了点头,默然不语。

    特战师已经突入北平城区,也就意味着对北平的大轰炸已经结束了。

    尽管远在十万里之外,可岳维汉却仍然可以想象得出来,此时的北平城,必然是处处都是断壁残垣,处处都是燃烧的民房、枯焦的瓦砾,间或还有死难者的断肢残躯,活着的、无家可归的市民则正在大街上无助地哭泣,整个一片人间地狱。

    岳维汉猛然闭上双眼,似有无数的冤魂正在他眼前哀嚎。

    深深地吸了口气,岳维汉努力将眼前正在痛哭哀嚎的冤魂逐出了脑海,这才缓缓睁开了双眼,向邓公说道:“老邓,致电中央,我第3集团军一部已突入城区,北平不日可下,至于……此役之是非功过,自有后人评说。”

    西安,军委大楼。

    周公步履匆匆地走进了会议室,神情凝重地向毛主席报告道:“主席,各民主党派以及各界的民意代表再次集会请愿,要求四野放弃轰炸北平的计划,说是这么一座千年古城、六朝古都如果毁于战火,将不啻于中华文明史上的一场浩劫!”

    “晚了。”朱老总摇头叹息道,“北平已经被夷为平地了。”

    说罢,朱老总又将手中的电报递给了周公,周公看完后脸上的神情顿时变得越发的凝重起来,一边还喃喃低语道:“是非功过,自有后人评说?”

    毛主席深深地吸了口烟,感受着浓烟在胸肺里翻腾的辛辣,旋即又将烟头在烟灰缸里狠狠掐灭,向朱老总和周公说道:“没有牺牲,就没有胜利!牺牲一座北平,却保住了整个华北,牺牲了北平城内的十几万百姓,却保住了华北的数千万百姓,值!”

    说此一顿,毛主席又向周公道:“en来,立即安排中央通讯社播发广播稿,就说轰炸北平是中央军委的集体决定!还是那句话,没有牺牲就没有胜利,我不怕背负骂名,忠恕说得好啊,是非功过自有后人评说。”

    周公点点头,神情沉重地走了。

    奉天,关东军总司令部。

    梅津美治郎背负双手,正站在“长治久安”诫言旗凝眉沉思。

    梅津美治郎身材矮小,长相和霭,看上去毫无军人的杀伐之气,如不着军装,绝大多数人都想不到他就是统帅200万关东军的大将司令官!

    时下的日本,华中日军已经全军覆灭,华北日军和南洋日军也已经是风雨飘摇,唯有关东军仍然保持着强大的战斗力,而且相比全面侵华之初,关东军又编成了庞大的装甲部队以及重炮部队,战斗力不但没有下降,反而有了极大的提升。

    在梅津美治郎看来,“圣战”能否成功,大东亚新秩序能否建立,关键就看200万关东军的发挥了,至于国内新编成的本土国防总军,虽然征召了500多万人,却都是些老人、孩子和女人,又能有多少战斗力?

    梅津美治郎身后,就是巨大的摸拟沙盘。

    十几名作战参谋正在沙盘四周忙碌,随着通讯参谋不断地传来最新消息,作战参谋们不断地将沙盘上的战车、重炮以及士兵等微型模型推向前方,从沙盘上看,绝大多数战车、重炮以及士兵模型都已经进入了北满,少数甚至已经进入南满。

    从战车、重炮以及士兵模型的颜色上看,关东军似乎分成了五个部份。

    事实上,关东军的级别已经上升为了总军,总军下辖5个方面军,分为第一、第二、第四、第七以及第八方面军。

    每个方面军辖20个步兵师团、2个飞行战队、3个战车师团以及5个重炮旅团,人员编制约50万人,各型作战飞机400余架,3型战车或t-34坦克900余辆,150mm口径重型榴弹炮或者120mm口径野战榴弹炮500余门。

    除了关东军,满洲地区还有十几个混成旅团、武装开拓团或者警备旅团,对于日本政府来说,伪满洲国军也是一支比较可靠的武装力量,这些武装力量加起来约有50多万人,足以维持满洲国的治安以及国土防卫。

    也就是说,200万关东军将可以全部用于南下作战。

    梅津美治郎现在最关心的就是,西伯利亚的寒流是否会如期南下?假如气象学专家预测有误,西伯利亚的寒流不再南下,或者持续时间太短,就很可能造成关东军南下作战计划的彻底流产,甚至还可能给关东军造成重创。

    急促的脚步声中,关东军总参谋长吉本贞一中将大步走进了作战大厅,旋即猛然收脚立正,向梅津美治郎报告道:“大将阁下,秀本博士再三保证,西伯利亚寒流一定会在五到八天之内南下,而且持续时间绝对不会少于30天!”

