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护花高手在都市 > 第2365章 这就不行了
    ,最快更新护花高手在都市!

    “这就不行了?”

    夏天以极快的速度在太平洋上掠行,结果没多久,就发现提在手上的许娇娜已经昏死过去了。

    那个什么世界杀手大赛还有两天才开始,夏天倒也不急着登上那座什么狂欢岛。

    这时候,他想起来,刚才好像路过了一艘豪华游轮,不如到上面休息一下再说。

    于是,夏天带着晕死了的许娇娜,调了个头。

    不多时,那艘豪华游轮上的人,一个个又露出惊恐万状的神情。

    “啊,又来了,又来了!”

    有人指着从远处极速飙过来的白浪,吓得魂不附体,差点直接瘫软在地。

    “快、快躲起来!”

    红短裤青年也跟着叫嚷了起来。

    “大家别动!”

    盛三爷倒是见过世面,立时叫住了那些四下逃窜的人:“这个人有如此神威,躲是没有用的,倒不如放手一搏,看看能不能结识一下。”

    “全凭三爷做主。”红短裤青年只是一个家资巨亿的二世祖,这趟来狂欢岛,纯粹是受人怂恿,抱着过来放纵一番的想法,哪见过这等场面,早就没了什么主意。

    盛三爷放低了姿态,十分恭敬地朗声喝道:“在下崂山青牛宫盛三,见过前辈高人。”

    那道白线倏地在游轮的近前停了下来,接着便见两道人影安稳地落在了甲板上。

    “青牛宫?听着有点耳熟。”夏天随手把许娇娜一扔,掏了下耳朵,脸上露出些许纳闷的表情:“崂山的人,跑到海上来干什么?”

    盛三爷看清夏天的面容之后,不由得有些惊疑不定,显然是很难接受夏天这般年纪的人,竟然是前辈高人。

    “回前辈的话,我是受人所托,过来保护故人之子。”盛三爷略一考虑,还是保持了低姿态,并没有因为夏天看着年轻就轻视他,“不知前辈是在哪座洞天福地修行?也好结个善缘,日后再上门拜访。”

    “别想套我的话,犯不着。”夏天撇了撇嘴,一脸随意地往一张躺椅上一躺:“我叫夏天,春夏秋冬的夏,天下第一的天,你认识也好,不认识也罢。我只是过来歇歇脚的,你们别自找麻烦。”

    “你、你竟然是夏天夏神医?”盛三爷听到夏天的名字,顿时瞪大了眼睛:“你不是应该在南疆嘛,为何……会在这里?”

    夏天瞥了这老头一眼:“你认识我?”

    “听说过。”盛三爷一脸恭敬地说道:“我师父是青牛观的观主顾青岩,前段时间他去了趟终南山安心观。”

    话说到这里,夏天也终于回想起来了,懒洋洋地说道:“哦,是那个骑牛的老道士啊,他的修为不是被我废了嘛。”

    “是。”盛三爷没有半点生气的表情,反而愈发恭敬地说道:“师父至今还感念夏先生手下留情,否则的话,他早就没命了。所以他让全观上下,都记下您的恩情。”

    “没什么恩情不恩情的。”夏天懒洋洋地说道:“他来找我麻烦,我废了他修为,已经相互抵消了。”

    盛三爷脸上露出苦笑的表情:“如果师傅知道,我遇到夏先生,却没有传达谢意,只怕会因此不高兴。”

    “他高不高兴,关我屁事。”夏天没兴趣把时间花在这种无所谓的地方,直接说道:“我就是过来歇歇脚的,你们只要不来找死,我都懒得搭理你们。”

    盛三爷连忙说道:“我这就让所有人撤出这一层,专门供给夏先生和夫人歇息。”

    “眼睛如果是摆设呢,不如捐给有用的人。”夏天有些不爽地说道:“你看她像是我夫人吗?”

    “呃……”盛三爷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得抱拳,立时道歉:“是我说错话了,还请见谅。”

    “你们这船是开去哪里的。”夏天随口问道。

    那位红短裤青年立时答道:“是去狂欢岛的,我们是受狂欢伯爵的邀请,过来参加狂欢节的。”

    “正好,我也要去那破岛。”夏天打了个呵欠,一脸随意的问题:“两天内赶到,有没有问题?”

    红短裤青年愣了愣,下意识摇头:“两天内,那怎么可……”

    “绝对没有问题。”盛三爷却是抢先应了下来。

    夏天摆了摆手:“行了,没你们什么事了。”

    红短裤青年还想再说什么,却被盛三爷一个眼神给制止了。

    盛三爷顺手把桅杆顶上的阴柔男子弄了下来,一行人匆匆撤离了顶层,全部搬到下面一层去了。

    撤到下一层的房间后,红短裤青年忍不住心中好奇:“盛三爷,这小子到底什么人啊?”

