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驻马太行侧 > 第500章 最后的时刻
    第500章 最后的时刻

    刚进作战大厅,岳维汉一眼就看到了躲在人群里的池成峰。

    没办法,池成峰背上扣的那口行军大锅实在是太醒目了,隔着十几米远都能闻着锅底烟灰所散发出的呛人味道,看到这一幕,岳维汉嘴角不由微微翘了翘,旋即又有些心酸,这傻大黑粗也就是替他背了黑锅啊,要不然现在也该晋升中将了。

    岳维汉这么一看,旁边那十几个作战参谋赶紧散了开来。

    池成峰无处可藏,只得有些讪讪地来到了岳维汉面前,人模狗样地敬了记军礼。

    岳维汉的嘴角再次抽动了两下,旋即冷着脸道:“怎么不去机场?看起来心里的怨气还不小啊?”

    “啊敢啊?”池成峰撇了撇嘴。

    “还啊敢?”岳维汉冷然道,“这是司令部作战大厅,又不是野外行军,还背着这玩意干什么?是不是知道老子今天要来,存心咯碜人?”

    “我这不也是没办法么?”池成峰摇头叹息道,“谁让你是总座呢,你让背黑锅,咱老池就得乖乖背着不是。”四周的高级将领和作战参谋们顿时表情各异,以岳维汉今时的赫赫战功以及军中地位,这话也就池成峰敢说了。

    池成峰话里夹枪带棒,岳维汉却也不生气,当下没好气道:“行了,行了,赶紧把这破玩意卸了,显得你池成峰能耐是不?纵观古今中外,能背着行军大锅进作战大厅的伙夫,我看也就你池成峰一个了,哼。”

    池成峰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将行军锅卸了。

    岳维汉又向刘毅道:“介绍下华北的战局吧。”

    “是。”刘毅啪地敬了记军礼,旋即又从作战参谋手中接过指挥杆,跟着岳维汉大步走到了摸拟沙盘旁边,旋即指着沙盘讲解道,“目前,华北日军已经被分割包围在北平、天津、保定、石门、济南、邯郸、郑州、徐州、开封等几个城市。”

    “我集团军负责北平、天津之战事,北平是华北方面军司令部所在,也是华北日军防御之重点,驻扎了8个师团将近15万人!我集团军从昨天上午发起总攻,现已控制绝大部份市区,日军残部已被压缩至内城附近,不过,日军的抵抗很顽强。”

    “而且,由于防御范围缩小,为免造成误伤,我军的重炮群和轰炸机群已经不能有效发挥作用了,而日军的兵力及装备却高度集中,从今天凌晨开始,我集团军连续组织了六次决死突击,都没能突破日军最后的防线。”

    听完刘毅的战情介绍,岳维汉不由得蹙紧了眉头。

    恰在此时,一名通讯参谋匆匆进了作战大厅,将一封战报递给了刘毅。

    刘毅匆匆看完电报,顿时脸色大变,看到刘毅神情有异,作战大厅里的高级将领以及作战参谋们也顿时变得紧张起来。

    岳维汉虽然没有回头,却明显感受到了大厅里气氛的变化,问道:“什么情况?”

    刘毅深深地吸了口气,上前两步禀报道:“一野紧急战报,关东军一部突然南出辽西走廓,于24小时内连续突破了一野第10集团军的四道防线,第10集团军布置在辽西走廊的四个头等主力师大部被歼,山海关失守。”

    作战大厅里顿时便响起了一片吸气声。

    在场的将领和参谋们既震惊于关东军的强大实力,更担心接下来的战局演变!

    谁也没有想到,关东军仅仅一支偏师居然就能在短短24小时之内击溃一野第10集团军的四个头等主力师,第10集团军虽说不是一野的王牌精锐,可那毕竟也是正规军啊,四个主力师六万多人哪,居然不到一天就让人家给歼灭了!