    “哟西。”梅津美治郎欣然点头道,“吉本君,你的辛苦了。”

    “哈依。”吉本贞一猛然低头,正欲谦虚几句时,关东军总参谋次长田村义富少将已经大步而入,旋即猛然收脚立正道:“大将阁下,总长阁下,刚刚收到华北方面军急报,支那军集中了数百门重炮以及数百架战机对北平城区实施了大规模的轰炸,华北方面军所有之军事设施基本遭到摧毁,人员亦遭到重大杀伤,支那军之地面部队已然突入城区。”

    “什么!?”梅津美治郎难以置信地道,“支那军对北平实施了大规模轰炸?”

    “哈依。”田村义富猛然低头,旋即又语气凝重地说道,“大将阁下,支那军显然准备对北平发动总攻了,畑阁下来电称,华北方面军至少可以坚持半个月,不过我认为,华北方面军很可能坚持不到明天天黑。”

    “坚持不到明天天黑?”吉本贞一凛然道,“田村君,未免有些危言悚听了吧?”

    “总长阁下,如果你认真分析过台北、上海以及青岛的战局,就不会认为我是在危言悚听了。”田村义富很不客气地说道,“不管是台北、青岛,还是上海,在支那军的第一波轰炸中,重装备和外围工事就基本上已经被摧毁殆尽了,也就是说,等支那军投入步兵发动总攻时,皇军已经丧失了几乎所有的重火力以及坚固之工事,北平,想来也不会例外。”

    吉本贞一的脸色霎时变得有些难堪,作为总参谋长,却被总参谋次长公然指责没有认真分析过台北、青岛以及上海的战例,脸上自然无光,不过对于田村义富的判断,他却无从反驳,北平之役,华北方面军怕是在劫难逃。

    当下梅津美治郎、吉本贞一和田村义富大步来到了摸拟沙盘边。

    吉本贞一对着沙盘忧心冲冲地讲解道:“大将阁下,一旦北平、天津失守,支那军的装甲集群以及机械化兵团就能在两天之内前出山海关,然后以长城为屏障建立防线,彻底锁死辽西走廓,如此,我关东军南下的时机就基本上丧失了。”

    梅津美治郎默然不语,脸上的神情却逐渐变得狰狞起来。

    “大将阁下,事不宜迟,让第一方面军立即进关吧!”吉本贞一道。

    关东军第一方面军是以第1师团为基干编成的,可以说是关东军中的精锐,同时也是南下的先锋,两天前,第一方面军就已经率先在南满的锦州附近完成了集结,只要关东军总司令部一声令下,随时都可以叩关南下。

    “不行,这太冒险了!”田村义富毫不犹豫地反对道,“总长阁下,我必须提醒你,西伯利亚的寒流尚未南下,东北亚地区的气候还是以晴朗为主,在这样的气候条件下,命令第一方面军南下是极不明智的。”

    “田村君!”吉本贞一脾气虽好,可田村义富再三驳其面子,这会终于爆发了,当下脸红脖子粗地怒吼道,“如果第一方面军不立即南下,北平、天津将必然失守,如此一来,帝国就将永远丧失南下之机会,大东亚圣战也将前途渺茫!”

    “我认为,第一方面军既便南下,也是于事无补!”田村义富坚持己见。

    吉本贞一遂不再理会田村义富,转身向梅津美治郎道:“请大将阁下决断!”

    梅津美治朗也陷入了巨大的矛盾之中。

    从目前情形判断,如果第一方面军不南下,则北平、天津肯定是守不住了。

    一旦北平、天津失守,那么正如吉本贞一所说的那样,关东军很可能就会彻底丧失叩关南下的机会,届时,中国的航空兵就能以北平、天津为基地,对满洲乃至日本本土实施大规模的轰炸,一旦出现这种情况,日本根本等不到德国伸手就要战败了。

    可如果命令第一方面军南下,也正如田村义富所担心的那样,在中国空军的狂轰滥炸之下,第一方面军的装甲部队和重炮部队就将会被毫无悬念地摧毁在行军途中,失去了装甲部队和重炮部队,第一方面军的下场怕是比华北方面军还要不如。

    当然,有了第一方面军的牵制,华北方面军应是可以多坚持几天了。

    但既便有了第一方面军的助战,华北方面军也未必可以坚持到寒流到来,这可真是难煞了梅津美治郎,好半晌后,梅津美治郎才咬牙切齿地道:“命令,第一方面军立即抢占山海关,从侧翼给支那军施加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