    “是啊,看着跟我们年纪差不多啊。”阴柔男子也有些不爽,“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看着就让人很不舒服。”

    “不管你们对他有什么看法,总之不要去招惹他。”盛三爷也没有多作解释,只是郑重地警告道:“他的本事,你们刚才也看到了。一百个我也不是他对手。”

    红短裤青年眼珠子一转,笑着说道:“那我们可以好好的招待他,给他留点深刻的印象,会不会有好处?”

    “最好不要。”盛三爷犹豫了一下,还是拒绝了:“传闻中,他脾气异常古怪,喜怒无常,稍不留神就得罪了他,到时候就是家破人亡的下场。”

    阴柔男子吓了一跳,忍不住吐槽道:“这么狠!那也太恐怖了吧。”

    “那我们该怎么应付?”红短裤青年摊了摊手,有些无奈地说道:“总不成就放任他们在顶层,什么都不管?”

    盛三爷也觉得有些不妥,只好说道:“不管你们想做什么,最好知会我的一声,我带着你们去。这样,即便得罪了他,也好有个缓冲,不至于直接跟你们这些小辈撕破脸皮。”

    阴柔男子对小辈这个词有些反感,老子在哪儿都是大哥,什么时候变成别人小辈了,而且还是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年轻人。

    只是不爽归不爽,他们也帮道夏天的恐怖之处,光凭那种在海上极速奔行的本事,就已经恐怖如斯了。

    “那就只能好吃好喝地先招待着。”红短裤青年心里其实还是有些其他的想法,只是没有说出来:“尽量不得罪他就行了。”

    盛三爷点点头:“就先如此应对吧。”

    ……

    此时,顶层甲板上。

    “咳咳咳……”

    许娇娜终于悠悠醒转,感觉头疼欲裂,就像是有人拿她的头当了轮胎,然后疾速行驶了几千里一样。

    脑浆都感觉快被加快到融化了,身体无一处不疼。

    “到了吗?”

    许娇娜缓缓站了起来,身体还有些摇摇晃晃,抬眼看到夏天睡在躺椅上,不由得问道。

    夏天懒洋洋地回了一句:“还没呢,真要到了,你人就没了。”

    “头好疼。”

    许娇娜张了张嘴,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又变成了一声痛吟:“我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夏天随口解释道:“身体素质太差,撑不住高速掠行而已。”

    “我这身体素质可以了。”许娇娜稍稍清醒了一下,也想起来自己是因为什么晕倒的了,苦笑道:“你哪是高速行,都快超音速了吧。”

    夏天一脸云淡风轻地说道:“超音速也不是不可能,只是没必要。”

    “呃!”

    许娇娜没有反驳,因为她感觉夏天是真有这种本事,也正因为她知道,所以一时又有些难以接受。

    “嗨,夏先生,还有这位小姐,你们好啊。”

    这前的红短裤青年,抱了一身得体的西装,带了两个推着餐车的侍应生,缓缓走了过来,“打扰了,我叫吴正业,很高兴认识两位。”

    夏天看都没有看这人一眼,仍旧懒洋洋地躺着。

    “你好,我叫许娇娜。”许娇娜毕竟是帝京老牌家族出身的,立时摆好了态度,不无礼貌地说道:“不知道你跟以前的津港首富吴振乾先生是什么关系?”

    “哦,他是我爷爷。”吴正业见许娇娜一下子识破了他的身份,当即大笑了起来:“许小姐难道是帝京许家的人?”

    许娇娜淡淡一笑,没有正面回应,只是转移话题道:“吴家在津港虽是新兴家族,不过家资倒也丰厚,难道没有想过转移到帝京去?”

    “许小姐说笑了。”吴正业没有接招,只是笑着说道:“我让人准备了一些吃的,还请两位赏脸品尝品尝。”

    许娇娜瞥了一眼,除了珍贵的海鲜之外,还有些海上难得一见的山珍野味:“吴公子客气了。”

    “哪里哪里。”吴正业倒也不客气,直接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瞥了夏天一眼后,又问道:“有个冒昧的问题,不知道当问不当问。”

    夏天直接怼了一句:“那就别问。”

    “呃,那我就不问了。”吴正业面色一僵,不过嘴上仍旧呵呵笑着。

    “还真有些饿了。”许娇娜胃里空空,正想吃点东西。

    刚坐好,拿起刀叉,切了一小块牛排,便要往嘴里送。

    蓦地,眸子里掠过一丝惊异之色。

    “嘭!”

    这时候,一声枪响,只见刀叉和牛排瞬间被爆成了一堆渣渣。