    不少作战参谋更是脸都白了,山海关失守,辽西走廊已然是门户洞开了。

    如果不出意外,关东军的机械化重兵集团也许已经源源不断地通过山海关,大举进入华北平原了吧?而此时,北平城内的日军仍在负隅顽抗,至少短时间内看不到肃清日军残部的希望,第3集团军很可能就要陷入腹背受敌的窘境了。

    “大家不用担心,关东军还不敢进关!”岳维汉却摆了摆手,又向刘毅道,“你们还是好好想想,怎么尽快肃清北平城内的日军残部吧,不过,虽然关东军暂时还不敢进关,但留给你们的时间也不会太多了,24小时之内,必须结束战斗。”

    奉天,关东军总司令部。

    田村义富兴匆匆地走进了梅津美治郎的办公室,旋即猛然收脚立正道:“大将阁下,前线战报,第一方面军已经连续突破了支那军的四道防线,部署在辽西走郎的四个支那步兵师基本被歼,在皇军强大的攻势面前,支那军已经扔下山海关不战而逃了!”

    “好!”梅津美治郎一拳狠狠捶在大板桌上,兴奋地道,“这回,支那军总该知道咱们关东军的厉害了!”

    田村义富也是兴奋不已。

    说起来自从缅甸战事爆发以来,大日本皇军就一直在吃败仗,缅甸战败,吕宋战败,马来半岛战败,新加坡战败,台湾战败,上海战败,青岛战败,现在甚至整个华北都快要战败了,不过这回,关东军却总算打了个大胜仗。

    当下田村义富道:“大将阁下,是不是命令第一方面军挥师入关?”

    “这个……”梅津美治郎虽然高兴,却没有被胜利冲昏头脑,当下说道“还是等冈村君到了之后再说吧。”冈村宁次正取道俄国返回满洲,日本大本营也刚刚任命冈村宁次为关东总军副总司令,东条英机终于还是认可了冈村宁次的能力和眼光。

    想了想,梅津美治郎又向田村义富道:“田村君,立即致电华北方面军,就说关东军前锋已经攻克山海关,并全歼关外支那军十万人,竖日之内,我关东军主力亦可挥师入关,让他们无论如何再坚持三到五天时间!”

    “哈依!”田村义富猛然低头,旋即领命去了。

    北平,铁狮子胡同

    昏暗的地下室里,畑俊六大将左手死死地掴着女人杨柳般的细腰,整个地下空气里是弥漫着令人血脉贲张的淫靡味道。

    足足过了半盏茶的功夫,畑俊六才像野兽般嗷嗷大叫起来。

    根本没有人注意到,畑俊六的脸上已经流露出了病态的潮红,又矮又瘦的躯体也突然间变得生机焕发,人类是种很奇怪的动物,在面临绝境的时候,总是能够激发出潜能,仿佛要在有限的时间内,将潜藏在身体内的生命力挥霍殆尽。

    尽管北平城内的日军残部仍在做着殊死的抵抗,尽管关东军刚刚还发来电报,声称已经拿下了山海关,可畑俊六知道,天照大神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现在已经不再关心北平内城的巷战了,而且巷战也不需要他的指挥。

    现在,充满畑俊六脑海的,除了女人,还是女人!

    畑俊六一声令下,就将司令部最漂亮的十几个女机要,还有野战医院的十几个可人的女军医统统集结到了他的地下指挥部,他要在临死之前尝遍这几十个女人的肉体,然后杀光这些美丽的女人,最后跪在天皇画像前切腹自尽。

    畑俊六五十多岁了,不再年轻了,可这几天来,他却比十八岁的小伙子都要亢奋!

    地面上,北平内城的巷战已经进入了最后的时刻。

    为了尽可能快地肃清负隅顽抗的日军残部,刘毅终于祭出了最后的“杀手锏”,利用迫击炮和小口径榴弹炮向北平内城发射了上万枚汽油燃烧弹,北平内城,包括皇城,原本就已经被重炮群和轰炸机群炸成了废墟,现在,更是烧成了瓦砾堆。

    随同内城、皇城一起毁灭的,还有负隅顽抗的七、八万鬼子兵。

    十几万日军家属以及日藉侨民也没能幸免,跟着去天堂服侍他们的天照神了。

    大火猛烈燃烧了十几个小时才开始缓缓收敛了威力,当特战师的国军官兵戴着防毒面具再次踏入北平内城时,放眼望去已经再看不到任何完好的民房了,到处都乌漆麻黑的,到处都是滚烫的瓦砾堆,到处都是烧焦了的尸体,一派人间地狱。

    野史记载,几十年后的北平城,既便是在大太阳底下,也依然是阴气森森,内城的气温相比郊区居然足足低了好几度,有精通阴阳玄学的“大能”之士在用罗盘勘察了内城以及皇城旧址后说道,这里聚集了太多的日军冤魂,煞气太重,所以才会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